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宠后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211

书名:宠后 完结+番外   作者: 涩青梅   

“沈爱卿可真是慧眼。”赵三思对这话再中意不过了,又把剩下的半盅燕窝也赏给了他,“你说,世上怎么能有顾夫人这般好的人?”

沈逸被她一脸痴汉的表情刺激的浑身不适,忙喝了口茶,继续拍着马屁,“那是因为有皇上,这世上的人儿啊,阴阳相配,正因为有了皇上这样的盛世明君,便自然有顾夫人这样的绝世佳人相伴的。”

这个马屁拍的十分十分合心了,赵三思喜得眉飞色舞,“朕觉得也是这个理儿。”

所以,贵妃合该当自己皇后的。

当天下午,沈逸拟的两千多字的立后诏书就传遍了满宫上下。

两千多字,对治国策论和文人雅士作文来说,都算不得什么,但一封两千多字的立后诏书,就相当于长篇大论了,尤其是其中还有一千多字变着法子夸赞人的话语。

小六子去长乐宫宣旨时,按理说,这接旨的人都该跪着的,但考虑到这份诏书的长度,且顾夫人还有孕在身,所以十分会看脸色的小六子在去长乐宫前就给顾夕照讨了一个恩典。

“夫人先快起来,皇上说了的,您如今有孕在身,可以站着接旨。”

第86章

顾夕照闻言,倒也没有多想,顺着小六子伸过来扶的手起了身,上身微微往后仰了仰,继而抬手熟稔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摆出的姿态——十足的孕味了。

“夫人可得千万小心些才是。”直到瞧着人站稳了,小六子才松开手,想起这长长的诏书,他又看向蝉儿,谨慎道:“蝉儿姑娘,你可得在一旁注意着。”

接个旨也就那么一瞬的功夫,怎生出这么多话来,这鼓热情劲未免谄媚地太明显了。蝉儿不免有些不耐,“奴婢服侍娘娘这么多年了,自会小心谨慎的,左不过就几句话的功夫,刘公公还是快些宣吧。”

若是就几句话的功夫,他哪要这么卖好卖得这般明显让人误会?小六子张了张嘴,但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挑眉看了蝉儿一眼,视线一偏到顾夕照身上,立马恭敬起来,“那奴才这就开始了。”

顾夕照莫名,摆手示意他开始。

这诏书起初倒也没有什么不同,和以往的那些套话是一样的,只是这套话貌似多了点,顾夕照心里刚觉得有些纳闷,小六子就歇了一口气,笑着看了顾夕照一眼,这才继续念了起来:

“现长乐宫夫人顾氏,秀毓名门、贤良淑德、温良恭俭、明德惟馨、蕙质兰心、有微柔之质……”

这没根了的太监说起话来,素来都是捻着嗓子似的,慢吞吞,又尖着声儿,这宣旨起来,就更甚了,起的高腔,用的慢调,这听久了,就有些磨人。

顾夕照听着这没完没了的赞美之言,脸红了又白,白了又黑,等到小六子念完了,她的脸也彻底黑了。

小六子念得口干舌燥,他原以为顾夕照听完后定是会高兴一番的,谁知这顾夫人非但不高兴,一张脸阴沉地要滴出水来了,他也赶紧敛了敛神色,小心翼翼道:“夫人?”

顾夕照抬眼看着他,“这去其他地方宣读的诏书都是同这份一样的?”

小六子小心地点了下头,“那是自然。”

顾夕照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这份诏书是谁草拟的?”

“礼部尚书沈大人。”小六子觉得沈逸被这立后诏书折腾的够可怜了,偷偷扫了一眼顾夕照,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让人背了这个锅算了,不过适时加拍了几句马屁话,“夫人的美德列之不尽,沈大人也怕是一时收不住,这才把这诏书写得长了些……”

顾夕照冷冷地打量着他,见人住嘴了,这才接过了他手中的诏书,看着右下角那个玉玺印,冷哼了一声,“这怕是史无前例的立后诏书了。”

小六子讪讪一笑,不知如何作答,他觉着这诏书怕不只是史无前例,恐怕是往后也不会有雷同的了。

顾夕照看他不搭腔,心中气闷的不行,捏紧了手中的诏书,心里恨不得立刻马上把赵三思去揍一顿,她玲珑心思,如何不知这是那小王八蛋的主意。

她自己听着都觉得太过浮夸了,这要让其他人听了,如何看她?

眼瞅着这气氛越发不对劲了,小六子扛不住,想跑路,“夫人可还有其他吩咐,若是没有,那奴才就先告退了,还要去其他宫走一趟……”

顾夕照把手中的诏书甩了过去,朝蝉儿使了个眼色,蝉儿立马拿出一角银子递了过去,“辛苦公公走这一趟了。”

“不辛苦不辛苦。”小六子客气道,对于赏银也没有拒绝,这对长乐宫来说,是大喜事,这打赏素来是不能拒绝的。小六子麻溜地收好了银子,又朝顾夕照躬身行了一礼,“夫人万福。”

顾夕照摆了摆手,虽仍是面色不虞,但也没为难他,“不耽误公公的时间了。”

“夫人客气了。”说罢,小六子也不多客气了,就带着随行的小太监出了长乐宫,往毓太妃的颐华宫去了。

本来就对立后之事恨的牙痒痒的毓太妃听完了这封长达二千多字的诏书,心中怒火可想而知。

不等小六子出了大门,就气得把殿中的东西摔得噼里啪啦响。

在这略显冷清的后宫中,瓷器碎地的声音显得十分清脆,传到了外间,仍有余声,跟在小六子身后的小太监往后瞧了一眼,凑近脚步停了下来的小六子,“公公,可否……”

小六子抬手,示意他不要多嘴,自己往后看了一眼,回头就提步继续往前了,眉间一抹冷笑有些森然,“这老祖宗说,人各有命的话,还不得不信。可惜,有些人就是想不开,硬要与天命做对。这位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