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猎人]GI许愿店_分节阅读_26

书名:[猎人]GI许愿店   作者: 紫月蝶落   

  火焰在鞠季绍的手中跳动了几下,然后缓缓的消失在了鞠季绍的手中。

  “代价支付成功。”鞠季绍收回右手,重新走到了胡采雯的面前坐下,“[复仇商店]下一次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就是复仇成功的时候。”

  胡采雯没有说话,只是拿着手帕擦干了眼角的泪水,看着已经被泪水浸湿了的手帕呆呆的看了一会儿,半晌之后才应声,“我知道了。”

  伸手摸了摸心脏的位置,原本因为盛岳阳的背叛而产生的心痛感觉,此刻已经消失了。

  胡采雯想,也许她不需要离开S市了。

  没有了爱情之后,那种触景生情的情绪也不会再有了。

  ××××××

  胡采雯从许愿店离开之后便重新回到了泓晟集团的地下停车场,开着车子回了家。

  [复仇商店]会给盛岳阳什么报复她不知道,现在她只想做自己需要做的。

  给负责帮她管理父母留下的财产的律师打了一个电话,开始准备起诉离婚的事宜,同时找到了家政公司,将所有盛岳阳的东西全都装好。

  这间屋子里但凡有两人共同生活痕迹的东西,全都让家政公司送走了。

  这个房子是当初她和盛岳阳一起打拼的,她不会想不开,便宜了董芸!

  而此时,[复仇商店]对于两人的报复也已经展开了。

  盛岳阳一下午都没有接到关于胡采雯事故的电话,不由有些担心,刚到了下班的时间便拿着衣服开车准备回家确认一下。

  只是这个时间刚好也是下班的时间,稍微有一点小小的堵车。

  心里有些焦急的盛岳阳手指敲打着方向盘,总觉得似乎有些事情超脱了他的想象,也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会发生。

  看到前面的绿灯亮起,盛岳阳刚要换挡,就感觉到车子被人从后面狠狠的撞了一下。

  “草!”盛岳阳怒骂一生,熄了火下车,找后面追尾的车主理论。

  因为对胡采雯那件事担心,再加上自己又是这一次追尾事件的受害者,盛岳阳理论的时候语气激动了一点。而撞了盛岳阳车的新手也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主儿,没等盛岳阳说几句两人就上演起了全武行。

  一直到交警到达事故现场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停下的意思。

  等盛岳阳再赶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他和胡采雯的家里亮着灯。

  知道他的计划失败了,盛岳阳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情绪,一如往常一样进了家门,随即却被家里巨大的变化给惊了一下。

  屋子里简洁到不可思议,除了墙之外,整个几乎都变了一个样子。而胡采雯却正坐在沙发上看着刚进家门的他,面前的茶几上摆放着一张A4大小的纸。

  气氛有点不对劲,盛岳阳也有点不妙的感觉。“家里这是怎么了,进来贼了吗?”

  胡采雯没有回话,只是指了指面前的离婚协议,声音冷淡,“回来了就把这个签了吧。”

  盛岳阳走近,看清楚胡采雯让他签的是什么的时候,头像是炸开了一样,翁响着。“阿雯,你这是……”

  “盛岳阳。”胡采雯冷冷的对着盛岳阳开口,“发生了什么你不是应该最清楚吗?现在签了它,拿着门口你的东西立刻离开!”

  “这……阿雯,究竟发生什么事情让你非得跟我离婚不可?就算是判刑也得让人知道罪状啊!”

  “董芸最近还好吗?两个月的身孕了,要不要带回去让你爸妈好好照顾一下?既然没有了感情维持,那这个婚姻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胡采雯说着,似乎意有所指的看向盛岳阳,“敢做就要敢当,盛岳阳,你别让我瞧不起你。”

  她知道了!盛岳阳的瞳孔骤然一缩,心跳如鼓。

  她是怎么知道的?

  盛岳阳脑子里飞快的想着自己露出过的破绽,随即让他想到了一个人。

  鞠季绍,他的BOSS谷君涵与之关系很好的花店老板!

  是那个花店老板告诉她的吗?

  思来想去,盛岳阳觉得,鞠季绍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因为他也就只在鞠季绍的面前不小心露出了一点端倪。

  而且……盛岳阳盯着眼神冰冷的看着他的胡采雯。

  胡采雯刚刚明明说的是他跟董芸的事情,但是盛岳阳就是觉得,她的话并不仅仅指的这件事!

  ☆、CH.018

  “阿雯,董芸她并不……”暂时忽视掉了那抹心悸的感觉,盛岳阳呐呐的开口。

  “并不什么?想说你跟她并没有上过床?想说董芸现在没有怀上你的孩子?”胡采雯站起身往卧室走过去,在关门落锁之前再次对盛岳阳下了逐客令,“我希望明天起来的时候再也看不到你和你的东西。”

  胡采雯和盛岳阳的卧室门自买了这房子之后就从来没有锁过,只是没想到这房门上的锁第一次用到却是在这种时候。

  盛岳阳看着紧紧关上的卧室门,双手的拳头紧紧的握住,看着桌子上的离婚协议,眼里闪过一抹惊慌。

  就像是他之前说的那样,现在他并不像跟胡采雯离婚。

  胡采雯名下的那些钱那些股份他还没有到手,又怎么能离婚?

  现在离婚了,他这么多年又算什么?

  盛岳阳很想将茶几上的离婚协议书撕掉,就当从来没有见过,可是……能吗?

  他很不安,他跟董芸之间的事情早不发现晚不发现,为什么就偏偏是在今天被胡采雯知道?

  偏偏是在他对胡采雯下手的今天?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