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猎人]GI许愿店_分节阅读_9

书名:[猎人]GI许愿店   作者: 紫月蝶落   

  女孩叫丁方乔,家是隔壁P市农村人,靠着自己的刻苦考进了这里的F大,丁方乔也一直边工边读,为了给家里减轻一些负担,生活过的虽然清苦一点,但是也十分充实,丁方乔也是那种不相信一步登天喜欢脚踏实地的人。

  现在丁方乔之所以会看到GI许愿店的存在,还是因为她现在还在P市农村的父母的原因。

  S市距离P市距离不是很近,再加上丁方乔的家是在更为偏僻的农村。她现在还是一个学生,没有什么太多充裕的时间,就是平日里节假日也是在打工积攒生活费,除了小长假之外丁方乔平日里也就只是给家里的父母打一通电话。

  但是家里的人因为挂念着孩子,也怕孩子因为自己的关系太挂心,影响学习,就算是给丁方乔打电话,丁父丁母也都是报喜不报忧,一直都说家里一切都好,自己的身体也很健康,让她在学校里努力的读书之类的话。

  只不过上个周的时候,跟她同一个村子里出来同样考入了S市一所大学的朋友来F大找到了她,告诉她丁母病了的消息。

  丁母已经病了将近半个月了,每到深夜一点左右就觉得胸口疼痛不已,钻心噬骨一样的痛,但是到了中午的时候,疼痛就不是能够感觉得到了,但是一到晚上,胸口就会再次疼起来,常此反复。

  最开始的时候丁父带着丁母去了村里的卫生所,可是医生却怎么也没有看出什么原因来,心脏也好,骨头也好,甚至是其他内脏都没有问题,只能挂一点止疼剂缓解一下丁母的疼痛。

  为了怕丁方乔担心,回来探望他们耽误学业,丁父丁母一直没有告诉丁方乔。

  就这么过了半个月,丁母也差不多习惯了,他们到附近村子的卫生所检查都没有问题,甚至忍痛去了医院用仪器也没有检查出问题来,也就决定不管了,忍一忍就过去了。

  但是村子也就那么大,丁家的事情村子里的人都知道,直到丁方乔的朋友上周回家,听家里的父母说了丁家的事情,就来F大找丁方乔了。

  丁方乔听说之后便立刻打电话回家询问父母,一开始的时候丁父丁母仍旧一口咬定自己没事,但是听丁方乔在电话里哭了之后,丁母也哭着安慰,“现在妈妈也没有感觉那么疼了,卫生所和医院里都检查不出来,那些什么止疼剂也没用,还花那些冤枉钱干什么。乔乔,你听话,在学校里好好读书,咱家就靠着你了。”

  丁方乔到学校里询问过医学系的教授,连学校里的医务室也去问过,多方打听了之后也没有确定自己母亲的病究竟是怎么回事。

  检查不出原因的病,鞠季绍半眯着眼,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碰到。每天到了特定的时间就会疼,不会跟谷君涵一样是什么诅咒或者鬼附身之类的吧?还是说是真的出现了什么现在的科学仪器检查不出来的病因了?

  “你的愿望,是想让自己的母亲康复?”

  丁方乔红着眼睛点了点头。

  “哪怕是代价再大也没关系?”

  丁方乔依旧毫不犹豫的点头。

  “既然如此,那么我倒是可以试一下。”鞠季绍说着,左手微抬,手底下慢慢的出现了GI的集卡书,“只不过你的母亲现在不在我的面前,我也不能十分肯定的确定原因。”

  集卡书随着鞠季绍心中所想慢慢的翻着页,然后[投币检查]的卡片飘了出来。集卡书随即消失不见,鞠季绍的手中出现了一个巴掌大小的银白色小机器。

  机器上有一个一指长的液晶屏幕,在侧边还有一个硬币大小的凹陷。

  鞠季绍将机器递给丁方乔,“你将这个送回家,让你母亲往这里面投放二十五元的硬币,到时候这个小的液晶屏幕上会有显示,分别绿色的‘无异状’和红色‘有异状’,如果是‘有异状’,那么你可以选择送你母亲到好的医院仔细检查,也可以再次来找我。”

  丁方乔接过鞠季绍递给他的小机器,咬了咬牙,说道,“那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你的愿望是让自己的母亲康复,在没有解决你母亲胸口疼痛的问题之前不能算是实现愿望。这个代价,在你确认自己实现了这个愿望之后可以再来找我。”

  丁方乔握着银白色小机器的手紧了紧。

  鞠季绍似乎看出丁方乔的想法,对着她笑了笑,“当然,你也可以拒绝支付,但是之后的后果你也得能够承担才行。”

  丁方乔摇了摇头,“不会的。”沉默了一下,她继续开口,“如果,我是说如果,真的是‘无异状’,那么妈妈会是什么原因胸口疼?”

  鞠季绍盯着丁方乔看了一眼,“心理作用。”就算是真的是诅咒或者是鬼附身之类的原因产生的,那么也是在‘有异状’的分类里的。

  丁方乔睁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

  “有可能是你母亲平日里想的事情太多,也有可能是因为做梦梦到了什么,导致她自己认为自己的胸口十分疼痛。身体便会忠实的执行大脑反馈过来想信息,没有疾病的情况下也会通过痛楚神经传达。亦或者是,身体并没有产生疼痛,只是你母亲的大脑认为自己的身体在疼而已。”鞠季绍看着因为惊讶而睁圆眼睛的丁方乔,“如果是这一种情况,你们打消了她的想法就可以了。如果自己成功不了,那么就去找一下心理医生或者催眠师。”

  “那……我能留一下您的号码吗……”丁方乔低着头,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说道。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要男人的电话,虽然并不是因为那些乱七八糟的原因,也让丁方乔感觉有点不好意思。

  “在花店内的宣传海报上就有欧轩的订花电话,你打这个电话就可以。”

  “有了结果之后,我会回来支付代价的。”丁方乔对着鞠季绍点头道别,转身就准备离开房间。

  鞠季绍单手支在小木桌上拖着下巴,对丁方乔说道:“这个[投币检查]机器,有效时间为一个月,使用的极限次数为七次,每次投币都是二十五元,过了一个月或者使用的次数超过七次,这个[投币检查]机就会消失。”

  丁方乔很郑重的点着头,“我记住了。”

  ☆、CH.007

  正在给谷君涵收拾资料的宋亚柏手机嗡嗡嗡的响了起来,将正在归置的文件放好,宋亚柏才拿出手机来看了一眼。

  “鞠先生?”宋亚柏接起电话,“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呃……就是有件事想要问一下。”正坐在桌子前看着照片的鞠季绍略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他之前拜托谷君涵的事情基本上全都是这位宋特助办理的,次数多了他还真的觉得不太好意思。

  “您说。”对于鞠季绍的事情,宋亚柏丝毫没有感觉不耐烦。

  “我想找人定制做几套衣服,手艺好点的就可以。”

  “需要我帮您联系F国的设计师吗?”有些理解错了的宋亚柏。

  谷君涵身上穿着的衣服大多都是F国和D国的设计师设计的,宋亚柏也有几个设计师的联系方式。

  “呃,这个倒不用,只要能够看着图做出图上的衣服就好了。”让著名的设计师来设计制作COS服装,他的压力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大。

  “我会帮您留意的。”

  鞠季绍对着宋亚柏道了一声谢,摸了摸脸,暗暗的决定回头绝对报答一下宋特助。

  谷君涵开完会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宋亚柏刚收起电话。见到谷君涵,宋亚柏便将刚刚鞠季绍拜托他的事情告诉了自己的顶头BOSS。

  “你看着办就好,找到了之后一起将花店那个姑娘的证件送过去。”谷君涵走到椅子上坐下,转身对着落地窗,不时的看向下方。

  鞠季绍没有详细的了解过所以不是很清楚,谷君涵的公司大楼其实就在他的花店对面。

  “是,我明白了。”宋亚柏说完就退了出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