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儿子跟前男友儿子在一起了怎么办_分节阅读_36

书名:儿子跟前男友儿子在一起了怎么办   作者: 慕华颜   

  闵青无意识一撇眼,就看到水里谢泽辰的兄弟雄赳赳气昂昂的站了起来,闵青一个闪神,力气就用的更大了,结果差点给他把皮搓破。

  谢泽辰闷哼一声,抬头看闵青,却被闵青一巴掌推到一边:“不准转过来。”

  “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闵青你身为男人能理解,对不对?”谢泽辰闷笑,故意压低声线,沙哑磁性又撩人。

  “闭嘴。”闵青将最后一片位置擦好,将搓澡巾往水里一甩就要跑,谢泽辰却像是脑后长眼睛一样飞快伸手攥住他的手腕:“闵青,前天晚上我没想射在里面的,我这些年从没有跟人上过床,也没有备上套子跟润滑剂,我原本想体外,但是没想到会……提前,这件事我很抱歉。”

  闵青努力抽回手,但是谢泽辰力气比他大多了,用力攥着不放,闵青又怕自己再挣扎带到他的伤,只能道:“你放开,这件事没什么可说的。”

  “我真的很后悔,没有控制住自己,伤害了你,闵青,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我安排人给你做一下检查。”谢泽辰并没有说谎,他确实有些后悔,当初没有控制住自己,这不是闵青的自愿,他简直就是个禽兽。

  但是如果重来一次,他大概还是抵抗不了闵青的诱惑,因为他的身体也快憋到了极限,对闵青的渴望让他一旦遇到机会,就不会放过,吃进嘴里。

  谢泽辰不否认,如果闵青这次怀孕了,他非常开心,错过闵恒的出生跟成长,让他无数次想起来都后悔莫及。

  但是他一切都要以闵青为准,所以想带闵青做一个检查,有没有怀孕之类,上次闵青说的话太让人心揪,他不想再重蹈覆辙。

  闵青闻言,立刻摇头:“我不去做。”他很担心自己的身体构造跟别人不一样,从而被人抓起来当成实验体研究。

  这是他心底最深的恐惧,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去过医院,十分幸运,他没有生过大饼,最严重的也不过是感冒。

  谢泽辰清楚看到他的恐惧,心疼极了,他直接站了起来,长腿跨出浴缸,用力一扯他,旋即松开将扑倒过来的闵青单手用力抱进怀里:“闵青,不要怕,不会有事的,这样并不是太稀奇的,你有没有看到过,电视上多次报道有男人可以生孩子,你不是个例,也不是异类,不要害怕。闵青,我认识很多可靠的人,他们绝对不会出卖你的秘密。”

  “想想看,你当初告诉我这件事,也没有害怕恐惧过对不对?而我知道了,也没有任何出卖你的举动,反而非常感激你,感激你愿意把这件事情告诉我。”

  谢泽辰是在故意曲解事实,当初闵青告诉他,是为了甩脱跟他的关系,但是被谢泽辰这么一说,就变得好像是信任他一样。

  他的声音温柔,闵青到底也不是年轻时候那样,很快就平复了心情,想要推开他:“这件事等我考虑一下。你先放开。”

  他现在想起来确实也是,怎么就能一股冲动就告诉他真相呢?

  难道潜意识里,觉得谢泽辰是值得信任的?

  谢泽辰好不容易才有机会借机抱住,却又要松开,非常舍不得,因此不着痕迹的低头在他脖颈处流连一下,才慢慢松开了手。

  闵青这才反应过来,谢泽辰刚刚没有穿衣服就抱住他了。

  想到这个事情,他尴尬极了,触碰到谢泽辰肌肤的地方,也开始火烧火燎。

  谢泽辰将脸上的保鲜膜摘下来,眼神里的温柔仿佛可以滴下水来:“闵青,你记着,我从来没有觉得生孩子是一件奇怪的事,我觉得你很棒。”

  闵青垂下视线,刚要说什么,就看到谢泽辰……精神昂扬的兄弟。

  “你变态么!”这种时候也能硬起来,闵青气的夺门而出。

  谢泽辰:“……”

  老二你闯祸了你知道么。

作者有话要说:  谢泽辰:帅不过三秒……上.床早.泄,拥抱硬起来,作者你是要搞事情啊!!

慕总攻:呵呵。

————

谢谢小天使的地雷~

大家都说我是蛇精病扔了2个地雷

X扔了1个地雷

晴天雨天阴天天天扔了1个地雷

TRINITE扔了1个地雷

困成熊猫扔了1个地雷

  ☆、30.被赖上了

  谢泽辰在厕所平复了一会儿, 总算将欲望压了下去,出来时, 只穿了条白色的居家裤,上身光裸着,一边走路一边将保鲜膜解开, 但是他一出来,就发现客厅里空荡荡的, 而闵青显然也不会主动去他准备好的在他隔壁的房间, 也就是说,闵青离开了。

  这让他原本带笑的嘴角慢慢平了下来, 其实也是在意料之中。

  谢泽辰微微茫然的站了一会儿,客厅里明亮的灯光也无法驱散他此时的失落。闵青,闵青,他心里念着这个名字, 我怎么才能追回你。

  他缓慢踱步上楼,在进卧室的一瞬间, 蓦地想到了什么, 眼眸也倏然亮了一下,拿过手机打了个电话。

  那边很快接通:“谢叔叔?”

  “闵恒,昕昕明天出院,我安排人过去。”谢泽辰心里想着,依照闵青的性格,明早上应该不会过来,而且会去医院帮忙,谢泽辰不光安排人过去,自己也会过去。

  他现在想尽量多接触闵青,多方面打探闵青的爱好,对症下药。

  闵恒推辞了一下,不过出院确实比较繁琐,谢泽辰坚持他就没有再拒绝。

  闵青驱车回家,长款羊绒大衣里面的衣服还是湿的,接触到皮肤的感觉非常黏腻,是因为刚刚谢泽辰满身是水的抱着他,想到这里,闵青又觉得有些尴尬羞怒,谢泽辰从前不是高岭之花么,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

  回去之后,闵青就钻进浴室,洗了个澡,将谢泽辰留在他身上的感觉完全洗掉了才觉得舒服一点。

  披着浴袍出来,闵青给闵恒打了电话,谢南昕明天要出院,闵青询问时间,然后过去帮忙。

  现在的时间闵恒还没有睡,很快就接了起来:“爸爸。”

  “闵恒,明天昕昕出院是吗,我什么时候过去?”

  闵恒道:“不用了爸爸,我自己可以弄好。”闵恒一直觉得非常亏欠闵青,这段时间他一直都在医院照顾,而没有回家探望闵青,不过等到昕昕好了,他一定会补偿回来。

  “在我面前还逞强呢,医院里那么多东西,还得办出院手续,你们两个怎么回家,难道要打车?”

  闵恒有些尴尬,不知道该不该说,但是他一迟疑,闵青就发现不对了:“怎么了?”

  “刚刚谢叔叔打过来电话,明天会安排人过来。”

  闵青道:“没事,不耽误。”只要谢泽辰不过来就行,他短时间真不想见到谢泽辰,起码也得等着把小谢从脑子里彻底赶走。

  “好,谢谢爸爸。”

  挂了电话,闵青上床玩了会儿iPad,不过网上铺天盖地都是谢泽辰的新闻,整个微博头条都被他承包了,谢泽辰的多个住所都有记着24小时蹲点,几大医院也被娱记守着,但是没有一个人能拍到谢泽辰。

  谢泽辰狡兔三窟,在B市有多处房产,曝光出来的几处,还是谢泽辰安排的,极偶尔的会去露个面,给记者一个错误的方向。

  不过他也是近几年才闲下来的,前些年一直都辗转各地拍戏,极少回B市。

  经纪人吴文钧最新一条微博的评论已经过了20万,粉丝们都非常担心,一直追问谢泽辰到底有没有毁容,不过吴文钧并没有回复,他这几天都要处理谢泽辰之前的戏约,违约费要付出好大一笔。

  摊上一个迟来叛逆期的艺人,吴文钧表示家里的速效救心丸该补充了。

  闵青想起谢泽辰脸上的纱布,也有些难过,毕竟谢泽辰这么受人喜欢,如果他真的毁容不能演戏,恐怕很多人会很伤心。

  他看着看着,就觉得不对了,因为很快一条绯闻顶了上来,有记者拍到一个四五线艺人陈兰亚孤身乔装走进医院,而有不肯暴露姓名的护士说道,陈兰亚是去探望谢泽辰的。

  这条消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的,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到了头条第二的位置,陈兰亚是最近才有了一些人气女星,走优雅知性路线,微博上有过百万的粉丝,不过死忠粉不多,她演了二十几部电影电视剧,但都是一些无足轻重的角色,最好的也是演了女三,从来都没有大火过。

  谢泽辰受伤住院后,许多艺人在微博上表达了关心,但是并没有人去探望,因为涉及脸部受伤,吴文钧婉拒了所有人的探望,所以在这个节骨眼上,能去医院探望,这绝对关系匪浅,甚至说不定是有一些不可告人的关系。

  陈兰亚之前跟谢泽辰有过合作,不过这个合作也是限于她扮演女主角的姐姐,跟谢泽辰有过十几句对白,之前也试图跟谢泽辰炒关系,不过被吴文钧处理了,没有炒起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