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向导是不是重生的_分节阅读_10

书名:向导是不是重生的   作者: 不间不界   

由于这边闹出的动静实在太大,哨兵们又一个比一个敏锐,很快岑禛周围便围了一圈队伍,他们互相警惕,但更多的还是对岑禛虎视眈眈。

不知道是谁起的头,两名向导拦住了岑禛的路,不攻击,也不让位,只无言地逼迫岑禛向他们妥协,因为在以往的各场迷宫比赛中,队伍之间的分数还都非常靠近,十队最有可能的情况是仅仅比第二名的队伍高一两分,如果在这里被绊住,那无疑很快就会被反超。

但岑禛竟然仅仅是平静地望了他们一眼,慢慢停下脚步,不慌不忙地开口:“你们挡路也没有用,我现在手里有18枚徽章,还拥有13枚徽章的首摘分,即便我就站在这里什么也不做,也是必赢的局面。”

这份数据让所有人瞠目结舌,13x2=26固定分,再加上18x1,即为44分,岑禛目前又是无法攻击的,总共25枚徽章,即便剩下的分数全由同一队伍得到,那也只有12*2+7*1=31分,远远低于十队总分,他说的完全没有错,十队两名队员现在只要各自找个不同的房间睡一觉,直接等着比赛时间结束获得胜利就可以了。

其余队伍互相暗自观察其余人的表情,很可怕的是,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能够笃定岑禛在撒谎,毕竟各自手里有几枚徽章心里还是很有数的。

就在两名向导微生退意的时候,岑禛扬起一个浅淡的笑来,这是他今日的第一个笑容,很多人还意识不到这个难得的笑容代表着什么……就譬如这个在岑禛面前扯谎多次的二号马尾妹子。

“但这样……不就太无趣的了吗?”

马尾妹子和自家哨兵站在不惹人注意的墙边,努力降低存在感,一副人畜无害我是来观光旅游的模样,但她们眼中的胜负欲望依旧强盛,显然是在等待恰当的时机翻盘。这时,她忽然发现人群中心的焦点人物看了过来,并且径直走到了她们面前。

“嗨。”马尾妹脸不红心不跳,大大方方地打了个招呼,“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啊,你怎么做到……诶?”

岑禛将上衣口袋翻开,任凭其中的徽章一个接一个地掉落到地上,金属质地的徽章相互碰撞,发出清脆而杂乱的响声,接着,岑禛又摘下了胸前的号码牌,在马尾妹子故作惊慌地喊着:“哇,你别过来,你这是碰瓷啊!教导主任管管他啊!”的时候,反手推开了身后的房门。

白色号码牌上的红色字体瞬间转为绿色,从不可攻击转为激活形态,岑禛趁马尾妹子愣神的机会,将其按在她的胸前,嗓音轻缓低沉,一如恶魔在耳边絮语:“游戏愉快。”

话毕,岑禛他转身进屋,带上了房门,在门与墙只剩缝隙的最后一刻,教导主任的声音也从号码牌中传出:“二队夺得十队向导号码牌,十队持有的十八枚徽章转移至二队。”

“……”

墙外是冗长的静默,墙内也一样,但岑禛知道很快,双方都会爆发出激烈的冲突,毕竟冤大头已经从十队变成了二队。外界打成什么样他无所谓,但里面……岑禛抬起头,就这么直直地对上了连御的目光。

出乎他意料的是,连御的眼睛里很安静,且一直很安静……预想中的疯狂和矫揉造作都没有出现,不管是直接扑到他身上说些语无伦次的话,还是软腔侬调地嘤嘤讨厌你怎么才来啊,岑禛都能免疫,并且让他哪凉快哪呆着去。

但连御竟然只是平静地看着他,无悲无喜,这令岑禛心里一下子有了异样的感觉,仿佛刚才他真的做了什么很过分的事情,导致连御已经伤心到了极限,从悲愤转为无感。

作者有话要说:连御:眼神攻势

岑禛:……(良心受到谴责)

连御:你有良心?

岑禛:对哦,我没有良心!

第7章

但岑禛回想一番,他之前做了什么呢?——独揽十三枚徽章首摘分,让连御在房间里休息躺赢,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多少哨兵求之不来的三好队友。

他往前走了两步,正准备开口,可这时墙外突然哐哐哐接连三声巨响,接着男人和女人的声音,以及肢体碰撞,各种摩擦声掺杂在一起,显然陷入极度的混乱之中。

连御茫然地眨了眨眼,“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岑禛走到连御的身边,单手撑着身体席地坐下,“外面比较乱,先不要出去。”

仿佛为了应证他的话,隔壁的动静更大了些,像是七八颗导弹在墙外试爆一样,整个房间都跟着疯狂震颤,不一会,打斗声渐行渐远,岑禛也恰在这时侧头问连御:“要临时标记吗?”

“啊?为什么?为什么现在标记,你不觉得太晚了?”连御惊讶地上身向前倾,结果就看到岑禛立刻避让性地往后一退,“不是为了比赛。”他说,“我只是看你情绪不对。”

“……”连御微微启唇,眼底的神情都变了,半晌,他才笑着轻声说:“你察觉到了。”

岑禛安静地看着他,本以为连御被识破伪装之后,会向他倾诉些什么,但没想到,这人紧接着居然话音陡转,啧一声将脸凑过来,“百分之六十点二三,还是在没有精神链接的情况下,你的意思是仅通过信息素就探知到了我的情绪?骗谁呢?”

“……”岑禛起身就要走,却被连御厚颜无耻地抓住袖子按回原处,“但临时标记还是要的,是你主动提出的啊,你点的火要负责到底!”

岑禛下意识要挣,即便已经在这个世界生活了三个月,他依旧没有自己是个向导的自觉,更没有建立好哨兵都是超级怪力赛亚人的准确认知,不出意外,岑禛的挣扎还不如猎犬爪下的兔子有力,连御趁机握住他的手腕,解开了自己的颈带。

对于哨兵和向导来说,腺体是他们的最重要的器官之一,解开颈带自然携有暧昧的意味,即便岑禛真不觉得脖子有什么好看的,他还是十分尊重当地人风俗习惯地移开了视线,并且迅速用掌心贴上了连御的侧颈。

一瞬间,连御全身的毛都被抚平了,一头毛发油光水亮的大狮子从岑禛的背后出现,它拿身体蹭过岑禛的手臂,尾巴一摇一摆,接着在他膝盖旁边趴伏下来,犹如一只吃饱喝足正在晒太阳的大猫,温顺地阖上了眼睛。

这是岑禛第一次和人建立精神链接,确实是一种玄而又玄的感觉,仿佛精神里被人引出了一根线,而线的彼端牵连在连御手里。

因为这只是临时标记,两人相容性又只有勉强及格的60%,所以这条精神链接还十分薄弱,不要说探寻连御的思想,岑禛就连连御精神壁垒的大门开在哪都不知道。

岑禛是有借这个机会试探一下连御,若是能捕捉到一星半点的思想,说不定就能立刻判断出他是否为黑暗哨兵1802,但连御的精神壁垒强固得都不能说是防贼了,简直就是防航空母舰,岑禛瞧了一眼就果断离开。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