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猎人]GI许愿店_分节阅读_64

书名:[猎人]GI许愿店   作者: 紫月蝶落   

  方成茂看了看说话的谷君涵,“怎么没有,我们给镇上、市里寄送了多少匿名信,可都没有一个回复的。”

  农村人将土地看的十分的重,贾晓这倒卖土地,就跟挖了他们的根一样!

  “可是这贾晓早就将上面那群人给喂饱了,看见了都当没看到,有什么用。”方成茂看起来神色并不是很好,他有些愤青,自从知道这事儿之后就一直愤愤不平,想让这土地再变回来,想让贾晓得到该有的教训。

  可是这钱都到了贾晓的手里,贾晓该分的分了,该花的花了,他们一点招都没有。

  “你们给想想法子吧!你们不是什么都能实现吗?”

  鞠季绍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站起身,“大爷,带着我们去你们村里看看吧,我这里有一个法子,是否可行就太清楚了,但可以试一试。”

  “啊?”方成茂愣了一下,“我们那里太偏,你这要去得颠好几个小时。”

  “不,不用。”鞠季绍摇了摇头,手中多了一张卡片,然后多了一沓的天蓝色的小券子,从小券子中拿出了一张递给了方成茂,想了想又给了身边的谷君涵一张,自己也留了一张。

  “大爷,一会儿你拿着这个卷子,默默的想一下你们村子的名字和景色就可以了。”

  鞠季绍说完,一只手握住了谷君涵的手,一只手拉住了方成茂的衣服,“现在你可以想了。”

  方成茂有些不明所以,这样就可以了?就这么想一下就能到好几百公里之外的石留村?

  虽然不太相信,但是方成茂依旧是闭上眼睛想了起来,然后他就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晃了一下,然后一阵风铺面而来。

  那个小屋里那么暖和,连窗户都没有,哪来的凉风啊。

  方成茂一睁眼,就看到了他熟悉的生活了几十年的村子。

  秋季的石留村跟夏天比起来景色差了不少,夏天的时候,他们这里除了村子之外一篇生机勃勃的绿色,道路边也好,山上也好,看着就让人感觉到很清新。

  但是现在因为那一个个被挖空的山,破露出来的岩石,却让这景色平白无故的落了一半的分数。

  鞠季绍和谷君涵与方成茂回来的地点是在他们村口的大道上,他们的背后是一片果林和一个鱼塘,以前是方成茂家里的,只是因为‘推行新政策’的缘故,这鱼塘被叫行叫了出去,他们也就没有继续要这果林。

  跟在方成茂的身后,鞠季绍和谷君涵顺着这已经有几年的水泥路往村子里走去。

  农村明显没有城市里面干净,这水泥路上还有不少村民们放羊的时候羊的粪便,让有些洁癖的谷君涵下步落脚稍微有些小心翼翼的样子,但是却并没有露出什么厌恶的情绪。

  走了约莫五六分钟,就到了这段路的中间点,石留村的石桥。

  方成茂介绍说,以前这河里的水很清,不少的妇人都喜欢到这河里来洗衣服。只是后期挖沙的来了,挖了不少的深坑,水也慢慢的污浊了,怕不小心落水,河里洗衣服的人也就慢慢的少了。

  现在,明明已经是秋天了,他们走在桥的最中间,依旧能够闻到阵阵的恶臭。

  “这贾晓上位以后,就修了一个挡水的堤坝,说是存水用。结果在这上游又新建了一个养猪场,那养猪场的屎尿全都直接排在了这河里,贾晓收了好处,连管都不管了。”

  ☆、第45章 CH.045

  “以前这河里还能看到孩子们在水里玩,捉小鱼洗澡的,现在却没有一个愿意在这石桥上多呆一会儿的。”方成茂一边说着,一边继续往村子里走。

  鞠季绍和谷君涵看了看黑乎乎的河面,不由的觉得恶心。

  这堤坝原本是为了储水用的,现在却让情况变得更糟了起来。

  走到桥的下坡路,鞠季绍看到一边岸堤上散发着臭味的一堆,便又扭过了头,将头闷在了谷君涵的胳膊上。

  一直注意着鞠季绍和谷君涵的方成茂也扭头看了一眼,随即解释,“这是牛粪,用来喂庄稼的肥料。以前啊我们村里都是将牛粪堆在自己的地里,只是这河变成这样了之后,大家觉得还不如臭在一块,就都堆到这里来了,用的时候再开着拖拉机和三轮车来拉。”

  鞠季绍虽说从小长在孤儿院里,生活比较清苦,但这孤儿院还是在城市里的,农村的环境他是一点都没有见过。而谷君涵就更别说了,有钱人家的孩子,从小生活在国外,回国之后也是在城市里,更没有来过这农村了。

  过了桥,就能够清楚的看到石留村的样子了。

  方成茂走在前面,将他们一路上看到的小屋子指给鞠季绍和谷君涵看,一边给两人说这些房子的用处,“那是村子里的配电室,以前我们村里都是统一配电的,停电了就让电工到这里来送电。那个是为了方便休息盖的房子,农村人虽然都挺老实的,也有些手脚不干净的,爱偷东西,尤其是到了苹果、西瓜熟了的时候,不留神就让人偷了,为了看地,就盖了这么个小房子,晚上住着。那是……”

  鞠季绍和谷君涵顺着方成茂一个个的看去,这些小屋子除了那个配电室之外,其他的都是土屋,就有一个看模样是最近几年新盖的,用的大红砖头。

  但是方成茂指了那么多,却唯独将最亮眼的一个给漏掉了。

  那个小屋子跟之前方成茂指的那些都差不多大,看着很新,被粉刷成了亮眼的粉色,就在他们身侧不远处,离着那条被污染的河水也差了没有多远。

  “方大爷,那个是干什么用的?”鞠季绍指了指那间粉色的屋子,问道。

  方成茂看了看,皱了皱眉头,一脸的不满和厌恶,“那是面子工程!”

  “面子工程?”鞠季绍和谷君涵对视了一眼,又齐齐的将目光对准了小房子。

  “这房子盖了才不到一年,为了多贪点钱,为了能让政府多拨点款,盖出来装样子的。”方成茂叹了口气,到底还是说了,“盖这房子的时候让不少村里的人来帮忙干的,光挖地基就挖了好几天。”

  他们村子里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去了,能够干活的也就是些五六十岁的男人,人老了没有年轻时候能干了,自然也就干的慢了。

  “当初这房子说是为了老百姓,怕老百姓每三天一次的自来水不够用,弄了这个之后,每天傍晚还能再开一次自来水,结果,这都盖了快一年了,一点他们说的用处都没有!也就是盖出来看的就是了!”方成茂越说越气,“为了盖这么个东西,还每家收了几十块钱,怎么都不贪死那群王八蛋!”

  “现在不说是每天能多一次送水的时间了,就是吃水也限制上了,一户每个月就给三方水,超了按一方五块钱来收!还弄了沼气,一方三块钱,那些钻钱眼去的东西,每天多了的宁愿全都放了也不给老百姓们便宜点!”

  这一直到进村,方成茂说的这些桩桩件件的,听的都让鞠季绍咂舌。

  没想到就这么一个偏远比较落后的小村落,竟然就一个小小的村支书村长就能弄出这么多花样来。

  村口处有四个大棚坐落在那里,只是这大棚却大敞着,连着大棚的小屋看着门锁都是锈的,显然是好长时间没有用过了。

  “村里都没有钱能赚的,刚开始兴大棚的时候,有些钱的都弄了一个,只是我们这块都是自己种自己吃的,大棚的东西也就只能往城里卖,来收菜的压价压的太狠了,没什么赚头,我们这里往外走的道又不好走,不能自己往外卖,一个个的就都不干了。”

  其实要说这石留村是真的很好,如果没有那个石子厂造孽,四面环山风景好,温度也是冬暖夏凉的,地也好,是块好地儿。但是就算是千好万好,一个交通不便就什么都不好了。

  进了村子之后,方成茂也再没继续骂那些心都黑了的贪子,只是阴沉着脸,快步的顺着这主干道往自己家走。

  方成茂的家在村子的最后方倒数第三排的最边上,跟邻村挂界,因为他们家人的性格好,而且辈分在这村子里也是最大的,跟村里所有人的关系都不错,见面都会打招呼问声好。

  就方成茂回家这一路,在路边闲坐着聊天的人看到他之后,跟他差不多大的叫他声名字,比他小几岁的都叫‘大爷’,却绝没有看到他不放声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