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宠后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21

书名:宠后 完结+番外   作者: 涩青梅   

李忠贤:“……”

话题到此,戛然而止。

赵三思一路无言地回了承乾宫,蔡隽还在那里等着,后妃的这些宫殿,丞相轻易是不能去的。

见赵三思回了宫耷拉着脑袋,一脸垂头丧气,蔡隽以为是事情很严重,琢磨了一下,还是私底下问了问李忠贤,“小淮安王情况很严重?”

李忠贤摇了摇头,看了赵三思一眼,带着蔡隽避开了她,“那蛇是无毒蛇,张太医说小淮安王只是受惊,养一养就好了,没有性命之忧。”

“无毒蛇?”蔡隽眉头拧了起来,“那今日皇上过去,明韶公主可是说什么了?”

“太后带着一半的后妃都过去了,话里话外都怪皇上给明韶公主母子安排的宫殿不好,才让小淮安遭了这罪。”李忠贤说着,突然又想起昨日的事来,犹豫了片刻,还是咬牙如实道:“丞相,不瞒你说,昨日承乾宫也出现了蛇。昨日皇上贪玩,爬在了后花园的那株树上,一条竹叶青就在那树上。”

蔡隽愣了愣,随即面色阴沉地盯着李忠贤,好半晌才能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为何你不早些跟我说?”

李忠贤理亏,不敢反驳。这个时节,有蛇出没,他原以为不算是稀奇事,但眼下和锦绣殿的事儿一联系起来,他的后背也起了冷汗。

秤星蛇无毒。

昨日那树上的竹叶青,却是剧毒。

锦绣殿的无毒蛇若是有心人放的,那承乾宫昨日的毒蛇……

“还好皇上无事。”蔡隽是当真捏了一把冷汗,冷静下来之后,眼神越来越冷了,“若是这些事儿之间有联系,怕是我们都小瞧明韶公主,或是小瞧淮安王了。”

李忠贤心又提了起来,“丞相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们定是在宫中安排了人,此人怕还就是承乾宫的人。”蔡隽冷哼了一声,“查,仔细查。这些宫人就劳烦李总管了,其余人……本相这些日子都很少瞧见段侍卫了,可是请假了?”

“段侍卫最近都在晚上当值。”李忠贤回道,看了蔡隽一眼,斟酌了一下措辞,一咬牙,就把赵三思这些日子常去长乐宫的事供了出来,“皇上还是放不下夕……顾夫人,隔三差五就要去长乐宫一趟……”

面对蔡隽越来越黑的脸,李忠贤还是壮起胆子补充道:“且好些晚上都是歇在了顾夫人那里,如今,两人怕是……”

蔡隽的脸彻底黑成了锅底,指着李忠贤,却是叉腰转了三圈才发出声来,“李忠贤,你糊涂!”

李忠贤老脸皱成老树皮,“奴才也不想的,可皇上……奴才拦不住啊。”

“拦不住……拦不住……”蔡隽气得胸口直抽抽,“你拦不住,就放任皇上一错再错……”

李忠贤赶紧去捂他的嘴,四下看了看,这才低声道:“丞相小声些。”

蔡隽一把将他推开了,冷哼一声,不过也没说话了。

见他冷静下来了,李忠贤又开始小心翼翼地撺掇,“丞相也不是头一天认识皇上了,您也当明白,皇上对旁的事都不甚上心,唯独对顾夫人的事,甚是上心,且向来有魄力,这对顾夫人的心意怕不是一点两点能说得清的。反正宫中上下,都认为皇上与人不清不楚的,还不如顺水推舟,让皇上如了意。”

“放你的狗屁。”蔡隽忍无可忍,哪里还有那个雅雅儒士的样子,一句粗痞话就吐在了李忠贤的脸上。

李忠贤被他溅了一脸的口水沫子,生气倒没有,就是吃惊,愕然可一阵,才抬手抹了抹脸,继续好言相劝道:“皇上多日与人同床共枕,皇上如今正是个有些血气方刚的少年郎,你说顾夫人这等天姿国色的人躺在一侧,她能忍住不做些什么?万一哪天这顾夫人不小心有孕了,那怎么办?”

蔡隽无话可说,被气的。

“与其将来处于被动,不如趁早主动做决定。”李忠贤瞄了人一眼,心里琢磨着蔡隽将他的话听进去了多少,“依咱家猜测,六月中旬,百官怕就要上奏提选秀纳妃立后之事了,丞相不趁早做好准备,到时皇上又做出点什么事儿来,您怕更难收场。”

气到极致,蔡隽反倒冷静下来了,看着李忠贤那一脸“咱家是为您着想”的谄媚之态,他冷笑一声,“公公可当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顾夫人是给了你多少好处,竟让你费心至此?”

李忠贤立马一脸忠贞,“咱家能是那种人?咱家可是为皇上分忧。”

蔡隽眯起眼,“本相瞧你是怂恿皇上走一条不归路咧。”

李忠贤:“……奴才对皇上的忠心,苍天可鉴。”

蔡隽拂袖而去。

李忠贤:“丞相别走啊,再好生商量一番,您得给拿个章程出来。”

蔡隽走得更快了。

小皇帝的国事,他要操心;小皇帝的家事,他也要操心。

如今倒好,李忠贤那个老王八,竟然还拿小皇帝的床事让他操心?

不可能的。

蔡隽与李忠贤又谈崩了,憋了一肚子气的丞相见了赵三思之后,因着一份奏折,借机把人噼里啪啦地骂了一顿,李忠贤在外面听着,心惊胆颤坏了,在心里把蔡隽也骂了个狗血喷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