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宠后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42

书名:宠后 完结+番外   作者: 涩青梅   

闹了世子这桩不愉快,赵三思也没了心情和他们诉姐妹感情,因世子脸蛋肿了,仪容不佳,自然是不能去明乾殿祭奠赵瑾的,赵三思便安排小六子将人安排到了承乾殿的偏殿,派了两个宫女贴身照顾。明昭公主今日回宫,一家人势必要在宫中停留一些日子的。

做好这些安排,赵三思就带着他们夫妻去明乾殿了,赵三思在一旁跪了梁柱香的时辰,李忠贤就来寻人了。虽是国丧期间,但国家大事仍是不可荒废。

赵三思赶到御书房的时候,丞相和六部的尚书都已经等候在外了,她免了这些大臣的虚礼,李忠贤打开了门,就带着众人进去议事。

她刚接手朝政不久,对户部尚书说得什么税收,工部说得什么太庙修葺等事情,她听着都费力,更不用说做决断了,但就像丞相教导的,自己听不懂没关系,只要让别人知晓自己听懂了就行。

是以,各部尚书在那侃侃而谈的时候,她就端端正正坐在书案后的软椅上,为了打起精神,时不时躲在书案下掐掐自己的手心或是大腿,等到他们把要说的说完了,她假装懂了的用下巴点点,至于可与不可,她就眼巴巴地瞧蔡隽一眼,绝不做个独裁的人,“丞相怎么看?”

对于皇太弟信赖的眼神儿,蔡隽已经认命了,作为一个草包君王的丞相,他要想当个名垂千古的良相,除了殚精竭虑,还能怎么办?

如今宫中事务繁忙,各官员也不像以往一样,要长篇大论一番才能说到点子上,将几件要事拿了主意后,今日的朝政事务算是可以告一段落了。

见大家说完了正事,准备告辞了,赵三思赶紧回过神来,“各位大臣,且慢。”

“嗯?”闻言,一向泰山不崩的蔡隽都有些惊了,据他所知,这位一谈朝务就像霜打的茄子的皇太弟,哪次不是巴不得大家尽早各回各家,今儿太阳怕是打西边出来了,竟然还主动留他们?

面对蔡隽明晃晃的探究眼神,赵三思就心底发慌,但为了夕贵妃,她觉得自己不能怂,为了不输势,她特地站了起来,见自己还是比人要矮,佯装咳嗽了一声,清了嗓子,“你们都坐下,本宫今日也有一件小事儿要同各位大臣宣布。”

喔唷?这小草包竟然还有事儿没先跟自己商量?

蔡隽觉得自己对这皇太弟的一腔忠心喂了狗,莫名觉得心中气闷,但他作为百官之首,不能不给人面子,遂还是沉着脸率先落座,其他官员见状,也纷纷跟着坐了下来,虽心中有惑,但面上都十分沉稳。

赵三思扫了一眼众人,见大伙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没谁有准备询问她的小事儿是何事的意思,撇了撇嘴,又只好揪了揪围着书案的布帘流苏,斟酌着道:“皇……大行皇帝有一遗诏,是要夕贵妃陪葬,但本宫觉得,有些不妥,决定……”

“大行皇帝乃明君,多年来,对夕贵妃宠爱有加,如今命其陪葬,定是有大行皇帝的道理,殿下可是觉得何处不妥?”

“孙大人,你这是何意?诚然大行皇帝的遗诏不可违,但我等皆是臣,殿下是君,孙大人这公然截殿下这话,可是大不敬之罪。”蔡隽虽然一听赵三思这话,心中就有不甚好的预感,但为君者的威严,他还是要替人维护的。

打断赵三思说话的就是兵部尚书孙炎,他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喜爱结交那些豪杰,对文武双全的赵瑾十分敬佩,收到赵瑾驾崩了的丧报时,八尺男儿哭得如丧考妣,可见对赵瑾这个皇帝的不舍之深。在他看来,赵瑾是个啥啥都好的帝王,英年早逝,也肯定是被那位妩媚多娇的夕贵妃掏空了身子。如今英雄逝,夕贵妃这个美人但凡有点自知之明,就该一头撞死在棺木前,自发地陪葬。

孙炎虽然不服气,但论嘴皮子,他素来不是这位丞相的对手,人家可是舌战群儒的嘴炮王咧,遂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滑下椅子跪了下来,“臣一时着急,说话失了分寸,还望殿下恕罪。”

一切巴不得夕贵妃去陪葬的大臣,赵三思都看不顺眼,对孙炎的话故作视而不见。

俗话说,伴君如伴虎,除了蔡隽和太傅等心腹知晓这位皇太弟是个小草包,其他的大臣倒是还没看出她是块朽木,眼下看她沉着脸不搭腔了,一个个心中替孙炎默哀,面上都绷了起来,生怕她迁怒到自个身上。

蔡隽倒还是那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众人,眉头挑了挑,心里欣慰地想:无能不要紧,能做个威严的君王样子也是好的。

众人皆沉默了片刻后,还是蔡隽起身开了口:“殿下,孙大人的话虽然冲了,但他说得也不是不无道理,夕贵妃受宠多年,一直把持后宫大权,大行皇帝下令其陪葬定是有他的考量……”

“我皇兄是个勤勉的明君,选几个后妃陪葬,是后妃的荣幸。”不等蔡隽说完,赵三思就打断了他,但她不敢去直视这个刚刚还维护了她的凶巴巴丞相,攥了攥手指,又深吸了一口气,才一鼓作气道:“但夕贵妃不行,夕贵妃不贞,如何能给我皇兄陪葬?”

“夕贵妃不贞?”众人哗然。

蔡隽却是眼皮直跳,看着眼前这个小皇太弟那红艳艳的红唇,脑海里轰地想到了什么,然而来不及开口,那两瓣红唇就一张一合——

“本宫觊觎夕贵妃的美色,早些日子偷看了夕贵妃的玉体……”

恍若一道直击头颅的晴天霹雳,殿中的每个人,包括蔡隽在内,都被她这话劈得脑子吭吭作响地发晕。

新帝觊觎大行皇帝妃子美色的事,历来都有,所以这件事倒算不上惊奇,让众人觉得震惊的是,这位皇太弟竟然如此明目张胆地自我承认。

不等众人回过神来,赵三思继续道:“一个与本宫有染的妃子,哪有资格给皇兄陪葬,遂本宫已派人去长乐宫下令,废了顾氏的一切位份,打发去了云阳宫。”

“……”蔡隽觉得自己名留青史的名相是无望了,整个人都颓靡了下去,刷的就从椅子上滑了下去。

“丞相……”

殿内顿时乱做一团,赵三思也赶紧从书案后面走出来,以为蔡隽晕了过去,见其他大臣都还愣在原地,她也着急起来,“还不快去宣太医,难不成你们还想去丞相府上吃丧饭?”

“……”蔡隽差点一口气真的上不来了,但为了不让赵三思如意,抓着她的袖子,喘着气儿艰难地站了起来,“不必了,臣暂时还死不了。”

赵三思一点都没听出他话里的咬牙切齿,真诚实意道:“如此就好,如此就好。”不然,往后那些国家大事,她要请谁拿主意哟。

蔡隽:“……”

赵三思看他面色铁青,呼吸不畅,是真心担忧,看不顺眼是一回事,但她仰赖这位丞相的地方还多着了,亲自搀扶着他坐到了椅子上,忧心忡忡道:“丞相,你是不是有病啊?您可要保重身体,本宫往后少不了您的帮扶的。”

说罢,赵三思还将一旁的茶盏揭了盖子,送到了蔡隽手上,“有病就要请太医看病,讳疾忌医是不对的。”

蔡隽:“……”

见众人都不搭腔,赵三思莫名觉得有些尴尬,轻咳了一声,又讪讪笑道:“本宫要说的小事儿说完了,各位大臣想必都是没有什么异议,那……那今儿就都先散了吧。”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