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独宠娇夫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5

书名:独宠娇夫 完结+番外   作者: 无边客   

叶瑞宁侧过头把被子拽出来扔出去,小声吼着:“看什么看,都滚出去。”

他没有力气再吼,虚脱无力,眼皮掀不开了,光线愈发暗沉,是昏倒前的预兆。

家丁只顾着埋头跪地,还是赵肃眼尖地发现叶瑞宁昏倒,他疾步过去把叶瑞宁抱起来掐住人中,心中暗叹这小公子明明身体虚得不行,也要撑着一口气发火,当真是伤害自己身体,落个自作自受的地步。

赵肃对叶瑞宁提不起一点同情心,反复掐了几次人中后,叶瑞宁才慢悠悠地转醒。

叶瑞宁现在就是一只病弱的小猫,火气随着身体的虚弱迅速泻去,在病痛的折磨中,朦朦胧胧的把赵肃当成自己哥哥。

“哥哥。”

他抱上赵肃,低低声地开口:“哥哥,他们不听我的话,你把他们赶出去好不好。”

阿六无言地擦着一头冷汗。

最后叶瑞宁白白喊了赵肃几声哥哥,也没换来他荣笙哥哥对他的回应,等大夫跟随村长赶来,叶瑞宁看着一屋围观他的人,乌黑的长睫一抖,在他张嘴骂人前,却被赵肃巧妙地点去哑穴,说不出话呢。

他怒视赵肃,奈何在赵肃面前,他就是只跳不起来的病猫,手指头戳他一戳就只能羸弱无力地躺下去,乖乖任大夫给他号脉。

叶瑞宁体虚气弱,又动肝火之气,长久下去,易折损寿命。

大夫的一番话叶瑞宁不知听过多少次,从前他哥哥千方百计的不让他听,后来他无意知晓,伤心也伤心过了,脾气仍是改不过来,即便有一天他真的去了,他也要死在他哥哥怀里。

至于他爹爹,还是不要看到为妙,爹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大好,叶瑞宁不愿意爹为他伤怀。

没有人知道眼前娇纵的叶小公子心底想些什么,看他安分下来,除了赵肃,其余几人都松了口气。

大夫诊完开出几副药,这些药材叶家给他备的另一辆马车里都装有,家丁按照大夫叮嘱的跑出去煎药,叶瑞宁这会儿躺着,赵肃面无神色地想道没他什么事情,早该离开了。

外边那头村长听完大夫的话后陷入沉思,眼下这位叶家来的小公子最需要人伺候,小公子性情娇纵,带来的两位家丁根本压不住。他收下叶家一笔不小的钱财,倘若小公子在他的地方出现问题,那真是件天大的麻烦事了。

村长在心底排除身边能过来伺候小公子的任选,待看到大步出来的赵肃时,顿时计从心起,他要找的最合适的人,此刻不就在他的眼前。

要论赵肃,素有活阎王之称的他在村里谁人不怕,多年来十里八村的地方上有谁是赵肃治不了的人?

村长捋须一笑,掂了掂腰上的钱袋子扯下,迎到赵肃面前,道:“赵爷,老夫有一事想和你商量。”

他打开钱袋子露出里面的银子,送到赵肃手边:“若赵爷肯接下这活儿,事成后还有另一半银子。”

第4章

叶瑞宁病起来就是件大事情,若放在仙阳城,不光叶家上下忙起来,城里的大夫也得跟着忙活。

可如今他落到灵河村这样的小地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寻常山民生病大多随意煎服常用的药草喝点姜汤即可,叶瑞宁体质虚弱,用土办法对付可不好解决,万一闹出个麻烦,叶家断然不会轻易放过村长了。

村长收下叶家一笔不小的钱财,继而听闻叶小公子的脾气心性非常人所能受得了,山民们虽无身份地位,说没脾气也有,若派他们去,只怕没镇住叶瑞宁的脾气不说,还将事情办砸。

赵肃是他们村里的活阎王,人见人躲鬼见鬼怕,从前村里闹出过多少起霸王事件,全给赵肃一个人摆平,只要村里能维持安宁,村长对赵肃那些以暴制暴的手段并不反对。

而方才看叶瑞宁乖乖趴在赵肃身上那副切怕的神色,想来对他心存惧意,赵肃面孔虽然凶恶,爱教训人,但也秉持着一定的原则,村长把照顾叶瑞宁的重担交给他在合适不过了。

赵肃拎着村长给的一袋钱回家时,喝过药睡下的叶瑞宁还不知道此事呢。他这一觉直接睡到了第二天一早,因他生病,两个家丁在他面前变得战战兢兢,叶小公子最厌恶下人对他露出这副态度,他可以朝人发火,发火是一回事,看着别人畏惧又是另一回事,烦得不行。

很快,让他心烦的家丁要强制退离他的视线了,一早大夫过来为他诊病的时候,看出家丁似有不对劲的地方,检查出发现两人有天花初显的症状,天花感染性极强,发病的病患断然要隔绝开不能接触人。

所幸给大夫叶瑞宁检查时没在他身上发现有此病症的迹象,症状发现不过一炷香的功夫,两名家丁被人安排离开,叶瑞宁迷迷糊糊地躺床里给大夫诊脉象,知道家丁走后,抱起枕头茫然地看向大夫,问道:“他们走了谁来照顾我?”

大夫亦是一头雾水:“这……老夫也不知。”

叶瑞宁不知道,大夫也不知道,整座院里就剩下他孤零零的一个人,大夫离去后,叶瑞宁杵在门外发愣,忽然悲从中来,十分想念哥哥和爹,回家的念头愈发强烈,想着,便光起脚丫埋头向外走,他不清楚能否走回去,但在此刻,不愿独自留在山里就对了。

走到门外,眼前忽地一暗,叶瑞宁脑门磕到一块厚硬的东西,整个人被向后弹到,没人捞他,他一屁股坐在地上疼得龇牙咧嘴,眼眶还是红的,抬头就看到隔壁那凶神恶煞,恶煞神色悠闲地站在他眼前,很是欠揍。

“你、你为何进我家里!”

“呵,一日不见怎么还病成个小结巴,我不叫你你,叫我赵肃。”

叶瑞宁用手推开森:“滚出去!”

赵肃撑着腰微微弯下,目光胁迫地盯着叶瑞宁的脸:“我瞧你这嘴挺红的,为何张口闭口就是滚。”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