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重生之翡翠王子_分节阅读_44

书名:重生之翡翠王子   作者: 雪鱼   

  “那你就别管了,我自己看着办。”

  放下电话,沈嘉无奈的说道:“还真让你说对了,这就是不高兴了。”

  何宇岩已经知道沈嘉给胡凯和沈峰他们每人做了指环的事。笑着说道:“那你就在做两个给他们吗。谁让你给别人都做了。”

  沈嘉气的苦笑道:“遇上这样一货,还真是跟他说不起啊。”

  何宇岩却说道:“你别看轻白俊杰这人,别看这人看着一副流氓调调。说话办事也总是给人留有几分余地很好说话的样子。可从他的面相上来看他绝不是这样的人。”

  沈嘉也点头,赞同的说道:“我第一次见到他,就被他吓到了。看他对白文渊的样子,真是吓人。要不是他以后见了我都是一副和蔼的态度,我还真的不敢和他这么说话呢。”

  何宇岩接着说道:“你自己心中有数就好,这个人从面上来看,一定是个办事狠辣而又周全的人。对于得罪了他的人,绝不会放过的。心机有非常深沉。你以后要和他来往一定要非常小心,不要在无意中得最了他。谁说他是你哥哥,不会把你怎么样了。但是,你们毕竟不是一母所生,有这么多年没见过。感情说有也不是很深。人心隔肚皮,谁也不知道谁心里想的是什么。”

  沈嘉点头:“我知道了,以后我会注意的。你放心好了。”

  两人在地下室里解石,沈嘉看好的这块里面有种翡翠明料的毛料块头也不是很大。但是里面的明料不小。沈嘉和何宇岩很快就将这块明料解了出来。正准备拿到工作室里去。门卫打来电话说有人要见沈嘉。沈嘉就是一愣,自己这里还真没什么人来。常来的几人门卫都是认识的。会是谁呢?

  两人急忙从地下室里出来,到了客厅,就看到那人已经在客厅里等他们了。看见两人进来,来人也明显是愣了一下,看着二人问到:“不知道你们哪位是沈嘉呢?”

  云翔来的时候只知道沈嘉漂亮,可是看到门外进来的这两人。说起容貌几乎是不相上下,只是气质上有些不一样而已。一时竟看到有些呆了。不由的问道。

  沈嘉看着他,问道:“你是哪位?”

  云翔来的时候没想到沈嘉会是这么一个可人儿,他以为沈嘉不过是靠着家里有些背景。自己又有些本事才会得到胡凯的青睐。至于容貌,整日和石头大交到的人,又会好到那里去呢?

  听见沈嘉问他,他有些犹豫的说道:“我叫云翔,沈先生,我今天来是有些事要找你聊聊的。”说着看了看何宇岩。

  看着眼前的这个漂亮的男孩,沈嘉有些不太高兴。刚一见面就要和自己单独聊,自己又不认识他。他想干什么?他皱着眉说道:“这是我哥哥,你要有什么事就在这说吧。要是没事,抱歉,我还有事,恐怕不能招待你了。”说着,和何宇岩坐在沙发上。

  看沈嘉的态度强硬,云翔有些委屈。他做在沈嘉对面,想了一下,说道:“沈先生,我来找你是有一件事要来求你的,请你务必要答应我。”

  沈嘉冷笑了一下,说道:“真是好笑,我又不认识你,也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事。凭什么就要答应你。”也许是气场不对吧,沈嘉对这个云翔一点好感也没有。对于云翔的话也有些不客气的说道。

  云翔被沈嘉说的面上一红,嗫嚅这说道:“你这人怎么这样。”

  看他的样子,沈嘉不耐的说道:“好了,你要是有什么事就快说吧,别在这耽误我的时间,”

  云翔扭了扭手,说道:“我来是为了胡凯的事,我是想求你离开胡凯。把胡凯还给我。”

第 54 章 ...

  “把胡凯还给你?”沈嘉不动声色的看着云翔问。何宇岩则在一边担心的看着沈嘉。沈嘉从容的走到云翔对面坐下。冷冷的看着他,

  云翔被沈嘉看到有些发毛,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何宇岩本来还有些担心,但看到沈嘉不在乎的样子稍稍定了心也走到沈嘉身边坐下。保姆是沈峰从家里调过来的,来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的一定要照顾好沈嘉。此时在一边也听出了些滋味。看见二人坐下,急忙给两人端了两杯茶过来。并没有理云翔。就好像没有这个人一样。

  看着两人悠闲的坐在沙发上喝着茶,云翔仿佛是受了多大委屈的样子,气冲冲的在他们对面坐下,怨毒的看着两人。

  沈嘉抬头看着云翔,好像才注意到这个人一般的说了一句,“阿姨,你怎么不给客人倒茶啊。”

  保姆听了才转身又到了一杯水给云翔。

  云翔看着眼前的这杯水,说道:“不用麻烦了,我说完就走,不会打扰你很长时间的。”

  沈嘉挑挑眉,说:“对了,你刚才说要我把胡凯还给你。我还是真没听明白,胡凯既不是我家的东西。又不是你家的人。何来还的一说呢?况且我也没听他说起过你,还真不知道他家里有你这么个人呢。”

  “你、、、”云翔被沈嘉一番话说的脸色通红,抬手指着沈嘉、说不出话来。

  沈嘉又拿起杯子喝了一口道:“云先生不必激动,气大伤身。有句话怎么说着来的?哦,病都是从气上来的。云先生到我这里坐了一会,出去在病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欺负云先生了呢。我可担待不起这个责任。”沈嘉说完,笑着了云翔一眼。仿佛并不把他这个人看在眼里是的。

  云翔被沈嘉气的浑身直发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沈先生好口才,怪不得连胡凯也对你称赞不已。以前我听到他这么说,还有些不服气。现在亲眼见到才知道他说的果真毫不夸张。现在我真是相信了。”说完得意的看着沈嘉。

  沈嘉心里一阵腻歪,面上却没有显示出来。看见云翔得以的看着自己,沈嘉不以为意的笑笑,说道:“看起来,云先生和胡凯倒是老相识了。不知道您来找我是什么意思呢?”

  云翔刚要说话,何宇岩忽然问到,“你说你姓云,那你和白城云家有什么关系?”

  听到何宇岩这么问,云翔得意的看着何宇岩说道:“云家现任当家云子峰是我爸,我是云家现在唯一的孩子。”说完,又看了沈嘉一眼。面带自豪的说道:“我知道沈先生也赌石,打算做珠宝生意。胡凯已经跟我说过了。我们云家在珠宝翡翠这一行里说不上是翘首,但也算是老字号了。只要沈先生里胡凯远点。在生意方面,我们云家自然会对沈先生多多照顾的。据我所知,沈先生也是刚刚接触这行不久。我看在胡凯的面子上劝沈先生一句,这行里的水深着呢。别以为自己会游几下水就了不起了。小心淹死在里面没处说理去。”

  云翔这番话说得洋洋自得,分明是仗着自己的家世没把沈嘉放在眼里。一看就知道又是一个被家里宠着长大的孩子。

  沈嘉压下心口的闷气,看着云翔。说道:“这件事就不麻烦云先生担心了,你就说说来找我什么事吧?”

  看沈嘉并不把他的话放在眼里,云翔脸上有些不好看。他扬着脸说道:“我和胡凯从小就认识了,我们感情很好。后来他对家里出柜,大家都知道他喜欢男人。那时我们就在一起了。他家里人也都接受了我。都把我当成一家人看待。后来我出国,别人告诉我胡凯在这边和一个男孩子住在一起。我问他,他也经常和我说起你。我虽然不太高兴。但是男人吗,哪有不偷腥的。尤其是胡凯这样的成功男人,就算是他不想,可是拦不住有人抢着往他跟前凑啊。所以我也不想管他这些事。不过现在我回来了,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玩玩可以,闹得太过难看了就不好了。所以,我请沈先生不要再缠着胡凯了。我对沈先生的才华非常仰慕,说不定我们以后还能成为朋友呢。你看怎么样?沈先生?”

  他这一番话的意思完全是把胡凯当成了自己的人了,也根本没把沈嘉看在眼里。好像沈嘉只不过是胡凯无聊时解闷的玩意而已。

  沈嘉的面色沉了下来,看着云翔。好一会,忽然笑道:“云先生,你恐怕是误会什么了吧?第一,我从没听胡凯说起过他小时有你这么一位青梅竹马。第二,我既然已经和胡凯在一起就自然不会在乎他以前的那些事。毕竟我们谁没有以前呢。这第三吗!”沈嘉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看着云翔,笑着说道:“第三,我已经见过胡家大哥,他并没有对我说起有你这么一号人物。胡家二老也再三的让胡凯带我回去给他们看看,毕竟,是儿子要在一起过一辈子的人,总要见过才会放心的。”他说完笑着看着云翔,成功的看见云翔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云翔站起来,一脸不相信的问道:“你说什么?他父母要见你?你骗人,这不可能。他明明说过要等我回来的,怎么可能带你回家?你别妄想了,他不过就是和你玩玩摆了。根本不可能带你回家。”

  沈嘉冷笑着看着失态的云翔,说道:“我不知道胡凯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也不知道他和你说了些什么,也许是他说的话或是做的事让你产生了误会。要是那样我带他想你道歉。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再来找我了,我不想追究他过去的事。只要他现在爱的是我就行了。你们从小在一起,你对他有感情,他家里人也对你不错,甚至于乐意见到你们在一起。让你有了幻想。这些我都可以理解。但对于我来说,这些真的不算什么。因为胡凯现在爱的是我,他和我在一起。这就够了。我想胡凯当年对你也不过是兄弟之情罢了。这一次就算了,以后希望你不要再来了。要是有事你可以直接找胡凯,毕竟你们之间还是有些感情的。我也不能阻止你们见面。”说完,也不再看云翔。

  云翔听到沈嘉的这番话,站在哪里,一脸的怨毒的看着沈嘉,说道:“你不过就是个解闷的玩意而已,要不是看在你也是明门之后,你以为我会和你这么客气的说话吗?我告诉你,只要我们云家一句话。我就要让你在翡翠这一行里混不下去。哼,你以为胡凯看上你什么了?真的以为他看上你这身皮了?不过是你家里有几分背景,你也不要嚣张,你也只不过是沈家一个败坏家风的女儿生下的孽种而已。这么多年,沈家都没有提起你。要不是看在你没了妈的份上,你以为沈家会这样照顾你吗?要是让沈家的人知道你和一个男人在一起,丢了沈家的脸。你看看沈家会怎么收拾你。到时候,没了沈家这层保护伞,你看看胡凯还会想现在这样对你吗?被异想天开了,你还以为向他们这样的男人心里会真的有爱情吗?”

  何宇岩忽然走到云翔身边,一扬手,“啪”的一声给了他一个耳光。云翔被他打的一愣神,捂着脸,呆呆的看着何宇岩。说到:“你敢打我?”

  何宇岩打完,轻轻揉着手说道:“我打你是给你一个教训,教会你什么叫做人。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就敢在这里口出狂言。反了天了。就算是云子峰在这里也不敢如此说话。要不是看在你年纪还小,做事没有分寸的份上,就绝不是一个耳光这么简单了。你要是觉得委屈,尽管回去找你老子。告诉他,是云南何家的人打的你,他要是不服气就尽管来找我好了。我就在这里等着他。”说完,自顾自是坐下喝茶,不再说话。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