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佛系重生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75

书名:佛系重生 完结+番外   作者: 苏怀荒   

“不过你也变异了,对付他应该还好?”主神又接着说道,“我把他系统功能关掉了,现在他应该……”

“等等,”傅知玉忍不住出声打断他,“你关掉了他的系统功能?不对,他还可以用道具的,我能确定他一定是用过道具的,他的系统还在。”

主神一愣,而后又和他解释:“系统和扮演者是绑定的,如无极端情况不可能分开,那种已用积分兑换的道具和体质改善我不能控制,我说的是系统的基础功能。”

“包括……痛觉屏蔽?”

“当然。”主神又道,“道具的话你也不用担心,你是个异常数据,还是个连我都删不掉的超强bug,和其他人不一样,他的道具基本对你不会有作用的。”

这个傅知玉早就知道,只是得了主神确认,他多少放心了一些。

他思考了一下,又突然问了一个问题:“如果谢恪在这个特殊的自由世界死掉,他的扮演者身份会一起死吗?有可能会再找一具身体回来吗?”

“会受很大影响,也有可能一起消失,”主神道,“我不能确定,不过,如果谢恪的身体死掉的话,我就应该可以控制住他,他回不来的。”

傅知玉听了这句话,动了动手指,脑子转了几圈,正要接着问什么,主神那边又突然失了声音一样,像是通话的渠道又被关闭了。

恰在这时候,周管家敲门进来了,先朝着傅知玉行了礼,道:“王爷,宫里又赏了礼,就放在院中,您要去看看吗?”

蛮族大捷,谢家那边又挺了过来,清元帝像是终于放了心,一系列的封赏都下来了,连和这毫无关系的昭王府都得了礼。

“都放库房吧,”傅知玉刚从与主神的对话里面回过神,叹了口气,道,“我也不去看了,这段时间王府上下也辛苦了,每人封五两银子的礼。至于周管家你……”

傅知玉想了想,刚好他今天腰间戴了一块玉佩挂饰,是婢女准备的,大约是库房里面拿出来的其中一样,看看成色也值个几百两银子,傅知玉看上面没带皇家标志,便随手摘下来,送给了管家。

周管家自然是高兴的,他伺候人多年,还未遇见这样好脾气的主子,从不磋磨下人,对衣食住行也无过多要求,经常赏东西。就是这样,才更要知道感恩,小心伺候着。

他接了玉佩之后,先谢过主子,又道:“那些送来的箱子物件倒是好说,可是这回宫里还送来了……几个人。”

傅知玉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疑惑道:“几个人?王府上下已有五六十个奴仆杂役,也就照顾我和明刀两个罢了,哪里还需要多的人?”

周管家擦了擦汗,接着道:“不是奴仆杂役,是侍妾。听送东西的公公说,是太子殿下向皇帝进言,说昭王在宫外住着,这么久了,身边无一个可心人照顾着,难免寂寞,且昭王爷十八岁了,早就是经人事的年纪了,现在才给人,已经算是迟了。

皇上觉得有道理,选王妃这事情要从长计议,但侍妾便可以先准备着了,于是,皇上就赏了几个人。”

傅知玉皱了皱眉头,道:“到底几个?”

“六个呢,都是漂亮的,”周管家道,“就在外面站着呢,主子可要见一见?”

这是皇帝赏的人,不能随便打发了,傅知玉本来想让她们住到偏一点的地方去,自生自灭算了,但他刚想这么吩咐,却想到什么一样,说话的时候就改了口。

“我现在见见吧,”他道,“把她们都叫到里面来。”

周管家得了吩咐,就一溜烟地带人进来了。

还真是环肥燕瘦什么样子的都有,傅知玉刚刚称呼为“她们”还是不怎么准确,六个人里面有四个女子,还有两个男子,进来之后都跪下朝傅知玉行了礼,又按周管家的要求一个一个介绍了自己的名字。

她们似乎是有点害怕,说话的声音很小,傅知玉没怎么听清楚。

本朝对于男妾这种存在倒是见怪不怪,和开放不开放没什么关系,只是有权有势的人为了玩乐什么都做的出来,男妾对比起来就不算什么了,但这种关系还是上不了什么台面的,后宅里藏着便行了。

确实都挺漂亮的,皇帝选这个还是有些眼光,傅知玉饶有兴致地观察了一下,想起以前的事情。

当时为了谢恪不碰别人是他自愿的,且当上皇帝之后,他几乎每天都批折子批到大晚上,一心扑在政事上,那是真的没空,现在有空了,尝试一下上辈子没尝试过的事情,倒也可以。

王妃他是不打算娶的,到时候自己要跑路,别耽误了人家无辜的女子。幸好积麟也没有早早结亲的传统,太子和三皇子比他大许多,也没有娶正妻,皇子正妻是利益相关,要多方精挑细选,傅知玉比他们还小一些,自然有借口推脱掉。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他觉得,自己也没必要被谢恪这棵歪脖树再缠一辈子吧。

第四十五章

想到这里,傅知玉又抬头,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这六个人了,站在最左边的那个少年看起来应该和自己差不多大,长地清秀一些,算是傅知玉在里面看着最顺眼的一个。

其他五个按他的吩咐被周管家带去偏一点的院子里,没有他的要求不许随意出来,那个少年便留下了,傅知玉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他又行礼,似乎是很怕,声音也抖着,道:“奴叫绿枝。”

“这听着不像是男子的名字,”傅知玉又问,“你有本名吗?是哪里人?之前是做什么的?”

他犹豫了一会儿,道:“有的,奴原名姓陆,名叫陆简,祖籍是江城。是家里庶子,读过几天书,之后家道中落,无以为继,便被主母发卖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