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猎人]GI许愿店_分节阅读_34

书名:[猎人]GI许愿店   作者: 紫月蝶落   

  ☆、第23章 CH.023

  领着人来找鞠季绍的男人就是汪文昱,那个习原此次愿望的目标,华国北方最大的毒枭。

  当初,余宽找到了汪文昱的犯罪证据了是没错,这个证据也足够判汪文昱死刑,最轻的也是无期徒刑。

  汪文昱对于这一点也非常清楚,不然也不会冒着再增加一条杀人罪的危险将余宽这个条子的卧底除掉了。

  习原在三天前从鞠季绍这里拿着[给死者的往返明信片]离开,回到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拿笔先将自己要问的问题写在了询问明信片上,然后在一边等待着晚上十二点钟的到来。

  说实话,习原对于这种看起来十分科幻的事情还是保持着怀疑的态度,但是现在也就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了,想想之前那个店主在他面前凭空的拿出了一本书的举动来,可信度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

  这种焦急的心情一直持续到十二点整。时针、分针、秒针刚刚重合到一起,属于余宽的字迹在回复明信片上开始显现,所写的东西全都是习原提的那些问题。

  余宽所收集到的汪文昱的证据,还有那已经存在了不知多少年的毒品加工厂的位置,全都通过这往返明信片告诉了习原。

  而习原在知道了这些高兴之余,在余宽的字迹显现完之前又询问了余宽的遗憾,之后就开始计划部署这抓捕汪文昱、捣毁汪文昱的毒品加工厂的行动。

  这一次的行动,不仅仅是缉毒警,还有重案组和特案组一起行动的,最后确认商议计划的只有三大组的组长以及公安局局长。

  之所以只是通知这几个人,就是怕汪文昱在他们警局中有卧底,知道的人越少越安全,到时候即使这计划泄露,至少可疑的人会缩小很多。

  但即便他们布局再怎么严密,汪文昱还是知道了。

  在他们出动之前,汪文昱安插在警局中的人找准了时机,将这一次的围剿计划告诉了汪文昱。

  只不过通知的时间稍微晚了一点,汪文昱已经没有多少销毁证据的时间,但至少能够紧急的撤离这里。

  而汪文昱胳膊上的伤,是习原开枪打伤的。

  习原并没有跟大部队一起行动,反倒是在一个地方带着人埋伏了起来。

  这个地方是余宽通过往返明信片告诉习原的。

  余宽在刚开始行动,还没有开始接近汪文昱的时候,曾经见过他在这里附近突然出现过。后来跟着汪文昱有了一段时间,也凑巧的在这里见过汪文昱从这里进去,过了很久之后才再次出来。

  虽然只是猜测,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将这个地方告诉了习原。

  跟在汪文昱身边保护他的人在枪击中死了几个,汪文昱也在混乱中被习原打伤了右手。

  最后损失了不少人,才让这些人护送着汪文昱离开了。

  习原的这一次行动,虽然没有抓到汪文昱本人,可是捣毁了那个加工厂,再加上那些罪证,也能够发布通缉令了。

  相比起可以说是大获全胜的习原,汪文昱却是败了一个彻底。

  但是,汪文昱不满!不服!甚至不解。

  他想不明白,习原究竟是怎么知道他的加工厂位置的,是怎么找到余宽留下的东西的!

  当初他命人杀了余宽之后,在消抹余宽生活痕迹之前,也曾让人找过余宽找到的那些证据。可是余宽常去的地方、这些日子反常去过的地方,甚至连见过的人他的人都找过了,还是没有找到。

  这习原又是怎么找到的!

  在让人详细的去查过之后,汪文昱就将目光对准了鞠季绍这个欧轩花店。

  习原自从知道了余宽的死讯,就一直开始寻找证据,可是无头苍蝇一样的完全么有头绪。习原到欧轩花店的习惯资料中也有提过,可是每次呆的时间都不长,而从花店买了祭奠用的花之后就会去余宽的墓前看望一下余宽。

  唯一反常的,就是在这次行动的前两天。

  习原依旧进了花店,可是这一次呆的时间却比以往长了很多。拿着拜祭的菊花出来却并没有去公墓,而是回了自己的家!

  在那之后的第二天,习原就找到了余宽留下的证据,第三天找到了他的加工厂。

  这一切的一切,都将目光对准了这个看起来平平凡凡的花店!

  除了习原是从这里知道了什么这个原因之外,汪文昱找不到其他的理由了!

  所以,为了确认一下这里是不是真的有问题,汪文昱就带着人来了。

  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句,但是汪文昱可以确认,这个店老板就是源头!

  想到自己苦心经营了十几年的加工厂,想到自己现在被全国通缉,汪文昱心里就对这个看起来瘦弱的花店老板产生了浓重的杀意。

  当真是恨不能把他抽筋扒皮,以解心头之恨。

  xxxxxx

  被抢指着的鞠季绍随手放在身侧的右手食指勾动了一下,稍微放心了那么一点。

  抬起头,鞠季绍很好心的提醒了汪文昱一下,“你既然觉得我跟习原有关系,你就这么大摇大摆的来到我这里闹事,真的没关系?”

  “在他来之前,只要能够解决你就可以了。”汪文昱的手指轻轻的放在扳机上,对着鞠季绍露出一个可以说是狰狞的笑容。

  这一次他不仅仅损失了自己可以说是全部的家当,以后还要过上那种逃避躲藏见不得人的日子,想一想,汪文昱就感觉到自己控制不住对面前这个店老板的杀意。

  “最后问你一次,你为什么帮习原!”

  枪口距离鞠季绍的脑袋瓜子只有不到十公分的距离,鞠季绍觉得也许自己该‘贪生怕死’一点?

  ‘想通了’的鞠季绍叹了口气,“他是我这里的客人,来找我许愿,我自然该实现他的愿望。”

  “愿望?!”汪文昱憋不住的喷笑了起来,哈哈哈哈的狂笑着,“那你要不要实现一下我的愿望啊!”

  这一次,枪口却是直接的抵在了鞠季绍的额头上。

  鞠季绍抬眼望了望黑洞洞的枪口,十分认真的建议,“你要不要把这个拿远一点?走火的话很容易误伤的,万一打坏了我店里的东西,我可是会很费脑筋的。”

  “别给我装疯卖傻!”这一次说话的却是站在汪文昱身边的大汉。

  大汉看起来一米九的个子,身上那一块块明显的腱子肉隔着厚重的西服都能够看得到痕迹,加上大汉杀过人,倒是让他的气势更重了几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