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向导是不是重生的_分节阅读_165

书名:向导是不是重生的   作者: 不间不界   

畔尴尬得脚趾抠地,差点抠出一间四室一厅,他和同样尴尬的曜金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怀疑起了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要来这里?

陈无忧低着头在和中央医院的同事交接工作,好像对一切一无所觉。而他身边的樊也是又气又尴尬,他严重怀疑连御邀请他来赴宴的目的就是要让他尴尬而死,这真是个恶毒狡诈的哨兵啊!

岑禛安安静静地喝着茶,反正他惯来会在人多的时候保持安静,其他人说不说话并不会影响到他。至于连御,这家伙在玩岑禛原本放在膝盖上的左手,跟个从没见过手指的弱智一样玩得不亦乐乎。

樊和曜金瞬间通过连御的行为发现了可以让自己不那么尴尬的方法,于是一个开始给陈无忧整理衣领、袖子、衣摆……要是再没人打破宁静,樊还打算蹲下去给人系鞋带;另一个开始给畔剥花生,剥完花生剥瓜子,剥得畔来不及吃都快哭了。

地上,熊猫被看不见的精神体撩了第六次尾巴之后,终于崩溃地躲到了雪豹的身后,嗷嗷地哭诉;而那只‘不明生物’得意地摇了摇尾巴,踏着王者才配拥有地步伐,气宇轩昂地在自己的领地里逡巡,目睹全程的雪豹无语地闭上眼睛,继续趴在地上小憩;熊猫等了一会,见呆在雪豹身边真的不被骚扰了,又憨憨地自娱自乐起来。

终于,陈无忧交接完工作,关闭终端不好意思地朝大家笑笑,喝了一口温水,接着自然而然地开口说道:“岑禛,你的体能情况比较特殊,是不是需要和白塔方说明一下,让你采用哨兵的测试道具?”

话音未落,他就收到了三道仿若凝视救世主一般的目光,陈无忧疑惑不解地摸摸鼻尖,侧身到樊耳边小声问:“什么情况?”

樊握住陈无忧的手背用力捏了捏,认真地说道:“无忧你真帅,遇见你是我这二十年来最大的幸运。”

怎么回事??这人都开始做人生临终的总结陈词了?!

陈无忧这么一提,其他人都是恍然有所察觉,畔点点头:“陈医生说的有道理,就比如握力测试器,岑禛你要是拿我们向导专用的,说不定就捏坏了……”

“弹跳力的刻度线也不够。”曜金说,“我觉得你可以直接申请来塔,和哨兵一起测试。”

连御眼睛一亮,“曜金这个建议可行,阿纳你申请来塔1班,我们就可以一起……”

他并没有把话说完就皱眉看往了某一个方向,和他同时动作的还有曜金,曜金脸色中带有些微愠,樊和陈无忧的反应略慢一筹,但这中间也不过差了一两秒,一个调整听觉的时间。

畔奇怪地抬起头,他顺着哨兵的视线看过去,看到不远处是一个掩在隔声帘幕后方的雅座,隐隐约约能看到两个对坐的人影。

岑禛也注意到了,还猜到了对方肯定是说了什么难听的言论,既然能引起连御如此强烈的反感,那么内容百分之百与他有关。

不出所料,下一秒樊就冷冷地用平常声音说道:“觉得我们在夸大其词那是因为你们自身见识短浅,没看过S级体能的向导!”

曜金也愤愤不平地开口:“隶属A级战队又如何?A级战队也不能保证里面没有鼠目寸光的成员。”

不一会,向来老干部作风与世无争的陈无忧居然也忍不住隔空喊话:“虽然他们现在仅仅是塔里的学生,但他们的未来绝对比你们更出彩。”

听完这些话,畔终于反应过来事情原委,他满含担忧地看向岑禛,害怕他心情受到影响,但岑禛此时此刻担心的反而是连御,因为这家伙从头到尾竟然一句话没有说,其他三个哨兵生气起来也就是理论几句,顶多打个架住个院,而他家这位爷要是计较起来,隔壁那两个口出不逊的家伙命都得搭在这儿。

两边你一言我一语地吵了一会,不远处的两名哨兵掀开帘子走了出来,他们嘴角带着如出一辙不怀好意的笑容,两个人都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深蓝色的证件,朝六人恶意地晃了晃,意思很明确,那就是:吹啊,有能耐你们再吹啊?

他们手里的是工会派遣的监督员证,看来两人都是明日体能测试的监督旁观员,所以才会这么嚣张。

樊噌得站了起来正要发飙,耳边却突然听见连御刻意压低的声音:“哎呀,完了完了,他们竟然是旁官员欸,明天肯定要到测评现场上去,到时候若是他们看见……可怎么收场啊?”

“……”樊愣了一下,下意识感觉这句话不对劲,回味过来之后发现这句话——确实很特么阴阳,异常符合连御这个阴险狡诈满肚子黑水的哨兵人设。

作者有话要说:畔:岑禛他们骂你欸!我都要气死了你为什么不生气QAQ!

岑禛:谁会和死人置气呢?

畔:……(瑟瑟发抖

第99章

首先连御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但那只是个伪装他们在心虚的假象,实质目的就是要让不远处那两个哨兵旁观员听见,而对方的第一反应肯定是:若他们看见我们吹上天的这名向导其实就是个力气大点的普通向导,我们怎么收场?

但等到他们亲眼看到岑禛的实力之后,再回想起今天的话,怕不是要气得七窍生天。

而且按照对方这无事生非的脾气,在知道他们‘心虚’‘吹牛’之后,明日必然是无论如何都会到现场看笑话的,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明天岑禛测试的时候这俩家伙不在的情况。

单单在这里吵架当然是谁也吵不赢谁,用事实说话才能让人心服口服,一想到明天可能发生的盛况,樊顿时就觉得神清气爽,就连看讨人嫌的连御都顺眼了许多。

那两名哨兵观察员果不其然听清了连御‘不想让他们听到’的悄悄话,两人皆是一喜,面上又强装作不以为意,他们贴着耳朵窃窃私语两句,认真地扫视了六人一遍,确保把他们所有人的长相都记下来之后,像两只斗胜的公鸡一样离开了餐厅。

畔真是气得够呛,他脸红脖子粗地怒喘两声,把他面前的肉菜都叉到岑禛的盘子里,“吃,岑禛你多吃点!这些都给你吃!吃饱了有力气明天嫩死他们!”

“噗……”曜金被畔可爱到了,忍不住掩着唇笑起来,畔含羞带怒地瞪他一眼,曜金又赶紧咳嗽一声正色起来,把原本剥给畔的坚果也都推到岑禛眼前,“畔说得对,多吃点,补充蛋白质维生素矿物质,明天捏爆握力器吓死他们!”

岑禛:“……”

餐桌上,连御表现得一直很正常,该吃吃该喝喝,该黏着向导撒娇也毫不含糊,但岑禛知道,这个人的正常就等于不正常,格外正常就是格外不正常。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