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宠后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168

书名:宠后 完结+番外   作者: 涩青梅   

“那是怎么了?这个点儿了,花容和云裳还在外面候着,那谁在外殿守夜?”顾夕照见他神色有异,心中不由着急,说着就径直朝寝殿走去,正欲推门时,李忠贤提起声调唤了她一句,她微微愣了愣,“嗯?”

李忠贤纠结地肠子都快打结了,被顾夕照那微眯的柳叶眼打量着,他哪还敢拦人,只能讪讪道:“无事。”

顾夕照轻哼了一声,偏头看了花容和云裳一眼,手微微一顿,就把寝殿的大门一掌推开了,然后提着裙摆迈过门槛,径直朝内室而去……

六目相对时,三人都傻了眼。

“贵贵贵……贵妃……”赵三思看着脸色越来越黑的顾夕照,又艰难地把自己的视线顺着顾夕照的视线挪到了只穿了一件肚兜,手里还拿着一只狼毫笔在胸前突起处轻点的锦织身上,瞬间一个激灵,一把就冲到顾夕照面前,跳起来挂到她身上,伸手捂住了顾夕照的眼睛,“贵贵贵贵妃别……别……误会……”

顾夕照一把打掉她的手,然后毫不怜香惜玉地把挂在她身上的赵三思扒拉了下来,凉凉道:“奴婢误会什么?”

赵三思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看了顾夕照一眼,又回头看看仍旧愣在原地的锦织一眼,她也不知道怕人误会什么,但她意识里就是觉得眼下这样的场景被贵妃看到了……唔,不好。

她不说话,顾夕照心中更加憋闷,转身就朝外走去,“皇上和人好好玩吧,看来是奴婢来得不是时候。”

“贵贵贵妃,别走。”赵三思赶紧抱住了她的手,她当然看得出顾夕照生气了,可她眼下实在不知该怎么解释,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只管拉着人再说。

顾夕照去推她,却不想这个软怂货用了狠力,她竟然掰不开,气得恨不得在赵三思的手上咬两口,“皇上拉着奴婢做什么,瞧这美人陪您玩的多开心,奴婢怎么好意思打扰您雅兴。”

“顾夫人误会了……”锦织也终于回过神来了,又羞耻又着急,赶紧扔了手中的狼毫,把自己的衣服赶紧穿上,穿上后就跪在了顾夕照和赵三思面前,“奴婢和皇上什么都没有的……”

“什么都没有?呵!”顾夕照冷笑一声,暗自后悔那日没有把这小美人给勒死了,再一想那日小王八蛋还替人求情的事来,心中那克制不住的妒火让她脑子都不甚清明了,“只差最后那件肚兜没脱了吧?”

锦织看了赵三思一眼,见她没有说话,只能自己费劲解释,别人不清楚小皇帝和这位顾夫人的关系,但她觉得自己清楚了,讨好小皇帝,还不如讨好顾夫人。

“顾夫人当真误会了,今日奴婢只是当真皇上的面……”

不等锦织说完,赵三思立马打断了她,“你你你闭嘴,快些滚出去,贵妃不想看见你。”

锦织愣了一下,看了一眼顾夕照,这才赶紧磕了一头,连滚带爬地退了出去,还贴心地把寝殿的门关上了。

“……”顾夕照真要被气笑了,又挣扎了一番,见赵三思还紧紧抱着她的手不松,她直接一口咬上了。

见了血,赵三思也没松手,咬紧牙关不吭声。

顾夕照尝到了血腥味,却是狠不下心了,又只得松开嘴,“放手。”

“不放。”赵三思没脸没皮,大约是用劲太久了,全身都有些无力,她索性坐在了地上,又改为死死地抱着顾夕照的腰,“贵妃这么生气,今天走了,以后肯定就不理我了。”

哟呵,还很有自知之明!

顾夕照抬手捏了捏突突犯疼的眉骨,语带嘲讽,“皇上乃一国之君,喜欢您的人前赴后继,还要奴婢做什么?”

赵三思最怕她这种调调了,心口酸涩地厉害,“贵妃不要这样……”

“奴婢又没有说错。”顾夕照一想起进来看到的那一幕,出口的话就控制不住的尖锐刻薄,“您放心,没必要讨好奴婢,奴婢既然答应了您,您的秘密也定是会为你守好的。”

这句话仿佛寒冬里的冰凌子,“嗖”地就刺入了心口处,赵三思只觉得疼得有些说不出话来,她不知道怎么办,只能又把顾夕照抱紧了一点,许久之后,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求你了,贵妃,不要说这种话了,我难受。你知道的,我不是讨好你……”

“奴婢不知道,奴婢什么都不知道。”顾夕照低头看着她的发顶,心中郁气用冷言冷语发泄完了之后,她语气虽缓了下来,但心却坠入了一片茫然里。

她从来没有怀疑过小傻子对自己的信任和依赖,但这份信任和依赖源自什么,她却从来没有知晓过。从前,她以为无论是什么,她都心甘情愿。后来,她以为小傻子开窍了,明白了她的心意,今晚寿宴上的所作所为是在委婉地跟她表明她的心意。

可此刻,什么都变成了不确信。

原来,她不是心甘情愿的,她希望小傻子对她的信任和依赖和她一样,都是忠于身体和心灵的爱欲。

“不,你知道的。”赵三思倔强又执拗地否认,随即埋首到顾夕照的腰间,闷声闷气道:“你只是因为还喜欢皇兄,所以假装不知道。”

“……什么?”顾夕照有些呆愣,下意识地反问了一句,“你方才说什么?”

赵三思却觉得她肯定听清楚了的,她懵懵懂懂间,也慢慢明白了,有很多话,只适合说一次的,“可是没关系。贵妃还年轻,我也还年轻,我可以等贵妃慢慢知道。”

顾夕照按住她的肩膀,也蹲下身来,和她四目相对,“谁告诉你,我喜欢你皇兄的?”

“贵妃自己说得啊。”赵三思心里涩的慌,连喉咙都发苦了,还有些莫名的委屈,各种情绪交错下,她不争气地又想哭,所以不敢跟顾夕照对视,别过脸,曲起手肘,擦了擦眼睛,“那日我问贵妃,贵妃有没有喜欢的人,贵妃说有,还说即使皇兄让你陪葬,你也不恨他。”

顾夕照反应过来,有些哭笑不得,她以为小傻子明白了她的心意,到头来,两人却是在鸡同鸭讲。

“我……”话到了嘴边,顾夕照又倏地抿紧了唇,既然小傻子误会了她的心意,那且让她误会着吧,可心头升腾起的雀跃却怎么也忍不住,她低头握住了赵三思被她咬了一口的手,指腹在那沾着淡淡血印的牙痕上摩擦着,“那皇上是吃醋了吗?”

“没……”赵三思压不下心中的酸涩,当着顾夕照的面,又说不出谎话了,“一点点,我发誓……真的只有一点点。”

顾夕照唇角勾了勾,“小气鬼。”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