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向导是不是重生的_分节阅读_152

书名:向导是不是重生的   作者: 不间不界   

如果今天做这事的是畔或者曜金,那么连御一定会思考一下这两家伙会不会为了救别人把自己命豁出去。

事实上,连御也知道岑禛不会有事的,他的向导只是精神力过度透支,一时间大脑崩溃陷入昏睡而已,只要接下来的时日里修养得当,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

但他就是非常难过,非常非常难过。

没有留下任何一个字,连御抱起岑禛,沉默地走进先前他们住过的房间,一日一夜都没有出去。

然而这一切,岑禛都一无所知。

他隐隐约约感觉脸上有一点冷,像是什么冰凉的东西滴落下来,岑禛第一反应是怕连御这家伙又哭了,所以迷茫又奋力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隙,但他看见的竟然是一星洁白的雪花,随着风飘落在他的脸颊上。

耳边有什么东西喘息的声音,很急促,不像是人类,而更像是某种动物,温热的气体打在额前,岑禛感觉自己肩膀处的衣服似乎被什么拽住,那只动物正叼着他,一点一点地往前挪,在雪地里留下点点梅花爪印和一长段拖拽的痕迹。

应该是他的雪豹吧……

算了,只要不是连御在哭,是什么都行……

这样想着,岑禛再次阖上了眼睛。

*

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朦胧之中,岑禛听见距离自己身边不远处,有噼啪木枝火苗炸裂的声音,声音传来的那个方向也暖洋洋的,让他在半睡半醒之间忍不住想要去翻身,面朝暖和的地方。

只可惜这个动作对他来说太过困难,努力了半晌,最终也只是微微倾了下脸。

他这一动,立刻引出了一道轻柔的脚步声,岑禛感觉似乎有谁走到他面前,蹲了下来,随后便再无动静。

他又迷迷糊糊睡了会,这才悄然睁开眼睛,入目便是一缕淡金色的发丝,细腻顺滑,发梢微卷,岑禛想去触碰,却发现刚睡醒的他连抬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你醒了?”连御用手指拨了拨岑禛的脸,好让他别一直盯着自己肩前的头发,岑禛转动眼珠,好一会才将双瞳焦距定格在连御的脸上。

“连御。”

“嗯,我在呢。”连御半跪在地上,俯身握住岑禛的一只手,让他的掌心贴在自己脸颊上。

“这里是哪儿啊?”

“你的精神空间。真是茫茫大雪,银装覆盖山河万顷,到处都是一片白色,飘渺无边,谁来了都得迷路。”连御说着瞪了角落里和狮子玩耍的雪豹一眼,“你家傻狍子把你带到山洞里避雪,然后自己也忘了在哪,关键它沿途也不做个记号,害我一通好找。”

“我没办法只能让狮子出来帮忙,结果这家伙怕冷,嗅了两下就再也不愿意动了,死活要回我精神空间。”

岑禛忍不住笑了笑,“那你后来怎么找到的?”

“……”连御没有立刻回复,他定定地望着岑禛,好一会才闭上眼蹭了蹭岑禛的掌心,低声说:

“你在哪我都能找到。”

岑禛受不了这肉麻味,他任由连御从蹭到舔,舌尖穿过指缝,又用上牙齿,咬咬他的手指,再以轻柔的吻抚平本就没有感受到疼痛的地方。

等连御终于玩够了五指和手掌,开始啃咬手腕那节凸起的骨头时,岑禛也终于攒足力气,坐了起来。

他这才看清他们身处于一间明亮的山洞内,中央燃着火堆,出口外飘着鹅毛大雪,而他躺在一摞杂草堆之上,身下还垫着许多柔软的白绒毛。

也不知道雪豹从哪里脱了这么多的毛。

“你一直守在这里?”岑禛问,“我睡了多久?”

“没有,我看你睡了一整日也不醒,就想进来找你,结果进你精神空间实在是不容易。”连御抱怨,“本来哨兵就很难在没有接引的情况下进向导的图景,我找门就找了半天,又等雪豹恢复意识来开门等了半天,再找路找了半天,等找到你又守了半天……你也就睡了两天一夜吧。”

岑禛算了算,发现连御口中的半天居然是实打实的半天,所有时间加在一起恰好是两天一夜。

“……竟然这么久了?”

“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吓我?”连御坐到岑禛的身边,双腿一抬压住岑禛的大腿,再勾住他的肩颈,大猫依人地往人怀里钻。

岑禛顺势搂住了连御的腰,柔韧的触感令他张开五指用力捏了一捏,“我不会有事的,你应该知道。”

“我是知道,所以呢?”听到岑禛的话,连御莫名来气:“所以你就能在我眼前精神力过度透支到晕过去了?”

“……”岑禛想了想,老老实实地道歉:“对不起。”

一般这种不带有下次不会了的道歉都有一个隐藏含义:下次我还敢。连御深谙这个道理,因为他就是运用这个规律的当中翘楚。

所以他顿时更生气了:“你为什么没和我说你可能会失去意识?至少你也该事前提醒我一句,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