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向导是不是重生的_分节阅读_56

书名:向导是不是重生的   作者: 不间不界   

“我们才认识一个多月。”

“……这里有谁打得过他?”

“这里?”岑禛顺着陈无忧的目光看过去,只见顶楼的角落里,除了畔和开门吉之外,竟然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大批的围观群众,有些还穿着病号服,真是疾病都阻挡不住他们吃瓜的脚步。

“……”岑禛无奈道:“赶紧叫安保把人都赶下去。”

“不对劲啊……按道理你一出现他就该冷静了,你不是他唯一契合度满基础线的向导吗?”陈无忧突然发现了盲点,“你们之间的相容度是多少?”

“64.05%”

“……”

陈无忧拆开一管本来是为连御准备的人工向导信息素,吸一口提神醒脑,好让自己不要为掺合进这一对的麻烦事里而过于后悔,但如果能重来,他发誓他当场咬舌自尽也不会再因为区区五万就失足。

“64%这有跟没有有什么区别……你现在和他是什么程度的标记?”

“长期标记。”

“可以,我没招了。”陈无忧长叹一口气摊开手,“要么找个S级哨兵把他摁地上打一顿,再绑起来,否则就只能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闹腾……又或者你们现在就永久标记。”

“永久标记有效?”岑禛侧过脸,很认真地问,陈无忧赶紧摆手道:“我开玩笑的!你们不是才认识一个多月吗……”

“你只管说,永久标记到底有没有用。”

“……”陈无忧只好如实点点头,“肯定有用。永久标记之后你的信息素就是他发情期间的特效药,即便契合度再低,他接近你也会如同回到了最安全的港湾,因为双方之间的无条件信任,他的情绪也会稳定下来,反正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但是……”

“但是很亏。”岑禛替陈无忧说出了剩下的话,“我是他唯一满基础线的向导,缺我不可,但他对我不是,我们之间仅认识一个月,也只有64%的相容度,我在塔里随便拉一个哨兵说不定都比他高。

如果只是为了制止他在发情期的间接性抑郁,就和他永久标记,那未免太过欠考虑。”

“说得这么直接?”陈无忧摸摸自己的鼻尖,“总之你明白就好。”

“……那我再考虑一下。”岑禛说考虑就考虑,他找了一个挡风的角落,安安静静地思考起来。

畔抓紧时间跑过来,担心地问了几句形势和岑禛的伤情,岑禛敷衍地摇了摇头不做回答,他也明白这是不想被打扰的意思,即便万分着急,也只好安安静静地退到旁边。

围栏上的连御站着哭了好一会,又换了个姿势,背对着众人坐在围栏上,肩膀一耸一耸地继续哭。

不知道是谁报了警,不一会警察的人到了,这一群训练有素的哨兵和向导战斗力远超先前的几名安保,他们无声且效率地疏散了顶楼的围观群众,顺便也一视同仁地请岑禛移步下一层。

岑禛有点担心地望了连御一眼,陈无忧见到他的这个动作立即安慰说警察们下手有分寸的,他当然不会知道岑禛担心的其实是如若连御把一群警察也殴打了一顿,这逆天的武力值该怎么向外解释。

出了楼梯,本不应该身在医院的樊忽然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你们没事吧?”

“没事没事……同学你们都没课要上的吗?”陈无忧接过护士递来的一次性纸杯,喝口热茶缓和差点被顶楼狂风吹散的身子骨,“怎么都喜欢没事往医院跑。”

“呃……”樊的脸色有点僵,他从终端里划出一个论坛界面,复制给陈无忧和岑禛,“中央医院这儿有人要跳楼的事都传遍塔和白塔了。”

“……”岑禛又找护士要了两板普适哨兵素,陈无忧一边浏览网页一边不赞同地说:“你最好别再用了。”

“不用我下一秒就要返回顶楼,抱着连御一起往下跳。”岑禛又拆开了一管信息素,这时樊忽然意识到什么,脸红道:“岑禛你发情了!”

他一边羞涩不已,一边动作迅猛地抢过岑禛手里的人造信息素,然后支支吾吾地说:“幸亏我赶来了……我们相合性81%呢,你用不着这些人造的啊,你可以……闻我的……”

陈无忧噫了一声,背过身去继续浏览论坛,塔和白塔的学生永远是精力最旺盛的一批人,学校官网论坛也自然最为活跃,目前最为高高置顶又飘红的帖子叫做:还记得广播示爱的那个哨兵吗?他被拒绝了。

开始的几十个留言全是秀恩爱死得快的,夸岑禛拒绝得好,还有见缝插针说岑禛死性不改的,直到又一段远景录像呈上帖子,拍的是连御站在顶楼像是要跳的画面。

留言顿时都慌了,都喊着千万别因为失恋轻生,有些求在医院里的同学赶紧去劝劝,还有报警的,呼叫熟人医生护士求援的。

紧接着又是岑禛手脚都绑着绷带到顶楼去劝的录像,录影里面只有风声,没有两人交谈的声音,也看不清唇语。

底下全在猜两人在说些什么,然而很快,一名知情的内部人员出现了,给大家解答疑惑:事情是这样的,因为连御体能为D,全校就只有岑禛一个相容度过60%的向导,可怜得要死,所以岑禛即便已经有了两情相悦的对象,就之前那个A+的哨兵,三年级1班的樊,但还是出于怜悯和同情心理,答应与连御长期标记一次。

但没想到这个连御心机极深,得寸进尺,刚标记就宣告全塔,想借此机会造成岑禛和樊之间的矛盾,好让他们分手,自己则全权占有这个向导。

岑禛当然不想让樊误会,同时也认清了连御丑陋的嘴脸,就很生气地拒绝了连御,连御气不过找岑禛理论,结果一时失手把他从二楼推了下去,造成岑禛手脚粉碎性骨折。

连御一看酿成大错,急忙到岑禛病床前求他的原谅,但岑禛已经和樊重归于好,并且经此一役,还加深了彼此之间的感情,连御在心如死灰之下决定轻生。

陈无忧越看越惊,一瞧还有几百个人给这条留言点赞,他不由得赞一句:好一出狗血淋头的三角恋,接着也痛快地点了个赞。

其实按岑禛和樊目前身处的距离,他早就嗅到了樊的信息素,但非常奇怪,81%相容度就是死活压不下64%的相容度,岑禛依旧满心满脑都是连御,他只要精神一松懈,身体就不由自主地往顶楼走。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