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向导是不是重生的_分节阅读_120

书名:向导是不是重生的   作者: 不间不界   

整个巨轮顶层被分成了若干个区域,岑禛所在的民宅区位于东南方位,除此之外,还有医院,学校、商业区,海滩,公园……以及红/灯区。奴市构建的研究中心就像是一个小型城市,凑齐了它所需要具备的一切要素。

既然黑客在民宅区,不难想象狼人在医院,而守河在红/灯区。守河那个需要时刻与人保持身体接触的条件,不知道他会如何满足……

岑禛思考了一会就觉得这个问题压根不需要他来担忧,说不定开赛不到十分钟,守河就杀遍红/灯区,成为新一代的老/鸨之王。他还是管好自己就行了。

昨日发放的须知中有几个重要的注意点:1、战斗于早上八点半正式打响,每隔一段时间奴市会播报一次斗奴场内的存活人数。

2、一个小时后,奴市将投放一批面具杀手,追杀‘消极游戏’也就是没有杀掉任何人的战奴。

3、每隔一个小时,奴市会播报斗奴场内禁止出没的区域,简单来说就是它还会缩圈,到最后也一定会将所有剩余的奴隶赶到同一片狭小的区域,用尽一切手段促进厮杀,不允许任何战奴躲避战斗。

集装箱牢房内只有一张桌子,上面摆着一支手机一样的东西,旁边有一些图纸,都是些岑禛看不懂的文字,不过幸好旁边还有图片加持,岑禛连蒙带猜,大概理解这个‘手机’是黑客被关在研究中心里时做出来的‘万能钥匙’,能够侵入任何系统,甚至只要他能够抵达研究中心的核心区域,拿着手机就可以代行博士的权限。

这大致就代表着身份卡上黑客那个的特征:研究中心通网之后,一切电子科技产品都向你敞开。

但如果没有网络,这就是块废铁,岑禛将他怎么摆弄都开不了机的废铁收好,四处环顾一圈,在桌子上坐了下来,安静地等待这场屠戮比赛开局。

集装箱的隔音效果很差,左右都有噼里啪啦摆弄东西的声音,还时不时传来极尽粗鄙的咒骂声,咒骂命运,咒骂奴市。

终于,一切声响都在天际遥遥传来的一连串鼓声中湮灭,鼓声十分激昂,像是送无畏的勇士赶赴战场,足以让人听得热血沸腾。

击鼓声落,一个机械的人声随之响起:“战斗吧奴隶们,碾碎所有人!碾碎那些无用的废物!用鲜血铺就你称王的路!”

岑禛竟然真的听见不远处有二傻子一脚踢开集装箱的门,打了鸡血一样嗷嗷地冲了出去。

有一就会有二,这里本就是没有法律和道德的地狱,当一个人率先开始杀戮,腥气的血液很快就将染红所有人的眼睛。

耳边的脚步声接连不断,有的甚至三五成群,不知道什么原因是他们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达成了联盟。而岑禛仍旧坐在原地没有动弹,毕竟他不能使用任何武器,就连拿口袋里的废铁砸人也不允许,现在出去就是找死。

在作弊器连御传来消息之前,岑禛打算一直呆在这里休息,弥补昨夜睡眠不足的问题。但就在此时,他所在的集装箱外面传来一阵可疑的声响,岑禛屏息倾听,感觉——就像是有一头猪在用力吸嗅着什么一样。

他微微侧过头,视线下移,就看见门缝外有一道阴影,一晃一摇,好像有什么人趴在地上极力向内窥探,吸嗅声便是从那里发出。

岑禛有了不好的预感……

很快,嗅声消失,紧随而来的便是哼哼的猪叫,难听且异常刺耳。岑禛听不懂偶蹄目的语言,却也明白叫声中恐吓和威胁的意味,他从桌子上跳下来,谨慎地把书桌抵到门前。

不出意料,就在他做完这个动作的同时,集装箱外面的猪人开始奋力撞门,一边撞一边愤怒地吼叫,脆弱的集装箱房被他撞得摇摇欲坠,好像随时都会崩塌。

岑禛很能理解猪人的行为,胆大厉害的站奴肯定都第一时间冲出门杀人去了,胆怯留在集装箱内的不是弱者就是角色卡限制太多,不方便动手。

尤其是嗅过气味,确认这间牢房内是一名纯人外表的人种之后,相较而言,兽人的力气和体格普遍都占优,猪人不欺负他欺负谁?

“……”情况允许的话,岑禛会在此刻把门踹开,然后一桌子拍在猪人的天灵盖上,拍不死的话他还可以加上整个牢房的墙壁,但情况不允许,所以岑禛决定主动寻求连御的帮助。

岑禛:你再不出现我就要被猪拱死了

连御:……我刚把畔买下来,方才派人接他去了,你怎么了?

岑禛:自己看

连御:我的天,好惨,外面有头毛脸雷公嘴的秃头野猪气势汹汹地要破门而入

岑禛:……特种星上也有西游记?

连御:什么?

岑禛:没什么,你快想个办法

连御:我能有什么办法,你又不肯和我换身份对吧?自己加油,我找曜金去了

岑禛:……

不怪猪人恃强凌弱,如此粗制滥造的集装箱牢房,他撞了三分钟,虽然撞出地动山摇的架势,但就是没有撞毁。

三分钟之后,之前那道熟悉的机械声音从半空中传来:十分钟之后,以下三个区域暂时禁止停留——寺庙,酒店、民宅区

没有重复播报,只一遍后机械声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似乎就希望没有一个战奴听清。

猪人惊恐地叫了声,他最后恨恨地踢了脚门,好像是在咒骂,然后急匆匆地跑走了。

民宅区的占地并不算大,岑禛有把握五分钟之内就能转移到隔壁公园区域,所以他耐心地又等了三分钟,听见外界脚步声都已经跑远,这才挪开书桌,看着门上一个又一个凸进来的蹄印,冷静地出了牢房。

岑禛以为他肯定是民宅区里最能宅的仔,可没想到的是,他刚一出门,迎面就撞上了隔壁20号的邻居——那是一个脸上套了丝袜的胖子,黑丝袜将他脸上的肥肉都勒在一起,眼睛只剩两条线,鼻子像个饼,嘴唇是两片肉肠。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