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向导是不是重生的_分节阅读_98

书名:向导是不是重生的   作者: 不间不界   

第59章

“白塔三年级12班岑禛同学是吗?”

“嗯。”

“你与失踪的哨兵和向导,曜金、畔的关系如何?”

“……”岑禛思考了一下,脑海中莫名一闪而过曜金那条信息,以及畔哭着举杯的模样。

“朋友。”他说。

坐在他正前方的向导在终端上随意勾划着什么,目光深沉地观察着岑禛脸上的微表情,向导在工作生涯里见过太多人,有跳脱外向型的人,他问一句对方能回三分钟,自然也有眼前这样沉默内敛的人,不管情绪还是信息素都消失在无波无澜的眼睛里。

“为保证话语的真实性,接下来可以放出你的精神体吗?”为了缓和这句话中的压迫力,向导率先放出了自己的精神体,是一只优雅的帝企鹅,黑毛皮毛就像是穿在它身上的一袭天然的西装,脖子下面的橙黄色羽毛则是画龙点睛的领结。

岑禛点点头,下一瞬也放出了雪豹,与寻常向导不同的肉食性猛兽精神体令在场的所有人都露出了惊讶的眼神,但也仅仅是几道眼神,帝企鹅向导轻咳一声,又继续开始问话。

先前昼晴长提示工会可能会派人来调查,果不其然,当天下午就有向导联系上岑禛,出示证件之后在一个空教室里对他进行问话,工作效率非常高。

但这场问询注定没有什么结果,事实上在这一系列的对话之中,从头到尾岑禛口中唯一有用的话就只有:曜金有一个朋友,红星,或许他知道什么。

负责记录的向导一丝不苟地将这句话写下来,而问询员则是点点头,表示他们已经有同事联系到了该位同学,稍后也会进行例行问话。

“如果有任何思路,或者仅仅是想到什么不寻常、奇怪的事情,无论多么不起眼,都可以随时联系我们。”工会派来的向导站起身,礼貌地向岑禛抬手指向门口,示意他可以离开。

岑禛给自己买好了晚饭,又给连御带了份据说是食堂今日强推的新品哨兵套餐,推开门,却没有发现熟悉的那个人,就连房间里残留的信息素都十分浅淡。

他独自解决了自己的那份晚餐,在宿舍里复习昨日课上和课后的笔记,等到回过神的时候,时钟竟然已经指向了十点,而连御则一直没有回来。

“……”岑禛点开终端,给连御发了一条信息,因为不确定对方在做什么,所以他没有贸然弹语音邀请,确认信息送达之后,他起身去浴室洗澡,等一切结束人躺在了床上,不知踪迹的哨兵仍旧没有传来任何回音。

又等了近一个小时,岑禛准时在23:59分的时候熄了灯,房间陡然陷入黑暗的同时,不远处的书桌上亮起了一盏暗黄的小夜灯。

小夜灯外表是可爱的鸭子形状,是某日连御从星网上购入,与他的洗发香薰同出一家商品店,香薰是最受猫类向导欢迎的No.1,这款鸭子小夜灯就是最受向导欢迎的华而不实废品榜首。

广告词是‘生活需要点仪式感’,这句话简直瞬间戳中连御的G点,要不是亿万家产全握在岑禛手里,他可能当天就把店家所有产品都搬空。

岑禛看过连御列来的预购清单,从第二个芳香蜡烛开始删,删到草莓牛奶的时候手背上冒出了一根青筋,连御还火上浇油得诶了一声:“你不是最喜欢草莓口味的吗?”

喜欢草莓味的岑先生当即一键清空了清单,只留下最顶端的小黄鸭夜灯,也算是给怕黑的连先生留下点颜面。

岑禛睡觉的时候不喜欢有光,所以大部分时间这只鸭子都只能在柜子里落灰,恐怕小夜灯本灯都没有料到它还有一天能重见天日,发光发热,为在外贪玩的哨兵指引回家的路。

迷迷糊糊之中,岑禛隐约感知盖在身上的被子被掀开,耳边是衣服和床单摩擦的声音,床也跟着微有摇晃,因为来人的味道太过熟稔,几乎是镌刻在灵魂内的气息,所以岑禛依旧放任自己处在浅眠中,只在连御携带一身水汽贴上他的背时,微微往床里躲了躲。

连御坏心眼地笑了笑,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一样,故意用还还湿着的手摸向岑禛干燥温暖的脖颈。

因为已经被永久标记过,岑禛的武力值又高,不必担心半夜有陌生哨兵闯进门被强制标记的情况,所以他睡觉时为了舒适,惯会取下颈带,受过地球二十年隐私观念的影响,岑禛大概几十年都无法理解他这样裸着后颈对一名哨兵的诱惑力有多大。

在连御的眼中,岑禛的这一行为根本与不穿睡裤没有两样,浑身写满了诱惑、勾引和没有防备。

岑禛闭着眼睛,半梦半醒间被连御性骚扰地一摸,忍不住缩起脖子,又往角落里避了避,可惜他额头已经顶着墙壁,已经退无可退,连御唇角笑意更盛,眼睛弯弯如窗外枝头的上弦月,小夜灯兢兢业业地亮着,温暖的光在连御翻窗进屋的那一刻,便以摧枯拉朽的气势融暖了他周身的风尘仆仆。

又一次被湿凉的指尖触碰后颈,岑禛终于忍无可忍地被冰醒,他没好气地在床上转过身,犹带着倦意的深蓝眼瞳在昏黄的光下,对上连御的绿眼睛。哨兵淡金色的长发是夜色下最惹人注目的丝绸,被主人大方地拿出供人观赏,又因为展示的地点是床褥,背景是连御圆润的肩头和凹陷的锁骨,平白添了诱人去染污、去破坏的色气。

半夜被折腾多次,活活冻醒,就算是没起床气的人也能被闹得一肚子火,连御眨眨眼,正要狡辩,却见岑禛沉着脸攥住他两只手,小声问了句:“怎么这么冷。”

随后把他的手放到自己胸口捂着,然后把落到肩下的被子扯回来盖住两个人的脖子,做完这些事,岑禛重新闭上眼睛,就在连御愣神的几秒间,他的呼吸渐渐平稳,竟然是又睡着了。

“……”

一瞬间,连御心脏疼得他难以呼吸,一抽一抽地在他的胸腔里彰显著存在感,但他一动不敢动,甚至不敢粗重地喘息,只是眨也不眨地看着岑禛。

甚至连御都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似乎是岑禛黑长的睫毛,又似乎是高挺的鼻尖,也许是曾被他品尝过,滋味很好的嘴唇。

这一切都属于他……哨兵捧着独属于他的珍宝,舍不得闭眼。

*

岑禛做了个梦,梦见连御半夜回来,说他今天去了趟南极,带了条鳕鱼给他吃,岑禛拒绝不吃,连御死活要给他,推搡之间冰冷的鳕鱼就跳进了他的怀里,岑禛就这样一下子被冻醒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