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猎人]GI许愿店_分节阅读_80

书名:[猎人]GI许愿店   作者: 紫月蝶落   

  而且曾南凯踹的地方从来只有一个,那就大腿。

  大腿正面挨上一脚,被踹的重了,有时候能够瘸好几天。

  也不知道这曾南凯是不是有经验还是控制了点力道,虽然学生们感觉自己被踹的很严重,但是大腿上却很少能够看到什么乌青的痕迹。真要说有什么痕迹的话,那估计就是被曾南凯踹倒的时候身上不小心碰到哪里碰出来的瘀伤。

  孟方尧最开始的时候还是幸运的,但是自从有一个被曾南凯给寻到一次错误之后,孟方尧就开始经常挨踹的日常。

  当时那是学校领救济金,班级里有几个名额,孟方尧刚好就是其中的一个。当时曾南凯在讲台上问过一句,谁的名字跟户口本上的不一样就立刻到他那里去报一下。

  曾南凯说了两边,班里没有一个动的,孟方尧也没动。两遍过后,曾南凯跟等在教室外的老师说了几句话,之后一脸怒气冲冲的回来了,把孟方尧叫了出来,狠狠的一拍桌子,那让孟方尧记忆深刻的怒容几乎近在眼前,唾沫都飞到了他的脸上。

  然后孟方尧就听到了曾南凯的怒吼声,“我让名字跟户口本不一样的说一下你没听到吗?耳聋了吗?连自己姓孟还是姓颜都不知道吗?”

  孟方尧心跳的很快,又惊又吓,生怕自己跟学校里的其他人一样被踹一下。

  孟方尧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户口本上的名字是颜方尧,他姓孟姓了十几年了,从来都没有谁跟他说过。

  颜这个姓氏是他死去的妈妈的,可是他一直跟着父亲姓。

  孟方尧改姓其实也是在不久之前,是他后妈给改的,而因为儿子的‘顽固’有些失望的孟父也同意了,但是两人都没有告诉还在上学的孟方尧。

  从那之后,孟方尧就开始了他在学校的悲惨生活。

  曾南凯教的数学课每周都能够碰到六节课,也就是他一周至少挨三次踹。每一次上课,曾南凯都能够找到错处踹孟方尧一次。

  在学校里被曾南凯体罚,回家之后还有后妈那表面温柔实则刻薄的脸,父亲对他也失望了,他说什么父亲都不信。

  孟方尧在被打的第一次曾经告诉过父亲,但是后妈那时候也在身边,一脸‘关切’的问他伤在了哪里,当着孟父的面把他的裤子脱了下来。他说被踹的很疼的大腿上却看不到一点的伤痕,孟父原本的关心也被后妈一句话给弄没了。

  ‘小尧是不是不想去上学?男孩子顶天立地,上学怕什么?就是成绩不好爸爸和妈妈也不会责怪你的’

  身体很疼,却没有人哭诉。心里很累,却没有人依靠。

  ☆、第57章 CH.057

“我能不能……以后不再去学校里上学了?”孟方尧有些颤抖着问,学校现在对于他来说,就像是一只吃人的老虎,但是他又不得不呆在老虎的嘴里。“我真的很害怕,老师踢的很疼……哥哥,我能不能,不去那里上学了?”

孟方尧的眼泪吧嗒吧嗒的流了出来。自从他有了后妈开始,他就过上了清苦的日子,这些他都可以忍受,他习惯了。

可是学校……自从曾南凯进入学校当上他们的班主任,孟方尧每天要承受的就是心理和身体的双重打击。

父亲不信,后母听了只会高兴,平白的哭泣只会惹得父亲和后母的厌烦。

他没有一个人可以倾诉可以抱着哭,没有一个人能够安慰他。

现在到了鞠季绍的这里,是孟方尧第一次哭了出来,小巧的没有什么肉的脸上,布满了泪痕。

鞠季绍将纸巾盒子放到了孟方尧的面前,伸手拍了拍孟方尧的头,“放心吧,哥哥会帮你的,保证将你的事情办的妥妥帖帖的。”

孟方尧抽噎了一下,刚刚擦干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带着浓浓的鼻音“嗯”了一声。

将手中的果实剥去皮,鞠季绍递给了差一点哭成小花脸的孟方尧,“吃点水果压一压,没事儿的,哥哥很快就会帮你办好。”

孟方尧接了过来,小小的咬了一口,然后冲着鞠季绍甜甜的笑了笑。等心里那一阵委屈劲儿过去之后,孟方尧站起身向鞠季绍道别,“哥哥谢谢你,我要回去了。”孟方尧脸上的表情黯然了一下,他其实一点都不想回到那个家,可是……“再不回去,作业就要完不成了。”

上了初中之后,他们的作业就开始增多了,每天晚上回家不间歇的写,在十点之前也是完不成的,如果再加上老师罚写的那些,十一点能睡那也是老师们大发慈悲了。每一科的老师都说自己布置的已经很少了,但是每次上交作业的时候都是一沓一沓的交,而且每天晚上的作业又岂止只有一科?

现在孟方尧这还算好一点,才只有初一,等到了初二和初三,每晚要上晚自习不说,作业仍旧还有。

孟方尧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初中都是这样,但至少他们学校就已经实行了好几十年了。

想一想其实也是应当然的,这所末流初中是孟方尧的后母给找的,又能好到哪儿去?当然是怎么折腾怎么来了。

鞠季绍将道完谢要走的孟方尧拉住,“小尧将你爸爸的电话号码告诉哥哥,哥哥替你解决问题的期间呢,你就在哥哥这里住下就好了,会将你养的白白胖胖的!”

听到不用回家,孟方尧那一瞬间是惊喜的,可是一想到父亲对他的态度又淡了下来,咬了咬唇,“爸爸不会同意的……”

孟方尧在孟父的眼里现在唯一可取的地方就是听话了,学习不好,性格不讨喜,不服后母的管教,哪哪儿都不好。至今没能让孟父翻脸的原因,那就是孟父觉得孟方尧对他的话还是听的,如果连他的话都不听了,估计就离着孟方尧被孟父赶出家门不远了。

鞠季绍对着孟方尧竖起大拇指,“放心吧,哥哥会搞定的!”

孟方尧犹豫了一会儿,点了点头,然后乖乖的报出孟父的电话。

电话声响了许久才被接通,接电话的人声音听着似乎年龄并不是太大,只是声音不怎么好听,作为声控的鞠季绍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一点。

想归想,在听到对方问话的第一时间鞠季绍就回了:“你好,请问是小尧的父亲孟凡德先生吗?”

“我是孟方尧的父亲。”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后给了回应。

“是这样的,小尧在学校里受了些伤行动有些不太方便,就将人带到我家来了,毕竟让这么小这么瘦的孩子背着那么沉的书包,一瘸一拐的回家,我还真没那么狠的心肠。现在看着天儿也晚了,小尧还在担心他的作业,这要是回家再做还不知道得几点才能睡。”鞠季绍的话句句带刺儿,就恨不能直接对着孟父骂一顿了。

电话的另一头,孟凡德皱起了眉头,“你让孟方尧接电话。”

鞠季绍不屑的撇了撇嘴,讲电话递给孟方尧的同时,还不忘用孟凡德能够听到的声音‘嘀咕’,“这是不是亲爹啊,叫的这么生硬。”

孟方尧战战兢兢的拿过鞠季绍的手机,小声的叫了一声“爸爸”。

那头孟凡德还没有开口,这边鞠季绍就已经将集卡书具现了出来,拿出了[‘见异思迁’遥控]操作了起来。

这张卡可以控制他人对他人的想法,面对面的使用最佳,但是像是这种借用现代科技作为媒介也是可以的,只是效果不如当面使用来得好,而且持续时间也就只有二十四小时而已。过了时限,这种控制的情绪就会恢复,但是也会接受自己之前做出的事情,并且给予一个很好的解释。

鞠季绍现在并不需要孟凡德立刻就变得对孟方尧好起来,他只要让孟方尧先在这里留下就可以了,至于后面的事情要怎么做,那就需要慢慢来了。

孟方尧原本想要严厉批评并且让孟方尧自己向打电话这人提出离开的时候,却突然转了想法,只是告诉孟方尧一句“别给别人添麻烦丢了我的脸,还有,就算是身体不好学也是必须要上的,等你学习成绩好了再说其他的。”就挂了。

孟方尧整个人有些发懵,他没有想到,父亲竟然这么干脆的就同意了。喜意爬上眉梢,孟方尧开心的笑着,“哥哥,爸爸同意了。”

鞠季绍点了点头,随意的将拿着集卡书的手背在了身后,“好了,同意了之后我们就开始下一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