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向导是不是重生的_分节阅读_27

书名:向导是不是重生的   作者: 不间不界   

“那你是真没发现,还是装没发现……”岑禛扔掉手中的树枝,包括上面还剩一大半的烤肉,“我们被包围了。”

黑夜中唯一的一处光影,自然吸引了各式各样的队伍靠近。八百名考生,两百个队伍,大部分的人都是爬到树上警惕地小憩,敢在夜里燃火的除了人数二十以上的联盟外,大概也就这俩总分15的‘愣头青’了。

要不是连御脚边的电磁枪震慑力实在太强,恐怕半个小时之前就已经有人发起进攻了。但即便他们不敢贸然攻击,却也不愿就这么灰溜溜地空手离开,毕竟震慑力同样也是诱惑力,两名敢于生火的哨兵向导,就算再厉害那也只是两名,怎么可能打得过五个人,十个人,二十个人?

事实上,岑禛一开始的打算是在天彻底黑下之前就熄灭火堆,这是最正常也最合适的做法,可连御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那丝恐惧让他迟疑了。

若非两人之间的相容度超过60%,挨靠得近且环境静谧,连御又没有刻意封闭自己的信息素,岑禛那时也恰好不在思考其他事情,否则绝对不会有人发现这名哨兵竟然在害怕。

种种巧合造成了这个结果,而这个结果又令岑禛无法不去在意。连御这样的人怎么会害怕?他又在畏惧什么?

面前的这个人究竟是谁,是塔的一名普通七年级学生连御,还是能在全世界叱咤风云、呼风唤雨的黑暗哨兵1802,亦或者另有其人。

在他身上又发生了什么?他想要做什么?

万千思绪在一瞬间涌上来,又在一个陌生男人的突然出现后烟消云散,身边这个长发哨兵看样子是要纠缠他许久,一切都可以慢慢去了解,现在还是期中考试更为重要。

“岑禛。”陌生男人手臂上绑着红色带,同属一个阵营,他身后还站着七个男女哨向,他们皆与这个人保持着三到五米的距离,警惕地打量周围。

男人的语气带着熟稔,这让岑禛微微凝眉,是‘岑禛’认识的人?从信息素判断,这人是个哨兵,肩膀上站着一只眼神锐利的蜥蜴,朝着岑禛一下一下地吐着舌头。

“好久不见了。”哨兵走近岑禛,而地上坐着的两人完全没有起身的意思,特别是连御,狮子慵懒地趴着不说,他本人更是拿起最后一张餐巾纸,擦起了电磁枪口完全不存在的污渍,完全将来人视若无物。

岑禛敷衍地点了点头,他不是原主,和这个男人全无交情,没有什么想要说的话。

见岑禛这样的态度,哨兵神情晦暗不明,他一直保持同样的站立动作,好半晌才咬了咬牙道:“我一直很想你。”

“……”岑禛终于抬起了头,跟着有反应的是连御的狮子,它起身绕着哨兵转了一圈,像是在好奇地观察,也像是对猎物的打量。

“我知道我比不上樊,无论是相容度还是体能,你为了他和我分手……我可以理解。但是如果你在他那里得不到想要的……我想说,你可以回来找我,我一直在等你,我也一直很想你。”

岑禛知道这个哨兵是谁了,配角‘岑禛’的前男友,体能为B+,但小说里并没有提及这个人的具体姓名,只是为了勾勒‘岑禛’的水性杨花时随意提及一句,说‘岑禛’见到更优秀的樊之后不顾自己还有男友,立即展开热烈追求,这名前男友被蒙在鼓里数月才发现头发锃绿。

这段感人至极的备胎老实人发言实在太过标准,只可惜没有感动到铁石心肠的岑禛,甚至还引得连御落井下石的一声嗤笑:“咳……我说这位……谁啊他是?”

面对连御的疑问,岑禛保持沉默没有说话,前者随意地啧了声,“行吧,这位男性哨兵,麻烦你在倾情告白之前把眼睛瞪大一点,岑禛身边还有哨兵在呢。”

闻言,哨兵像是终于发现了火堆旁边还有一个人一样,不屑地瞥了连御一眼,接着又直接将他忽略,只是朝岑禛道:“岑禛,你不该生火的,你周围全是敌人你知道吗?……你现在的处境十分危险,和我的队伍结盟吧,让我来保护你。”

“不用了。”岑禛断然拒绝,“不需要。”

“别任性了好吗。”哨兵诚恳地半蹲下,“岑禛,就算你不愿意和我复合,那我们不是说好了永远是朋友吗,你……”

“电磁枪在他那里。”岑禛实在懒得再听这人废话下去了,直接捅破哨兵的真实目的,“你和我讲什么都没用,想要就去他那里抢。”

这句话实在不留情面,哨兵脸色一青,蜥蜴也烦躁地在他肩头乱转,他身后的几名同伙中有人发出笑声,嘲道:“彗哥,你的怀柔政策不管用啊,岑禛早被这个D级小白脸迷得找不着北了,哪里顾得上你这根老白菜,哈哈哈……”

谁也未曾料到,一个‘小白脸’竟然让连御眉飞色舞,他喜道:“岑禛,你被我的脸迷住了?”说着,他还造作地把头发缕到肩后,露出半张曲线流畅的侧脸和一小截脖颈。

岑禛曾经真心觉得连御长相十分符合他审美,但现在他只认为是自己脑子出了问题。

“岑禛。”哨兵彗冷下了脸,嘴角讽刺地抽了抽,终于剥下了他的痴情人设,“你可真是越来越不行了,追求樊被拒的丑闻闹得全塔皆知,现在自暴自弃和一个废物哨兵厮混,我最后念在旧日情谊上奉劝你一句,乖乖把电磁枪交给我们,我可以让你一个向导跟在队伍后面。”

原文中的彗确实是个挺惨的哨兵,交往过程中对‘岑禛’一心一意,却没想被扣了一顶巨型绿帽,被甩理由还是你体能太低了,活该,这对于他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但是就算他再惨,穿越而来的岑禛也不打算惯着他,更别说遭受无妄攻击的连御,他在撩拨岑禛无果之后对彗满怀恶意地笑了笑,挑衅地问:“废物哨兵?”

作者有话要说:连御(打开小本本):樊,彗,你是不是有偏爱单字名哨兵的癖好,我去改名御还来得及吗?

岑禛:……

第18章

D级哨兵,真要论起来就是二级残废,整个塔里也没有几人,在某些层面被称作废物也没叫错,但无论如何,喊别人废物的同时就要做好被打的准备。

连御恶劣性质的笑容撕碎了他姣好的面容,就像是精致的洋娃娃忽然渗血,突兀而阴森,慧垂在两侧手指不受控制地颤了下,但他并没有被吓退,反而斗致盎然,想要把这个敢挑衅他的废物碾灭为尘埃。

听到这边有打起来的意思,潜伏在暗处的另一支红队顿时有些蠢蠢欲动,想要在外面这些人内斗两败俱伤之时,坐收渔翁之利。

不仅是他们,阴影里还有另一方队伍,那就是白天被岑禛和连御硬生生打灭团的原电磁枪持有蓝方联盟,他们损失了武器和三名队员,退一步越想越气,忍一时越想越亏,最后干脆悄悄跟在岑禛和连御后面,想要趁机夺回他们的电磁枪。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