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重生之翡翠王子_分节阅读_42

书名:重生之翡翠王子   作者: 雪鱼   

  “你答应我的事?你到底说的是什么我怎么越听越不明白了?”沈嘉忽然有点害怕了,他甚至有一种不想听下去的冲动。因为他有一种感觉,下面的答案并不是他能接受的了的。他现在甚至有些后悔不应该被那些翡翠毛料迷得昏了头,认识了这对祖孙。

  何宇岩淡淡一笑,缓缓说了起来。:“当年我们本是一对兄弟,只是父母早亡,从小被师傅收养。那是你还小,只知道玩,每天无忧无虑的。师傅看我从小天赋异秉,就教授我阴阳八卦,五行轮回之术。在我二十岁那年,就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就连师傅也承认我的本事已经在他之上了。”

  “你是说前世我们是兄弟?”沈嘉不敢相信的问。

  何宇岩却视乎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只是那时我已经算出自己在不久将会有一次劫数到来。只是那时的我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将一切都不看在眼里。我以为不过是一次劫数,凭我的修为,没有躲不过的道理。在那之后不久,我带你下山去玩。巧遇了一个人,我对他一见钟情。当时的他是那么的英武无比,潇洒风流。我几乎再一看到他的瞬间就爱上了他。我带着你上前与他认识,他对我竟然很好。还邀我们一起游玩,几天下来,已经和我们苒然成了莫逆之交一般。再分别之际,我终于忍不住向他表白了我的心意。没想到他竟然和我说他早就对我一见倾心了,随后,他向我说出了他的真实身份。”

  “他是谁?”沈嘉紧张的问。

  “他是当朝的四皇子,当时皇上还活着的成年皇子只有两个。一个是他,还有一个是三皇子。而我们的师傅就是为三皇子效命的。在知道了他的身份后我简直就觉得五雷轰顶一般。在我们心意相通的时候才知道我们竟然是敌人,当时的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可是他却和我说不管我站在那边他对我的心意都不会变,他甚至可以为我放弃对皇位的角逐。我当然十分感动,又怎么能让他为我放弃他的一切呢?我当即做了一个决定,我要帮他。帮他把皇位夺到手。”

  “所以你背叛了你的师傅?是吗?可是那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沈嘉忍不住问到。

  何宇岩看着他,眼神里忽然充满了悲哀和悔恨。他颤着声说道:“我不仅背叛了师傅,还害了你。当时你还小,常常跟着师傅看到三皇子。你当时只有十六岁,出落的比现在还要好。三皇子与你常常接触,一来二去竟然对你有了无耻的想法。三皇子为人阴险狡诈,心狠手辣。可是看在师傅的面子上一时也不敢对你怎么样。我为了帮自己心爱的人,做了不少的事。甚至还让你跟在师傅身边偷听他与三皇子之间的密谋。很快,三皇子就显出败势。不过他为人阴险,慢慢的就怀疑到了师傅和你的身上。经过证实,三皇子盛怒之下居然杀了师傅,强奸了你。”何宇岩说到这里,情绪到好像平静了下来。无悲无喜,就好想只是单纯的讲述一般。只是握的发白的手指暴漏了他此时的心情。

  “当我带着人感到救下奄奄一息的你时,你对我说,你下辈子就想稳稳当当的活着,也当一回有钱人家里最受宠的孩子。在没有人可以欺负我们。倒是我们好好的生活在一起,谁也不用怕了。那时你还那么小,要不是为了我,你大概还会快乐的活下去。不会那么早就离开这个世界。”

  “那后来呢?后来你和四皇子在一起了吗?”

  “后来四皇子终于登基当上了皇帝,没想到,他登基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下令杀了我。”

  “为什么?他不是也是爱着你的吗?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沈嘉不解的问道。

  “哼,爱我?”何宇岩面上带着浓浓的悲哀与愤怒痛苦的说道:“我当时也是这么问他的,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为了他付出了一切,只要是对他有利的事我就可以不计一切的为了他去做。我问他,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这样对我。”

  “他是怎么说的?”

  “他对我说,他根本没有爱过我。甚至,他根本就不喜欢男人。每次和我在一起时他都觉得恶心,要不是为了我的身份和我的能力,他连看都不想看我一眼。现在他已经得到了皇位,我也就没用了。本来他是想着留着我的,可是他就要立他最爱的女人为皇后了。留着我将是他最大的笑柄,而他又忌惮我的能力。所以,我就只能是死路一条。”

  “于是,他就杀了你了。可是你那么厉害,为什么不跑呢?”沈嘉心中也充满了悲哀,不解的问。

  “当时的我已经万念俱灰,从小把我养大的师傅和我唯一的亲人都已经被我害死了。就只为了我的这一点执念。没想到最后就连这一点执念都是我一厢情愿,我还有什么颜面活在世上呢。我不知道他怎么会这么恨我?就算是他没爱过我,可是对一个曾经那么爱他,为他付出一切的人居然连一丝最起码怜惜都没有。在我死后,他居然将我挫骨扬灰。死无葬身之地。我的魂魄飘飘荡荡,不知过了多少年。有过很多次投胎转世的机会,可是我已经心灰意冷,对人世间的万丈红尘再也没有了希望。”

  “那你又怎么回到了何家的呢?”沈嘉现在已经相信了何宇岩说的话,其实就在何宇岩说出安城这个名字的时候沈嘉就已经相信了他。

  “我也不知道,几百年间我不断的飘荡,只是一睁眼,就已经成了何家的孩子。谁知道还是和前世一样一出生就死了父母。这也许就是我的命吧。刚开始时我对这人世并没什么希望,可是看到何老对我精心的照顾我就想到了师傅,再加上当时我算出了你的方位。我一心要找到你,也就只好活了下来。去年,我算出你有性命之忧。可是你还那么年轻,我答应你的事也还没有做到。我又怎么能让你就怎么走了呢?正好这时我算出你现在的这个身体灵魂已灭,寿路却还没到。而且一生富贵福寿,虽有一些小波折却无关大局。便衬你魂魄未灭时将你们移魂转体,只是你后面的这些际遇却是我没有想到的。”

  “你是说,这身体原来的灵魂已经死了?”听到他的话,沈嘉呐呐的问。

  “不是死了,他并没有魂飞魄散,他毕竟提供给你了一个身体。我总要报答他一下,他的灵魂在慢慢恢复几百年或许也会有投胎转世的机会。只是那就不是我能管的了的事了。”何宇岩说到这里仿佛是累了一般,在床上轻轻躺了下来。就在沈嘉以为他已经睡着了的时候他又继续说道:“至于爷爷的事,那就真的是巧合了。那时,爷爷已经将近有油尽灯枯了。可我对他那些翡翠毛料却一点兴趣也没有。我算了一卦,算出会有一个有着不凡际遇的有缘人会来到那里。可是我没想到,那个人就是你。”何宇岩长长的叹了口气,如释重负的说道:“现在,我已经把一切都告诉了你。不管你相不相信我说的话,我也在没有遗憾了。你已经忘了以前的一切,就算你现在不想认我这个哥哥我也无话可说。毕竟这一切都是我自己咎由自取。”

  “为什么要这么说?我已经说过要照顾你,我就是你的亲人。难道你现在反悔了吗?”沈嘉真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觉得心里酸涩的发胀。堵得好像要裂开一样。过了好一会,他才走到何宇岩身边蹲下,握着他的手说道。

  “你真的这么想?要照顾一个以前害过你的现在只不过是一个病鬼的人。你刚刚不是还说,前世情,前世了吗?”何宇岩看着沈嘉眼含着泪问道。

  沈嘉的声音有些哽咽,:“那怎么能一样呢?你又不是别人,就算是以前你也不想害死我的不是吗?要不是你,我现在早就已经是一捧白骨了。再说了,你现在身体这么差,我要是不照顾你怎么能安心呢。”

  第 52 章

  

  “那最后那个皇帝呢?就是那个四皇子,他怎么样了?”这么渣的人沈嘉真的想知道他的结局如何。

  “我当然不会让他好过了。”何宇岩冷笑着说。

  “可是那时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在他抓了后我就已经知道他绝不会放了我的,可是我怎么能甘心。我为了他背叛了师傅,害了你。做了无数违心的事。如果他心中哪怕对我有一点真情我也不至于如此。我又怎么能让他好过呢?他不是要和自己最心爱是女人成亲吗?他不是不想再想起我吗?我就偏让他不称心。所以,在我临死之前我要求再见他一面要告诉他一个秘密。果然,他来见了我。在那最后一刻我用尽我毕生功力,耗尽元神,在他身上下了一个诅咒。”

  “什么诅咒。”沈嘉好奇的问道。

  何宇岩似笑非笑的看着沈嘉,:“这是一个对他来说最恶毒的诅咒,我诅咒他永生永世不能和女人同房,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看见我的样子。呵呵呵、、、、他没想到在他眼里一个已经没有用处的人还会对他作出这种事情来。他不是想要皇位吗、想要子嗣把他的皇位继承下去吗?我就偏偏让他做不到。”

  何宇岩苦涩的笑着,却又仿佛这件事跟他已经没有关系,他只是再说别人的事一般。沈嘉看到何宇岩这个样子,心中也不禁有些替他感到难过,倾尽一生来爱一个人,最后得到的却是无尽的痛苦和悔恨。

  “那,这个诅咒最后实现了吗?

  “实现了,他大婚后很久都没有子嗣。大臣们纷纷进言要他立三皇子的遗腹子为太子,就在这时他的皇后忽然有孕了。大臣们反映不一,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个孩子根本就不是他的。因为他根本就不能和皇后行房,可他又不想立三皇子的儿子为太子。就自好再找自己的另一个弟弟设计他替自己和皇后行了房,使皇后怀了孕。后来皇后果真生下一个小皇子来,可是没想到的是他这个弟弟和他一样野心非常大。不甘于人下。而且,居然与皇后产生了感情。两人合谋,在他的饮食里下了毒。杀死了他,传位给小皇子。他自己则成为了摄政皇叔父。”

  听到何宇岩说完沈嘉觉得这就是所谓的报应了吧,其实这个故事里的每一个人都是不停的在挣扎,只是有人为了权力、有人为了爱情。

  “那你现在还恨他吗?”

  “其实我早就不恨他了,当初会那么恨也只是因为我太爱他了。觉得自己的一腔深情被人践踏,受了欺骗。可是在人世间飘荡了几百年,看尽了人间百态。对这些情情爱爱早就看的淡了,人啊,最主要是自己对自己好。别的全是扯淡。而且,现在想想。是自己当初对人家一厢情愿的,所有的付出也都是自己主动的。人家有没有把刀架在人家脖子上逼着你来做。有了那个下场也只是自己活该罢了。有什么可怨恨的呢。”

  何宇岩说完这些,看着沈嘉笑着说道:“你现在对以前的那些事不也放的很开吗?胡凯比起白文渊来确实是一个挺不错的男人了,你的家庭背景在这里,再怎么样。他也不敢给你委屈受的。”

  “你怎么知道白文渊的?”听到何宇岩那胡凯和白文渊比较沈嘉惊奇的问道。

  何宇岩呵呵一笑:“在我算出你今生的命运后就已经让人来这里打听你的事,知道你和白文渊在一起。我有找人调查了白文渊,那时,我就知道他在外面的事了。只是,那时,我已经决定了要帮你找人移魂换体。所以不想在节外生枝,出什么差子了。就没有管他。”

  沈嘉忽然想起了什么,眼睛一亮问道:“对了,那你今生也有像以前一样的能力吗?你能算出我的事,是不是也可以算出别的事啊。还可不可以干别的啊?”

  “我先在身体不好,这样的事情并不能常常做。以前我倒是可以感谢别的,像驱鬼辟邪。阴阳五行、等等、、、只是现在是有心无力了。我想这也是老天对我以前所作的事的报应吧。”何宇岩的语气里有一丝淡淡的遗憾,随即又笑着说道:“其实这也没什么,现在是文明社会了。这种东西现在信的人也少了,这也就是和你说说,要是和别人说起来人家还以为我精神不好呢。”

  沈嘉也笑着说道:“是呀,现在人们大都相信科学。要不是我自己身上发生了这样的事,现在听到你说的话,我也不会相信的。其实,有时候会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奇妙。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惊喜在等着你。就像我,原以为这一生就这样结束了。可是一睁开眼,就是有一段新的人生。也不知道后面还有什么样际遇在等着我。”

  何宇岩笑着看着沈嘉说道:“你也不要太过招摇了,现在已经有不少人注意到你了。说你的毛料赌涨率已经到了百分之八十了。在这样下去,肯定会有人怀疑你的。人性都是自私和贪婪的,到时候,为了利益,就算是你身边最亲密的人也不能保证就一定会站在你这边的。怀璧其罪,我不希望你走我以前的老路。受到那些伤害。”

  沈嘉听到这些就是一愣,自己已经被人注意了吗?看来自己做的还是太过招摇了,有些事自己的确没有想到。他看着何宇岩说道:“我以为自己已经尽量低调了,没想到,还是被人注意到了。我本想过些日子去参加云南公盘的,看来这次我是不能去了。”

  何宇岩却摇摇头说道:“我看你倒还是去的好,你现在已经被人注意到了。若是你这次不去的话,势必要有很多人怀疑的。你去了,只要把握好度。万事不要太过高调。倒是没什么问题。”

  “嗯,你说的也对。”沈嘉点点头说。他的事是一个绝对的秘密,不能告诉任何人。以前有什么事他只能自己在心里想想,现在何宇岩在这,知道他所有的秘密,他反而觉得轻松很多。而且,何宇岩身体虽然不好,但别的倒是挺靠谱的。也许真的和前世有关吧,虽然才和何宇岩接触不久,但是沈嘉就是在心里觉得何宇岩挺可以依靠的。凡事就不知觉的想和何宇岩商量。

  看沈嘉对自己说的话还是很赞成的,何宇岩又说道:“别的人只会远远的看着你,最多就是道听途说打听你的事。使一些手段还是可以控制的。最要注意的反而是身边的人,有时在不经意间就露出了马脚。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你不能保证谁是你真正可以相信的人。这反而是最可怕的。”

  “身边的人?”何宇岩一说身边的人沈嘉就反射性的想起了胡凯,毕竟,现在胡凯是他身边最亲近,最可以信赖的人。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