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向导是不是重生的_分节阅读_167

书名:向导是不是重生的   作者: 不间不界   

岑禛发现了连御,对方也发现了他,正笑着朝他摆手,顿时若干本就关注着连御的哨兵立刻看了过来,发现是岑禛之后表情丰富多彩,要不是怕闹,这群哨兵肯定要像初中生一样起哄着怪叫起来。

什么等级?连御对岑禛比了一个口型。

岑禛笑了笑,用手指给他画出个S。

连御眨眨眼,回道:了解。

S精神力的向导,自然要配S体能的哨兵。

作者有话要说:鲢鱼:熟悉的性冷淡,阿纳,不愧是你

阿纳:……

第100章

不一会,樊拿着两瓶水缓缓走了过来,因为陈无忧旁边的位置被岑禛占了,他便直接坐在岑禛的旁边,反正性向不同大家都是好兄弟。

当然,水并没有岑禛的那份。

陈无忧把岑禛精神力测试结果是S的事情告诉了樊,后者一口水卡在喉咙里,差点没喷岑禛脸上,“……卧槽,我都怀疑你芯子里换了个人了,我A+多少年了也没见有什么长进,你随随便便就从A变成S了?”

“樊……你亏了。”陈无忧揶揄着说,“当初大好机会你不把握。”

“是啊,好后悔。”因着连御不在,话题又是陈无忧提起的,樊也浪了起来,他用胳膊肘推了推岑禛的肩膀,挤眉弄眼地说:“我还有机会吗?我可以接受地下情,绝对不要求你负责。”

“带我一个,两个哨兵和三个哨兵又有什么区别,我可以做小的。”陈无忧也抢着加入,“以后我和樊还有连御就以兄弟相称,连御是大哥,我是二弟,樊是三弟。”

“二哥。”

“三弟!”

岑禛:“……”这话应该找个桃花园里说。

他无奈地收紧肩膀往椅背上靠,试图在两个妖艳骚浪的双同哨兵中间谋求喘息之地,“……麻烦你们正常点。”

然而他并不知道,就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一名眉毛稀疏的哨兵正用挑剔而厌弃的目光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贱货。”哨兵嘴唇微微动了动,吐出这样一个不堪的词汇,倏而他注意到了谁,不怀好意地笑了笑,走过去搭上那人的肩膀,低声道:“彗哥,看到你前向导和别的哨兵打得火热,感觉如何?”

彗,也就是很早之前短暂出场过的,被‘岑禛’抛弃的B等级前哨兵,他此时的面色并不好看,因为曾和岑禛有过一段过去,他这将近半年来总是被人打趣嘲讽,听得他厌烦不已。

“没什么感觉。”彗冷淡地说,旁边的人听到立刻笑起来,“彗哥,嘴硬什么啊,嫉妒就明说呗,多正常不过啊。”

彗怒气冲冲道:“我说过多少次了,我喜欢温柔软糯的向导,像岑禛这样比哨兵还要哨兵的向导,谁爱要谁要去。”

“谁敢要啊,我可以不敢要。”边上人意有所指地说:“自家哨兵一不注意,就和别的哨兵拉拉扯扯,这要成了我的向导,指不定给我戴几顶帽子啊哟——”

这哨兵话还没说完,后脑勺上就被人重重一击,同时彗也感觉自己屁股被人毫不留情猛踹一脚,他往前猛扑两步,直接嗷一声跪在了地上,不过显然他旁边的这名被打头的哨兵要更惨一些,屁股上好歹有肉,而这位捂着脑袋嘶嘶地直抽气,连骂人的功夫都没有。

慧愤怒地转身,看到的竟然是他们塔学生会老大渠居高临下的脸,顿时,慧满腔的小火苗呲的一声,全熄灭了。

“会长,你……”在高年级又是S等哨兵的气场压制下,彗声音都虚弱了很多。

“测试场禁止喧哗,你们两个太吵闹了。”渠冷冷地说。

慧讶异地瞪大了眼,就他们刚才那音量,简直细弱蚊虫,即便后两句稍微大了些,也犯不着学生会长亲自来教训他们吧?

见慧和捂头的哨兵都讷讷不敢说话,渠留下一句“少在背后对向导评头论足。”随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一瞬间,慧又羞又恼地红了脸,他握紧双拳,咬紧牙关一言不发,而身边哨兵缓过劲来,愤恨地在他耳边嘀咕道:“什么□□向导,怎么还搭上了学生会长,真就谁强勾引谁……”

“闭嘴!”慧低吼一声,羞耻又狼狈地跑出了测试场。

哨兵两边受辱,气得无能狂怒,他回想起方才渠的话,再抬头看向观众席,被他所嫉恨的向导身边,又出现了第三名哨兵,

眉毛稀疏哨兵知道这个第三人是谁,S等哨兵曜金,曜金结束了上午唯一的精神力测评,笑呵呵地加入了众人的谈话之中。

这群哨兵都是瞎子吗?无眉哨兵怒不可遏,他曾经被‘岑禛’撩拨过,夜晚和他互相发送暧昧的话语,忍不住想象着一名A等向导竟然会对他青睐有加,即便‘岑禛’在明面上追求着樊,但私底下的苟且仍让他兴奋不已。

可就在半年前,这个禁忌的幻想突然被打破,他莫名其妙地被岑禛拉黑,没有任何征兆,他原本还奇怪,结果忽然有一天全塔广播中有个哨兵当众给岑禛表白……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