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儿子跟前男友儿子在一起了怎么办_分节阅读_10

书名:儿子跟前男友儿子在一起了怎么办   作者: 慕华颜   

  “好。”

  这番话说完,两人才后知后觉,他们似乎,变成了亲家?

  空气中弥漫着名为尴尬的味道,闵青轻咳了一声,走到另一边长椅上坐下,脑袋里忍不住又开始天马行空,等到闵恒昕昕成年后结婚或者摆酒席,他们该怎么坐在一起接受他们改口,或者往近了说,他们的家长会是不是一个人也可以帮俩孩子开……

  闵青被雷的如魔似幻,风中凌乱。

  谢泽辰也没有开口的意思,但是视线一直往闵青身上看。

  闵青出来的急,随便抓了衣服穿的,是一套锻炼用的运动装,浅白的颜色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少了许多,就像是大学时候一般。

  时间何其残忍,一晃而过十几年,他们的儿子都在一起了。

  偌大的走廊里安静极了,突然间急救室的门打开,一个护士急匆匆的走出来,谢泽辰跟闵青连忙站起来,询问怎么回事,但是护士摆摆手示意情况很急,完全没有回答就离开了。

  等到她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两个血袋,暗红的颜色让谢泽辰握紧了拳头,看得出来极为痛苦。

  闵青将心比心,如果闵恒也躺在……呸呸呸,他一定也是心急如焚。

  这样想着,闵青走过去安慰了一句:“没事的,昕昕会转危为安的。”

  “谢谢。”谢泽辰的声音沙哑的不成样子,他疲惫的闭了闭眼,然后望着闵青,像是在汲取一些力量。

  见他这样,闵青也心软了,走过去微微挺起胸:“要不要靠在我肩膀一会儿?”

  原本以为他不会靠过来,闵青也有些后悔失言,但是下一刻,谢泽辰轻轻靠过来,脑袋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闵青身体立刻僵硬了。

  好在谢泽辰只是平复了一会儿就直起身,再次道谢。

  闵青身子都僵硬的麻痹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急救室的灯熄灭了,医生走了出来,面带轻松:“谢先生,手术很成功,不过还需要在ICU观察24小时,情况稳定了之后就可以转到高护病房。”

  谢泽辰连忙道谢,身影也看着挺拔起来。

  随后护士推着谢南昕出来,闵恒也跟着出来,脸色有些发白。

  闵青连忙走到他旁边,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爸爸。”闵恒道,“受了些惊吓。”中途谢南昕一度停止心跳,闵恒当时觉得自己的心跳也没了。

  “好孩子,辛苦了。”闵青拍拍他肩膀。

  谢南昕被推进了ICU,闵恒也不肯去休息,搬了把椅子坐在病房门口,隔着玻璃看着谢南昕。

  闵青也没有劝,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固执起来谁拉都没用。

  不过闵青还是跟他讲明白,如果自己身体垮了可就没办法照顾谢南昕了。

  闵恒点头示意知道。

  闵青在他耳边悄声讲了身世问题,他们既然在一起了,身世就必须保密,闵恒本来也不准备说,闵青主动提出,他更加内疚。

  “好了,我们父子之间还谈这些做什么。”闵青轻松笑笑,“等昕昕好了,你们一起来给我敬茶。”

  “谢谢爸爸。”

  闵青摸出手机一看,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三点,他伸了个懒腰,对谢泽辰道:“没事我先走了。”

  “我送你。”谢泽辰下意识道。

  “不用了,我开车过来的。”闵青摇摇头,转身离开。

  谢泽辰望着他离开的背影,怅然若失。

作者有话要说:  近亲不能输血嘤嘤嘤QAQ将生物知识都还给老师了,痛苦捂脸。修改了,亲们重新看吧~

————————

好啦,小CP们虐完啦,慕总攻终于可以昂首挺胸说这是甜文了!

昨天跟基友说,昕昕跟闵恒是我亲孙子,都说隔辈亲,那绝对不能虐2333

谢谢盼曦小天使跟夫人的地雷,么么么哒~

  ☆、开始撒糖

  闵青走出大楼,被扑面而来的风冻得打了个哆嗦。

  凌晨原本就冷,闵青穿的又少,只觉得寒风往他骨头缝里钻。

  外面的院子空荡荡的,树枝摇曳,被路灯投射到地面的灯影也跟着晃动,看起来有些恐怖。

  四周静悄悄的,闵青心里有些毛毛的。

  他不怕事,不怕人,但是对于未知生物一直都怀有敬意,当然,也有些害怕。

  这个毛病谢泽辰知道,以前都是他陪着走夜路。

  而偏偏停车的位置还有一段距离,闵青低着头,裹紧衣服,几乎小跑的走。来的时候心里着急,并没有顾及,现在全都冒了出来。

  而这时候身后似乎跟上来什么,能听到跟他差不多频率的脚步声。

  虽然有灯,但是闵青还是有些怕。

  阿弥陀佛我没有做过亏心事啊,你别跟着我了。

  闵青忍不住加大步子,然后又跑起来,后面那人也跟着跑,闵青这下子确定是人了,他停住往后看,想说什么却住了嘴。

  因为跟上来的人是谢泽辰。

  谢泽辰肩宽腰细腿长,那双大长腿跑动起来非常养眼,他年轻时候代言过运动品牌,无数人爱上他跑步的样子。

  见闵青发现了他,谢泽辰也没停下,反而几步跑过来,他只带了口罩,还穿着一身白大褂,似乎在装医生,但是应该是怕被偷拍。

  “你来做什么?”闵青问。

  谢泽辰道:“送你去车上,你不是怕黑么?”

  在一起的时候被他知道是情趣,分手后再拿出来说就像是揭短一样。

  闵青中气十足:“我早就不怕了,不必你费心。”

  谢泽辰是什么人,立刻看出闵青的色厉内荏,不动声色道:“确实,你现在不怕了,不过医院你停车的位置似乎是太平间的方向?也不算很远,太平间封闭性也很好,跑过去应该就没事了。”

  他说的云淡风轻,但是脑内世界一向很丰富的闵青立刻将所有的情节都补全了。

  这时候又刮过一阵凉风,闵青打了个哆嗦,嘴硬:“不需要,你回去吧。”

  但是眼神已经开始飘了。

  这样可爱的反应完全看不出是一个十四岁孩子的父亲,谢泽辰以手抵唇,低头笑了声,然后抬头的时候突然微微偏移视线,看向闵青左后方,惊讶:“那是什么?似乎是白色的东西飘过去了,应该不会吧……”

  从语气到眼神无懈可击,不愧是影帝。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