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独宠娇夫 完结+番外_分节阅读_97

书名:独宠娇夫 完结+番外   作者: 无边客   

第69章

春末夏至的田园可谓热闹,大人孩子都往里头凑。乡间夏风清爽,拂着田里的绿意摇曳。欢腾笑声中倏地传来一声怒骂,隐隐约约的听不大清楚,再后来,只剩下笑声飘散在风中。

叶瑞宁此刻趴在赵肃肩膀,手脚并用对着人就是手打脚蹬,“放我下来放我下来,本夫子的脸要被你丢尽了!”

面容白净的人双颊因怒意显得红通通的,嘴里还在骂,落在屁-股下的巴掌仿佛点了他的穴道,叶瑞宁卡在嘴巴的怒骂调子一转,出来就变成委委屈屈的:“不要打我这儿,面子都丢光了。”

赵肃怎么治他还不知道,冷笑一声:“前几天着凉喊头疼发冷,今儿光脚在地里跟着别人凑热闹瞎跑,不挨打挨什么。”

“那里热闹啊!”

“再敢多说一句?”

叶瑞宁默默闭紧嘴巴,他被赵肃扛着走了一路,男人聪明着呢,一手扛,一手抵在他额头不让他难受,可就是不放他下来。

“赵肃你放我下来吧。”叶瑞宁知道这人吃软不吃硬,他变着法示弱,长长的睫毛刷在对方掌心,语气软和,“给学生们看到可不好,免不得我要被他们笑话羞羞了。”

“你还知道自己有个夫子身份呢,在田里光脚跑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

在村里生活近一年,叶瑞宁愈发好动活泼,不知道是家里那两只小崽子带的还是怎么,无法无天,在赵肃眼中来看,就是欠教训。

至于教训的方式有很多种,赵肃只挑自己最喜欢的。

叶瑞宁被扛回小院,两只调皮的豹子老远嗅到他们大爹爹的气味,早就逃之夭夭。

“赵肃放开我哎唔——”

大呼小叫的嘴巴让赵肃用舌头堵了个严严实实,男人的舌头异常火热,仔细又蛮横地扫过叶瑞宁口腔里的每一处,直到人接不上气,才大发慈悲的松开嘴,唇舌分离时牵出一条银丝。

叶瑞宁先让男人扛回来,紧接压着亲一顿,此时浑身软乏无力,任由赵肃把他放在院里专门给他搭建的秋千上,秋千轻轻摇晃着,叶瑞宁怕摔,不得不伸出手臂缠着赵肃的腰,埋怨地瞪他一眼。

圆亮的眼瞳含了水光,赵肃低头摸了摸他湿润的嘴角:“青天白日的,别勾-引我。”

叶瑞宁气得抿嘴,他不喜欢勾引一词,越是讨厌赵肃就偏说,可烦了。

他的鞋子用草绳系着挂在赵肃腰上,赵肃示意他不准下地,拿起木盆打水,灶头底下留有火种,火燃上,水温后还是赵肃伺候叶瑞宁把脚丫子洗干净。

“赵肃……”叶瑞宁改了语气,每逢两人发生点闹腾事,一见到赵肃专注伺候他的样子,他什么气都发不出来,那点矫情劲消失的无影无踪。

赵肃抬首看了看他,他就笑:“宝宝们呢。”

赵肃捏捏他圆软的脚趾头,一言不发。

赵肃替叶瑞宁洗好脚,他又再问小豹子,赵肃嘴里不耐啧一声,转身出门。叶瑞宁坐在秋千上左右望,不过半盏茶功夫,男人一手拎一只黑乎乎的豹子,放在他腿边,以眼神示意它们乖乖趴好。

豹子生长的速度很快,叶瑞宁如今都抱不起它们,很是羡慕赵肃一手拎一只的力气。

赵肃对小崽子一向粗蛮,叶瑞宁让他以后不许下手重,赵肃就笑,冷笑似的:“它们皮糙肉厚,你还是多担心自己。”

叶瑞宁开始没明白,隔天就知晓话里的意思了。

作者有话要说:更辽……

第70章

叶瑞宁趴在垫高的软垫上,对赵肃一阵骂。至于为什么趴着,也是他一时半会儿手脚力气恢复不来,而罪魁祸首,就是给他抹药的赵肃。

他骂:“混账——”

言罢不解气,拿起搁在手边的一块铜镜对着身后两块最柔软的地方照,也不怕羞,对着软白上头好几道红印子欲哭无泪。

“都怪你,都怪你,你让本夫子怎么去见学生们!”

赵肃抖了抖眼睑,抹药的手故意施加点力道,彻底惹来叶瑞宁剜来的一个眼神后,才道:“还管不管豹子们。”

叶瑞宁又不是傻子,一愣,旋即反应到赵肃指的是何意。赵肃流氓事情做多了,谈起此事面不改色,似乎还怪他不经……

他正起神色,痛骂:“本夫子今日还要去学堂,你这般不体恤我,我……”

赵肃沉眉:“如何?”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