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向导是不是重生的_分节阅读_121

书名:向导是不是重生的   作者: 不间不界   

“……”

“……”

两人相顾无言,而岑禛可以大胆猜测胖子的身份是一个小偷,潜入民宅区盗窃,限制是必须一直戴着黑丝袜,特征……

在胖子颤抖着掏出一把锋利的小刀之后,岑禛确认对方的特征就是拥有一把小偷居家旅行必备神器——弹簧/刀。

“商量一下,”岑禛试图劝胖子先一同转移到安全的区域,再互相攻击,但不等他把话说完,胖子就毫无章法地横刀刺了过来,岑禛无奈地侧身避过,一掌打在胖子的手背让小刀脱手,小心翼翼地确保他连指甲都不会碰着这把刀,再一肘正中胖子的鼻梁,最后在他肥鼓鼓的肚子上补上一脚。

小偷惨兮兮地倒在地上,一手捂鼻子,一手遮肚子,疼得直打滚。

岑禛不再看他,比照着手环地图找准方向,头也不回地赶往安全区域。

连御:哇噻,阿纳哥哥好厉害,刚刚一套连招看得我眼花缭乱

岑禛匆匆看过连御发来的废话,一路疾跑,没有功夫回他的信息,然而就是这点细微的忽视都让连御感到了极端的不快,他躺在床上晃起腿,思考着怎么给岑禛搞个耳麦,方便两人无缝对话。狮子依偎在他身旁,舔舐着爪子上的毛。

“嗯……?”从浴室出来的畔发出一声疑问音,他方才还在纠结于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为什么他的同学成了奴隶市场的买方,为什么连御能在奴隶市场的中级阶层开一间房,他到底还有多少不知道的事情?

然而现在,他用力嗅了嗅,不确定地轻声说:“连御,你的信息素……好像不对劲。”

“过来,我找到曜金了。”

“你是不是……什么?!”畔的思绪瞬间被打断,他又惊又喜地扑了过去,海鸥在他身后欢快地扑愣着翅膀,只看见投影屏中央赫然就是曜金的脸。

相比于塔中闪耀如其名的曜金,画面中央的哨兵实在憔悴太多,红发杂乱,胡渣蓄了一层没条件打理,鼻梁上还有一道结痂的伤痕,整个人就像金子蒙尘,畔心疼得眼眶瞬间就红了。

“你敢哭我就把你扔出去。”连御没什么良心地说,他忍着烦躁打出一长串的代码,分出一道画面为浅水人鱼的悬浮屏,并将其发送给了他的盟友深水人鱼。

畔也知道现在不是哭的时候,他赶紧拍拍脸,清了清嗓子,伸手点开了曜金的身份信息——

在来到研究中心之前,你是一名资深嫖客,人在妓/院,嫖到肾虚。你放任自己沉浸在肉/欲的海洋之中,多次因为夜/御数人被送进医院。因为足够谨慎,你竟然从未被扫/黄警察抓到?这或许也是一种天赋吧。

特征:只要有旁人在场,面具杀手便不会攻击你

限制:每移动五百米需停下休息三十秒

畔:“……”突然就哭不出来了,甚至还有点想笑。

另一厢,岑禛迈过地上的尸体,进入所谓的公园,这里的布景做的比民宅区的集装箱逼真一些,好歹有真的植物。

鞋底上不可避免沾上了粘腻的血液,岑禛嫌弃地在杂草上蹭了蹭,抬头就看见一个半身是血的女性正虎视眈眈地望着他。

对方显然刚经历过一场恶战,喘息声粗重,岑禛看不出她是除草工还是跳广场舞的,不过她显然只是想警告自己不要靠近,正好岑禛也无意攻击,两人各退一步,保持相对距离相安无事。

连御:曜金在红灯区,身份是嫖客,限制移动五百米需要停留三十秒

岑禛:让他去找守河,S级哨兵再加上守河,基本是安全的

连御:……

连御:你就这么信任守河?

岑禛:什么?

不是你让我死盯着守河走的吗?说这是能把你送进监狱的能人猛将,跟着他肯定能吃鸡……岑禛十分诧异,但同时,向导的本能又令他意识到连御的情绪把控出现问题。

该不会……

连御:没什么,我花钱给曜金提出了特殊要求,命令他去红灯区嫖第9号妓/师

连御:附加条件必须是用后/入式

岑禛:……做个人

公园前往红灯区的最短路线里恰好就有医院,而且医院不与任何一个首轮化为禁区的区域相邻,实在是岑禛没有理由不去经过的地方。

他没有特意去找狼人可可,但就是冤家路窄,他们竟然那么恰好地在骨科门前迎面相遇。

医院的布置像极了民宅区,一个又一个的集装箱牢房排布过去,门上欲盖弥彰地标着产科、骨科、耳鼻喉科……弄得仿若煞有其事。

狼人肩上扛着24寸液晶显示屏那般大小的医疗箱,正单手撑着墙休息,看到岑禛之后他立即龇着尖牙咒骂了句什么,岑禛知道不会是什么好话,估计是阴魂不散之类的。

现在再假装没看见实在有些刻意,岑禛又见狼人虽然脸色比石头还臭,却也没有立刻一走了之,他想了想说:“一起吧。”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