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向导是不是重生的_分节阅读_88

书名:向导是不是重生的   作者: 不间不界   

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秘密,显露出来的便是你能知道的,允许你知道的,不要过分好奇,也不要仗着自己的身份和能力去过度窥探别人的秘密,若是忍不住好奇将手伸到迷雾里去探,那必然会让你后悔莫及。

当然,最最关键的是贬低岑禛的时候连御生气,挑衅连御的时候岑禛生气,他是过来探寻底细找麻烦的,不是过来吃狗粮的。

“我书柜底下有很多笔记本。”昼晴长面上不动声色,甚至笑意愈深,“你指的是哪一本?”

“哪一本都行。”岑禛的声音又轻了下去,“我的好奇心不重。”

“……”昼晴长忽然笑出了声,“你是在告诫我好奇心不要太重吗?可是你这样反而让我好奇心更旺盛了,就像我和渠的终端,还有我的笔记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你以为世界上只有你一个人是天才吗?”连御半边身子倚在岑禛的肩膀上,语气和内容都满溢着嚣张与桀骜。这句话岑禛没有接,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厚脸皮到自称是天才,他也自认不是什么天才,就是个运气比较奇怪的穿越者,拿到一本有剧透的书,获得一个不寻常的身份,遇到一个难以形容的人。

连御现在的心情好极了,靠着岑禛还不够,还逐渐挽住了他的手臂,“更何况我们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你们好奇归好奇,总要有个限制吧。”

昼晴长笑着摇摇头,态度隐约有些退让,“这不能怪我啊,谁叫我对你印象深刻呢,一个A+忽然变D,你能忍住好奇吗?”

岑禛可以,但他断定连御不能,非但不能,这个哨兵肯定还要把那胆敢在逼王面前装逼的人搞死。

“你好奇可以直接来问我啊。”

“问你你会说吗?”

“不会,我会找理由搪塞你。”

“真直白啊……”

“会长,你还辅导我吗?”岑禛忽然说,他是真的起了心思,自己摸索肯定不如有人教导来得快,他本来就想过找授课老师补习,但今天昼晴长自己闯上门来,哪有放过的道理。

昼晴长愣了一下,看岑禛竟然还是诚恳和认真的模样,随即笑着点点头,“当然,不过我没教过学生,也不太懂怎么教,这样,日后你有什么不懂的问题随时欢迎来问我……条件是恩怨两清,别再折腾我的终端了。”

这本来就是他今天最初的目的,没想到兜兜转转聊了一圈,又绕了回来。

连御瞥了岑禛一眼,见他不说话,对昼晴长点了点头,“你过关了,至于渠那边,要么他有本事解了我的锁,要么让他自己来和我谈条件。”

闻言,昼晴长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似乎也很乐意看见渠吃瘪,“好。”

回了宿舍,岑禛没和昼晴长客气,当晚就整理了一整页的十万个为什么,标了序号发给他,等回信的时间连御甩了一个悬浮屏过来,上面是空战赛的精彩剪辑,赫然是曜金和畔的脸。

若说先前他与连御的视频突出了一个君子之战、酣畅淋漓,那这场空战赛主旨就是坚持不懈、逆境翻盘。视频足足有五分钟,其中五分之四都是曜金和畔一方被压着打,对方还在通讯频道里各种言语挑衅,把反派形象演绎得十分到位,光是旁观者都能被气得牙痒痒。

主角们不愧是主角,不管走到哪里就是能遇到几个上赶着被打脸的炮灰,比赛结果不负众望,曜金和畔抓住机会一转颓势,艰难却漂亮地获得比赛胜利,将说大话的对手脸打得啪啪响。

“我也想要这种艺术效果。”影帝连御提出了自己的戏路设想,但是人就知道这不可能,光是这种无脑瞧不起对手的冤大头就不好找,更别说他们现在在塔和白塔里的知名度,不被过分警惕就不错了,谁还敢看轻他们。

岑禛用沉默表示早点洗洗睡吧,连御不爽地拍拍桌子,决定他不高兴,就要让所有人都不高兴,下一秒他便把视频转发给红星,还留了一句意味深长的:真不愧是S,这下全塔闻名。

又给樊发信息:听说你是双同还是下面那个?

最后给曜金和畔分别留了信息:昨晚我看见畔/曜金和一个不认识的哨兵/向导走得很近,而且举止亲密,那人是谁啊?

“……”岑禛亲眼目睹连御挑拨离间的全过程,他叹口气,“你就像是个到处阴阳怪气的老宦官。”

“老宦官?”连御直觉这不是什么好称呼,毕竟前面的定语是阴阳怪气,岑禛收到了昼晴长的回信,立刻专心学习将他的质问屏蔽在外,连御骚扰无果,自己去星网上查询古历史,五分钟后,他猛地扑到岑禛身上,直接把人从椅子上按进了地毯里。

“你个混蛋,居然说我是宦官!”岑禛后脑摔进连御掌心里,还没反应过来唇角就被啃了一口,自从哨兵发现这个漏子之后,再也不谈亲吻的事,对排名也没那么迫切了,转变成没事就爱咬他。岑禛伸手摸摸唇边,结果食指紧接着又被咬了一口,温热柔软的舌头顺带在他指尖吮了下,还莫名带点色气。

“知道宦官是什么意思了?”

“不知道,就记得一个阉割。”连御想想气不过,又低头找岑禛的耳垂作势要咬。

岑禛连忙避开,“还挺会找重点。”

在他们一边说话一边动手动脚时,狮子和雪豹都靠了过来,它们先用眼神鄙视了这两只床不睡椅不坐,上赶着和他们抢位置的主人,再步调一致地同流合污,一个坐胳膊一个压腿,眨眼间岑禛身上就挂满了雄性生物,左右为男。

“……”不知道你们记不记得你们一只200公斤,一只80公斤,真的很重……

*

解答完岑禛的疑惑,昼晴长又在最后额外给了一条建议:你既然已经和连御永久结合,那么一切就都要结合两人的具体情况。

岑禛看了一眼正躺在床上玩游戏的连御,他的精神域狭窄,这是天然优势,太多向导被自己的哨兵锁死在防护领域,满身本领却无法施展,满菲菲这样的向导毕竟少有,而且比起防护,岑禛还是更喜欢攻击的感觉,连御又是个喜欢全宇宙乱跑的家伙,等毕业后,他们不可避免地要接触各个种族的人,所以他的精力可以更多的放在增益和攻击方面。

精神力增益能够让连御如虎添翼,精神攻击也能让他一个人的时候,面对任何敌人不落下风。

昼晴长也不愧他天才名号,写的答案比课本中教条解释多了许多自己的理解和诀窍,还因为他观察过岑禛许久,对他的情况有所了解,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岑禛目前的困境,看完之后岑禛对昼晴长的所有不满都化为佩服,恨不得把连御打包卖给他,好再换些指点回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