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猎人]GI许愿店_分节阅读_79

书名:[猎人]GI许愿店   作者: 紫月蝶落   

  前几次来的时候,他并没有在这里见过这个大哥哥。有些内向的孩子稍稍的感觉到了一丝害怕,但是腿上的疼痛又让他忍了下来。

  低着头不去看鞠季绍,男孩小步的走到了等待区,将书包解下,坐在了能够看到海报的沙发上,呆呆的看着海报发呆。他其实想问,但是又有些害怕,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

  之前玉安苒和丁方乔也来询问过,可是被人盯着看心里紧张的不行的男孩张了张嘴,但就是没能将自己的事情表达清楚。

  而且,海报上的代价也是小男孩犹豫的原因。

  代价是什么意思,他也知道,他很怕自己付不出来,到时候被找到爸爸妈妈的话……男孩想着,眼睛就忍不住红了起来,吧嗒吧嗒的开始掉泪珠。

  ☆、第56章 GH.056

  鞠季绍停下走近男孩的脚步,不禁摸了摸自己那张看着比实际年龄还能小几岁的脸。他有那么吓人吗?竟然把人孩子直接给吓哭了。

  无视了丁方乔、玉安苒和段晨投过来的目光,鞠季绍重新回到了收银台处,从柜子里拿出了几个果实。用小刀将果实给分了几份,装在一个小碟子里,鞠季绍就端着碟子向男孩走了过去。

  正想着妈妈会不会在父亲面前说自己不好,自己会不会挨揍的小男孩听到了一声轻响,一只干净漂亮的手从碟子边沿抽离。

  碟子里整齐的摆放着被切好的水果,橙黄色的,他从来没有吃过也没有见过的水果。

  男孩抬起头,小幅度的转了一下,在偷瞄了鞠季绍一眼后又飞快的转了回来。

  这个是……给他吃的意思吗?小男孩有些不太确定。

  “快吃吧,不用害怕,吃完了之后你就可以放心的将你的愿望你的梦想都告诉哥哥了。”鞠季绍说完,从兜里拿出手机,坐到了小男孩的对面。

  男孩犹豫了好一会儿,但是面前的水果实在是太香太诱人了一点。

  那个大哥哥说他可以吃,那他拿一小块尝尝大哥哥应该不会说他的吧。

  男孩拿起碟子中最小的一块小小的咬了一口,酸酸的味道刺激着他的味蕾,将果肉咽下去后还能够感觉到嘴里那淡淡的甜味。

  很好吃!男孩的眼睛亮了亮,又忍不住偷偷的看了鞠季绍一眼。

  “快点吃吧,那一盘都是你的。”手指敲击了一下手机屏幕翻页,鞠季绍眼皮也不抬一眼,对男孩说道。

  有了鞠季绍的这句话,男孩在略微的放开了一些,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

  盘子里的水果被吃了一小半后,男孩才停了下来,抽出一张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玉安苒送过来的纸巾,擦了擦嘴角,又擦了擦手。

  鞠季绍将手中的手机放下,转了一下,直起身子,“吃完了?”

  “……嗯。”男孩小幅度的点了点头。

  “那就跟我进来吧,你可以慢慢的说一下你想做什么,至于代价的问题……”鞠季绍伸手摸了摸男孩的头,“代价你不用担心,很容易的。”

  “要去哪里?”男孩没动,站在哪里拽着自己的书包背带,有些不安的询问鞠季绍。

  鞠季绍侧了侧身,指了指前方,“就在那里,我们去小屋里说,等你出来的时候,哥哥再送你几个水果,让你带回家吃好不好?”

  男孩听了转身看了看不时往这边看着的丁方乔几人,那一激动就说不出话来的毛病又来了,连忙点头。

  “书包很沉,就放在这里吧,不会没了的。”

  男孩现在已经十三岁了,上了初中之后作业也多了起来,书包里鼓鼓的装的全都是晚上要做的作业,沉的要命。

  只是去一会儿,书包放在这里应该没事的。

  咬了咬牙,男孩放下书包,快步的跟上了鞠季绍的脚步。

  许愿小屋内,鞠季绍招呼着好奇的四处观看的男孩坐下,从一个柜子里拿出几个猎人世界的果实放到了桌子上。

  “好了,现在可以告诉哥哥,你想实现什么愿望了吗?”鞠季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正襟危坐,对于这种性格的孩子,太过严肃反而不能好好的说话。

  “……嗯……”男孩犹豫了很久,才点头,小声的说了起来。

  男孩的名字叫做孟方尧,三岁的时候母亲因为事故去世了,而后半年多,父亲又娶了一个后妈。都说有了后妈之后,这后爸也就离着不远了。

  孟方尧的后妈长得不是很好看,有些胖,但是很会装。从小,孟方尧因为这个后妈的缘故曾经被爸爸说过好多次,后来他多了一个弟弟,爸爸对他这个不怎么上进的儿子关心就更少了,然后因为这后妈的关系,孟方尧的性格就越来越自闭,有人看着他的的时候,他甚至会因为太激动而没有办法好好说话。

  小学的时候还好一些,当时孟父对他的关心还足够,让他上了一个不错的小学。可是到了初中,有这个后妈的手笔在,孟方尧就只是去了一个末流的初中。

  孟方尧会来到这里,就是因为这个初中的一个老师的关系。

  这个老师叫曾南凯,是孟方尧班的班主任,同时也兼任着他们班和隔壁班的地理老师。

  他们学校的地理老师只有三个,一人带一个级部,而他们初一的地理老师却突然住院了,很可能有两三个月不能正常上课,然后学校就找来了一个走着亲戚关系进来的老师,就是曾南凯。

  由于曾南凯的突然到来,孟方尧他们本来就要退休的班主任提前回家了,拿着学校的工资,就当做给曾南凯一个实习的机会。可以好好休息又有钱拿,之后就等着退休就可以了,更别说还有校长塞给他的红包,当下这老师就将自己的工作跟曾南凯做了一个交接,回家了。

  而曾南凯就成功上任成了孟方尧的数学老师,也是班主任,同时还兼任着地理老师。

  要说这些本来没什么,只要教师能够好好的教学,他们可以正常的上课,不管老师是因为什么渠道进的学校,他们都不用管。可坏就坏在,这曾南凯完全就不是个玩意儿!

  曾南凯给他们上的第一节课是地理,第一次提问的时候有同学答不上来曾南凯就是一顿的骂,骂他们猪脑子,骂人时候那凶悍的样子,直接把孟方尧给吓到了。

  就算是过去了一天,孟方尧都能够想起曾南凯骂人时那唾沫横飞眼珠外凸恨不能下去揍人的表情。所以,孟方尧怕曾南凯。

  这也就是在曾南凯上课的时候,孟方尧不怎么敢看黑板的主要原因,甚至有时候曾南凯大声的说话他都有些瑟缩。

  曾南凯在给他们上课上了一个星期之后,那暴戾的性格就表现出来了。

  上课大错一个问题就打,说话声音小了他听不到也打,记的笔记跟不上了还是打。

  曾南凯很少会直接用巴掌扇人,或者是用教鞭大人,这些东西他都看不上眼。曾南凯用的是他的脚,是脚,不是腿。

  他不是直接用腿扫着抽人,而是直接用脚掌踹。

  一个正是壮年年轻力壮的二十七八岁的男人,用硬硬的皮鞋鞋底踹人,像孟方尧这种小身板的,直接就能踹出好远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