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佛系重生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0

书名:佛系重生 完结+番外   作者: 苏怀荒   

“不继续追查下去吗?”陈太医心里实在疑惑,追问了一句,“这必然和上次冰湖那件事有关系,很有可能是同一个人所为。”

“没必要,”傅知玉道,他心想自己已经查过一次了,没必要再花时间查一次,“按我说的做就好。”

陈太医取下了被子里的药袋子,又从怀中取出一物。

“这是药渣,”陈太医道,“微臣刚刚已看过了,这事做的挺巧。毒是没有毒的,皇子们入口的药都要经过银针验毒,若是有毒,怎么样都进不了您的口。

这里面是有一味药材,叫做干荆,本是温和益气补血的,但只能用五年以下的,五年以上的老干荆虽然也无毒,但是年限越老,药性越烈,极不适合主子现在服用,更与其他药材药性相冲,干荆一般会切成小细段使用,不仔细看的话看不出年份区别。这一碗喝下去,恐怕主子您……”

傅知玉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又问了一句:“会导致发高烧吗?”

“很有可能。”

“挺好,”傅知玉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来,“那我就继续‘发高烧’吧。”

“您?”陈太医惊诧,“您之前让我让我准备那些,就是为了这个?”

傅知玉笑道:“当然,现下就你一个太医,就算其他太医收到命令赶来,也错过了最关键的时刻,我们有足够的准备时间。”

“但是……”陈太医十分犹豫,“若真要做到这个程度,即使只是假装,也容易伤身,怕是……”

傅知遇倒也坦然,道:“无事,你施针吧。”

陈太医还是不敢动手,他头一回拿金针的手是颤抖的。

“这件事,云贵妃娘娘知道吗?”陈太医大逆不道地接着问道,“她若是知道,恐怕不会同意的。”

傅知玉也不生气,他还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当做安慰:“我会告诉她的,不让母妃再担心。”

陈太医还是不敢下手,他斗胆再问了一句:“主子,您为何这样?”

傅知玉叹了口气,没有直接回答,只是问道:“如果有选择,陈太医,你会入宫吗?”

陈太医几乎没有多想,当即便摇了摇头,他是太医世家,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要入宫做太医。

“悬壶济世,才是医者。久居深宫,只算做臣,不算为医。”

“很好,”傅知玉道,“照我说的做吧,我保证你往后会得偿所愿的。”

要离这个漩涡越来越远才好,否则永远都要陷在里面,无法脱身。

陈太医一咬牙,终于施了针。

大祭本是为了祈求平安,但这个冬天皇家实在不太平,九皇子本来说是过了难关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又发起烧来,硬是退不下去。

这烧一直断断续续地,烧了十来天,傅知玉还是从寺里转回了宫。

“别演地太过了,”傅知玉坐在回宫的马车里,心疼地给自己母妃擦眼泪,“眼睛都红了好几天了,别伤了自己的身体。”

“陈太医下针也太狠了,”云贵妃摸着他的脸,压低了声音,担心道,“不会真的有问题吧?我摸着你额头都是烫的,和真的一样。”

傅知玉道:“没事的,只是在其他太医问诊的时候硬给逼出来的而已,都是假的,不这么做,也骗不过他们。”

“你呀,到底是图什么?”云贵妃叹了口气,“虽说是装的,但是这样折腾人,也不好受。”

傅知玉:“无事,回宫之后,我们旁观狗咬狗就好了。”

高烧只是过程,傅知玉要的是结果。

“如今我是被烧坏了脑子的人了,”傅知玉不想再说这些,他依偎在云贵妃的身上,如同一个普通的少年一样和自己母亲撒娇,“母妃我想吃奶糕。”

“不许吃,”云贵妃敲了敲他的脑袋,“陈太医说了,你还要喝药,不许吃这些。”

傅知玉抬起头来看着她,九皇子殿下这段时间给自己折腾地够呛,瘦了很多,显得眼睛更大,眨一眨,显得可怜兮兮的。

“就给你吃一口,”云贵妃败下阵来,“我等会儿就和采颜说,最近小厨房不许做这些东西,耽误皇子养身体。”

因为九皇子的病情,受不了路途颠簸,车队走的很慢,但是前后左右围地严实,旁人也打扰不到。

消息是最藏不住的,且傅知玉根本没想瞒着,九皇子因为高烧烧坏了脑子这件事情皇城那边已经知道了,这位被当朝大学士也夸过“奇才”的皇子脑子被烧坏了这件事也许比他病死了还有戏剧性。

所有人都有好奇心,九皇子殿下是烧成什么样子了呢?

谁都没发现,回宫的车队后面一直跟着一个人。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