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宠后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52

书名:宠后 完结+番外   作者: 涩青梅   

随着祭奠赵瑾的人在殿前痛哭的声音越来越大,赵三思想起自己这位短命的皇兄,又觉得悲从中来了,这才大声背起了罪己诏。

林文殊和一众官员为了不抢风头,每日都来得不早不晚,他过来的时候,赵三思正是调整了心态,声音最是充满悲伤自责的时候。

“大人,这是……”

林文殊抬手打断了身后人的话,特地侧身到了一边,隔了些距离,聚精会神地听着赵三思从头到尾背了一遍,这才冷笑一声,“丞相和太傅还当真是……厉害。”

这罪己诏还当真是罪己,他竟然没从中听到半个有关往后如何对夕贵妃的字眼来。至于是有心,还是无意,就不得而知了。

“大人的意思是,今日皇太弟这一出,是做戏给咱们看?”

“不然做给谁看?”林文殊回头扫了他一眼,“我倒是小瞧丞相了,也小瞧这位皇太弟了。”

他原以为如今宫中上下都知晓了皇太弟和夕贵妃的糗事,不用他添些乱子,都够人焦头烂额好一阵了,却不想都是这般豁得出去的人。

“那大人,咱们如今怎么办?”

怎么办?上赶着去讨好,当那个托呗。林文殊眼神阴鸷地远远瞧了赵三思一眼,心中暗骂毓妃是个蠢货。“祭奠完大行皇帝,我等还要跪着求皇太弟起来了。”

身后的几个官员暗中对视一眼,瞧他脸色不对,也不敢再多问,只能跟着他和一众官员继续往明乾殿而去。

李忠贤随着蔡隽隐在暗处,时刻注意着赵三思的动静,注意到林文殊过来了,眼神亮了亮,又有些担心起来,“丞相,您说这林大人会像您说得那样做?”

蔡隽摇了摇头,“本相亦没把握,毕竟这林家父子心中的弯弯道道,咱们也琢磨不明白。”

“哎哟,丞相,殿下昨夜可是一宿没合眼,老奴听她背了一宿了,您眼下告诉……”

“本相自是知道。”蔡隽嫌他这尖锐的声音聒噪,不耐地打断了他。

第27章

眼瞅着林文殊一行人目不斜视地走过赵三思的身边,径直朝殿内而去,李忠贤急的虚汗都出来了,可瞧着蔡隽脸色不耐,也不敢再多言,只能在心里暗暗着急。

蔡隽在一旁睨了他一眼,心道:果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瞧那位皇太弟,那罪己诏背得越发诚恳走心了咧。

“林文殊若是不贪恋皇权富贵,今日倒能当个两袖清风的看客,若是贼心不死……”到底对李忠贤这副着急的模样看不过眼,蔡隽还是轻声安抚着,“你且看吧。”

“咱家是担心殿下,瞧着她脸色都泛白了……”皇太弟比不得大行皇帝的圣明,但性子却是难得温和好伺候的,他们这群伺候人的奴才,比不得那些忠臣良将的英明大义,把江山社稷放在首位。

蔡隽闻言,顺着他的视线朝赵三思看了过去,微微眯了眯眼,在看到赵三思抬手擦汗的动作时,又垂下眼眸。他没说,其实今日这位皇太弟这般作为当真是出乎他意料,他原以为依这个草包的性子,能将那份罪己诏对着念通顺就不错了,却不想这人当真傻傻地背了个通宵,还真一字不落,且声情并茂地背了出来。

任人拿捏到让人不得不心疼。

稍许,蔡隽才轻声道:“再等一等,若是……林家不到殿下面前去卖这个好,本相便亲自去求。”

谁人都可去求殿下起,但若林家这一派有贼心的人去卖了这个好,往后关于这件事,他们再也不能拿来当谈资。

入了夏,天开得早,到了卯时过半,红色的云片被冲开了,露出了那红彤彤的太阳,卷着微凉的清风拂向大地。

赵三思跪了半个时辰了,熬了一宿的疲惫也慢慢显露出来,一阵风吹过,她下意识地打了个冷颤,不由伸手捂了捂有些疼的肚子,嘴里却仍旧在机械地背着那罪己诏。

林文殊背对着她跪伏在赵瑾的梓宫面前,听着外面赵三思越发低沉了下去的声音,心里把人骂了千万遍,骂来骂去,最后又在心底暗恨毓妃这个不长脑子的蠢女儿。他其实昨儿一早就知晓了此事,当时还在暗中窃喜,私底下和他们这一派商议,今日来祭奠大行皇帝时,要如何在大行皇帝的梓宫面前哭诉皇太弟的罪行。

按照他们商定的计划,今日这祭奠礼时,明韶公主会带着淮安王世子恰会过来,到时她这个皇姐借机发作,打得丞相等人措手不及,就算不能把人拉下马,至少也能重创丞相这一派,然后他们再趁机往朝中安排自己的人。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他怎么都没想到毓妃会去长乐宫闹这么一出,而那位夕贵妃打入冷宫了还会这般帮着这位皇太弟,更气人的是,今日一早,这位皇太弟更是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人家不要你们在大行皇帝哭诉认错,她早已经跪在门口痛哭流涕地认错了。

他可以选择不保毓妃,毕竟他还有更大的盘算,但眼下这般情况,他却是不得不保毓妃了,皇太弟这般“知错就认”的诚恳态度,虽是做样子,但看那些中间派都不敢多言,只怕是皇太弟这一招也让人服气了,而他们若是还在大行皇帝面前对其群起而攻之,那才叫“不依不挠”,另有所图了。

高,实在是高。

他原以为皇太弟这蠢货是自掘坟墓,却不想人家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林文殊这狐狸一样的心思走了一个山路十八弯,最终也只得暗叹一口气,抬头对着赵瑾的梓宫再磕一个头——原以为短命的你是仓皇之下选了个来败你江山的蠢货,倒是臣小瞧你了,皇上。

乐停,所有人起,这一批祭奠的官员要有序往外而去了,林文殊已经跟着三拨人磕头了,不能再磕下去了,便同所有前来祭奠的官员一样,满目哀容朝外走去。

“大人……”出了殿,外面在等着的一个人立马走了过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