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独宠娇夫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20

书名:独宠娇夫 完结+番外   作者: 无边客   

“呵。”赵肃哑笑,眼神落在别处,良久,他透过窗户盯着暗色如墨的苍穹,等叶瑞宁气息匀和,才出了屋把们合上,深更半夜,无人知晓他要前往何地。

叶瑞宁梦中胡乱翻动,脑子里一会儿想他哥哥和爹,一会儿又是赵肃那恶煞,待他疲倦清醒,屋内不见赵肃踪影,四周清清冷冷,没有半分人气。

他穿好鞋袜下床,扯着头发向外转悠寻人:“赵肃,赵肃?”

天光大亮,这时候赵肃应该在灶房准备早饭了,而灶房空空无人,显然赵肃这人极有可能一宿未归。

“赵哎哟……”

叶瑞宁碰着磕到的鼻尖,抬头,赵肃人正堵在门外,身上散发着露水和草叶的气息。

他鼻音哼了哼,瓮声问:“你去哪里了。”

紧接又抱怨:“本公子肚子好饿,你给我备点早饭。”

差使完人,叶小公子还不愿意出去,非得跟在赵肃身后左右细瞧,鼻子左右嗅嗅,对赵肃的行踪想来个一探究竟。

“赵肃,你昨晚跑哪儿去了,胆敢将本公子独自留在这儿,万一夜里有歹徒闯入行凶该如何是好,若本公子出事,全村的命都不够给抵的。”

“赵肃,你昨夜该不会是扔下本公子自己又溜出去喝花酒了吧?”

叶小公子叨叨起来便没完没了,赵肃嗤笑:“小公子,你又不是我娘们,管那么多做什么。”

“你才是娘们儿!”

叶瑞宁最恼赵肃总把他和姑娘比在一块,他气呼呼地跑出灶屋,坐在院里的小石凳上兀自生气,不多时,赵肃忽然跟出来,将一只劈斧递到他手边。

叶瑞宁侧过脑袋,那双猫儿眼都看到天上去了,姿态傲人:“你还要做什么。”

赵肃道:“大夫说你身骨弱,不宜长久闷坐,多多活动筋骨才有益康健。”

叶瑞宁狐疑道:“所以你要本公子干粗活?!”

“小公子。”赵肃指向堆在院里的木柴,胁迫道,“劳烦你先劈会儿木柴,若今天没有新柴,往后的几顿饭便也烧不起了。”

叶瑞宁不可置信地瞪着男人:“我不!你这下人居然敢命令本公子干粗活儿,赵肃你别欺人太甚了!”

叶小公子金窝窝里出生的,油瓶倒了从不用扶,肩不能抗,手不能提,如今落个被赵肃指使看粗活的地步,眼泪哪还能压得住。

偏生赵肃沉下脸硬把斧头塞进他手中,甚至用上威胁,目光冰冰冷冷的,大有叶小公子不答应,赵肃就一个拳头下来的趋势。

“赵肃你疯了!”

叶瑞宁惊呼:“本公子不干劈柴这样的粗活——”

“做不做可容不得你了小公子。”赵肃捏起叶瑞宁的下巴稍加施力,眸光里露出一丝戾气,“听话。”

叶小公子吓破了胆,一脸忍辱负重地接下劈柴的活儿。院角堆放的木柴可不少,叶瑞宁一块块抱起来摆好使劲的劈,一刀险些没劈稳,斧子落在脚边,悬在眼眶的眼泪默默淌落。

他反复暗骂赵肃,屈辱地憋着泪水,嘴巴抿得老高,劈柴时赌气般弄大动静。

木柴不好劈开,一块要花费他好多时间,待一根木柴分为二,叶小公子上气不接下气,手臂酸软。赵肃端着熬好的粥出来,叶小公子手里的斧子恰好被他负气般扔到边上,看都不看一眼。

旁边的木柴仅仅劈开三块,零散地落在石板上,赵肃微微哂笑:“小公子,可以用早饭了。”

男人不咸不淡地神色让叶瑞宁心口一紧,百般委屈和埋怨:“赵肃你这混账东西,本公子手酸无力,你倒好,胆大包天地胁迫本公子做此等粗活。”

他越说越来劲,眼下饿得厉害,顾不上面子的大口喝粥,直到肚里几分饱意起来,置气般把手里的勺子砸到赵肃身上,赵肃横手空抓,勺子稳稳接在手里,动作利落干净。

“小公子——”

“都怪你!”

叶瑞宁伸出两只手,白嫩嫩的掌心里起了水泡,红痕布满在虎口附近的位置,掌心弯起,牵出丝丝的疼意。

娇气的小公子抽了抽发酸的鼻子,额头与鼻尖都是汗,好不可怜地说道:“本公子要回家,不在这里养病了,你们净欺负我,我在府内哥哥都不舍得让我提点重物,你、你倒好……”

殊不知赵肃在心里评价:这小娇娃娃终于没哭两声就喘不上气。

“我要回府,赵肃你明儿把村长给本公子叫过来,灵河村我不待了,病我也不养了,明日就启程赶回仙阳城。”

叶小公子哭声断断续续,倦了累了就往屋里走,没有往时的精神和赵肃斗嘴呢。

“水做的。”赵肃盯着叶瑞宁回床里躺好的身影,暗忖:不光女人是水做的,原来男人也可以是水做的。他从未见过有谁比叶小公子能哭,眼泪说来就来,不过砍了三根木柴,能哭到如此地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