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复仇之角逐_分节阅读_2

书名:复仇之角逐   作者: 一影惊鸿   

  “你叫王翟,是吧?哪两个字?”

  “王是王力宏的王,翟是羽字头的翟。”王翟窝在林默生的怀里,乖巧的回答。

  “看不出啊,你居然还追星。”林默生有些惊讶,在这里工作的孩子居然还会去追星,确实挺少见的。

  “也不是追星,就是听过他的歌,挺喜欢的。”

  “你怎么做的这一行?”虽然是揭人伤疤的话,但是,有些事情还是弄清楚的好,免得以后麻烦。

  王翟的回答挺让他意外,没有想象中一些悲惨的或真或假的故事,反而被少年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提也罢,就算说了,也改变不了现在的事实,又有什么意义呢,还不如活在当下,多赚点钱养老。”

  王翟说的云淡风轻,不管他是欲擒故纵还是真是这么想,至少林默生十分满意他的回答,都是经历过风雨的人,自然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你倒是看得开。也罢,以后,你就跟着我吧。”林默生掐了烟,将怀中的人搂得更紧,手在少年的胸前流连,准备再来一次。

  王翟点头同意,眼神中满是感激。“谢谢生哥!”

  林默生翻身压到王翟身上,从嘴唇向下亲吻。王翟一边迎合,一边在林默生看不到的时候,收紧瞳孔,眼睛里全是算计。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求收藏】Chapter.02 时间能够冲淡一切 (3092字)

  如同往常一样,李谦下班的时候,家里仍然空无一人,偌大的一个别墅,空荡荡的,看上去就让人觉得冰冷。

  当初自己坚持不让云鸿在家里安排人手,无论是保镖还是佣人,现在看来,倒是有些后悔。若是那时自己不这么坚持,至少现在家里还能有点人气。

  脱掉外套,李谦随手把它扔到昂贵的意大利手工打造的真皮沙发上,自己也窝在里面闭目养神。松软的沙发带给李谦阵阵舒服的惬意,缓解一整天的疲惫。李谦渐渐感到些许的困倦,上下眼皮也不住的打架。深深地打一个哈欠,用手擦去眼角的眼泪,李谦一头倒在沙发上,不多时,就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夕阳的余晖透过大大的落地窗,为房间里的一切都镀上一层金黄。长相俊美的青年安静的侧卧在沙发上,任由阳光在他脸上跳跃。如果忽略这一室的寂寞,倒也是一副安静的美好画面。

  李谦睡得并不深沉,在最后一抹余晖洒在大地上之前,他睁开眼,就看到那最后的天边红霞,血一样的颜色。他盯着晚霞看了好一会,深邃的眼神中看不清的情绪在酝酿。

  李谦扭头看墙上的挂钟,指针已经指向七点,云鸿也差不多该回来了。正好也到了晚饭时间,李谦换上家居服,戴上印有hellokitty的围裙,开始准备晚饭。

  这条围裙还是两人开始同居的时候买的,云鸿亲手替他挑选并且在那天晚上,环住他的腰,亲自为他戴上。如今,五年的时间过去,这条围裙已经旧的不成样子,有些地方已经开线,全靠李谦蹩脚的针线活缝补。记得有一次,李谦补围裙的时候,不小心用针扎到手,云鸿就紧张兮兮地把他的手指含进嘴中吮吸,丝毫没有一个黑帮老大该有的优越感和高人一等的气焰。云鸿不是没劝过李谦,让他换一条围裙,每次李谦都是一笑而过。

  他留恋的不是这一条围裙,而是两个人的美好时光。他永远都会记得,那天晚上,云鸿环住他的腰,下巴抵在自己的肩膀上,说着深情款款的情话。

  “只要你想,我会为你系一辈子围裙。”

  李谦从没有告诉云鸿,在他听到那句话的时候,内心有多大的触动。那时的他就想,这一辈子栽在这样一个人手中,值了。

  只是,当初的那份触动,在五年之后,不知道剩下的还有多少。有些事情,他不去过问,并不代表他不知道。自五岁那年相识,到现在已经过去二十二年,他了解云鸿,就像他了解自己一样,甚至都不用一个眼神,他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两个人真真正正达到心有灵犀。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为什么从没有人告诉他,心有灵犀也不一定会是一件好事。

  李谦做了几道云鸿爱吃的菜,鱼香肉丝、干煸大头菜、红烧鸡块以及地三鲜,并且焖了一锅白花花的大米饭。等一切都做好的时候,刚刚八点,看看毫无动静的房门,李谦默默把饭菜端到餐桌上,一个人默默地吃饭。他知道,今晚云鸿又不会回来。

  吃着这顿索然无味的饭,李谦的面部表情十分平静,看不出喜怒哀乐。他的用餐礼仪十分良好,一看就是受过专门的礼仪教育。动作斯文优雅,咀嚼的时候也不会发出一丁点声音。他吃饭的速度很慢,一小碗米饭,吃了整整半个小时。确定碗中没有一粒剩饭的时候,李谦放下筷子。

  也许他依然在等待,起身的时候,下意识的看一眼门口,确定门外没有动静之后,像是自嘲一样迅速低下头,开始收拾餐桌。

  他没有把剩菜留到隔天吃的习惯,也不会可怜兮兮地给云鸿留饭,剩下的饭菜,全部被他倒进垃圾桶,一点没留。

  随手把碗筷放进自动洗碗机,李谦打开柜橱,打算为自己泡一壶茶。从柜橱中拿出一罐茶叶,突然,李谦停顿一下,又把这罐茶叶放回原处。这罐茶叶,是云鸿爱喝的普洱,李谦并不喜欢普洱,他更加钟爱花茶。上高中的时候,他每天都会让管家准备一大壶,带到学校与云鸿分享。每次云鸿都会很开心的和他喝完,他就以为云鸿也是喜欢花茶的。可是,同居之后他才知道,云鸿最讨厌喝的就是花茶,每次喝完,都会恶心半天。再然后,再然后李谦再也没喝过花茶,陪着云鸿一起喝普洱。

  突然就没了喝茶的心思,李谦从冰箱中拿出两罐啤酒,重新回到客厅,打开电视。电视里上演的又是一部你爱我不爱他的狗血剧情,实在让人提不起兴趣。李谦半窝在沙发上,对电视内容一点不在意,他只是想找点事情做,仅此而已。

  李谦一口一口的喝着酒,电视场景变换的灯光在他的脸上留下一道道痕迹。时钟的指针渐渐指到午夜十二点,电视中的声音嘈杂依旧,沙发上的人却已经陷入沉睡。自沙发上垂下的手臂旁,横七竖八地躺着几个空酒瓶,无声的诉说。

  从李谦下班回家就放在茶几上的手机,自始至终都没有响过。

  李谦是被钥匙开门的声音吵醒,天已经大亮。抬头看一眼挂钟,已经是早晨七点。他头疼欲裂地从沙发上挣扎起来,就看到云鸿一身酒气地推门而入。也许是醉的太厉害,他像没看到李谦一样,摇摇晃晃地就要上楼。李谦也没打算过去扶他,就看着他深一脚浅一脚的爬上楼梯,消失在二楼的拐角。

  李谦收回视线,转身走进浴室。他昨晚也喝了酒,现在是一身酒气,浑身的酒味令他难受,更不要说,今天还要给那帮半大小子上课。不洗去一身的酒味,他还真的没办法出门。

  花洒被打开,温热的水流划过李谦精壮的身体,随后流到地面,氤氲的雾气在浴室蒸腾,不多时,整个浴室都变成白茫茫的一片。

  一声长长的叹息传来,第一次,李谦流露出无奈的情绪。

  七年之痒,他们两个人,终究还是走到这一步。

  李谦上楼换衣服的时候,云鸿已经在卧室中熟睡。整个人陷在大床里,西装也没脱,皱巴巴的裹在身上,头发更是乱蓬蓬的,没有一丝平时的冷硬和锐利。

  突然,云鸿呻吟一声,有些痛苦地皱紧眉头,像是在忍耐什么,大概是喝太多的酒,有点头痛吧。李谦盯着他看了好一会,转身下楼。再上来的时候,手里端着一杯水,还拿了几片醒酒药。他把水和药放到床头柜上,又摸了摸云鸿的额头,确认没有发烧之后,他才离开。而在他转身离开的时候,没看到云鸿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腹部,痛的痉挛。

  时间太紧,八点就要上班,李谦来不及吃早饭,索性不再去想,只喝了一杯牛奶,就急匆匆的赶去学校。今天早上第一节课就是他的音乐课,他前两天就承诺今天会弹奏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早去学校一会,说不定还能提前练习一遍。说实在的,他有几年没有弹奏这首曲子了,万一弹错,可真对不起这帮期待了大半个月的孩子们。

  地下车库里,李谦刚打开车门,就闻到一股浓重的酒味,后座上还有两个空酒瓶。这辆劳斯莱斯是云鸿昨晚开出去的,看来他在酒桌上喝的不够尽兴,又在自己的车里继续,看他今天早上醉醺醺的样子,真难为他能活着开车回来。李谦有些厌恶的坐到驾驶座上,在发动车子之后,打开所有的窗户通风。

  这是……眼尖的李谦看到地上有一个黑色外套,明显不是云鸿自己的,花里胡哨的款式更是让李谦十分不喜。上面喷洒的浓烈香水更是让他直皱眉。这款香水他是知道的,法国顶尖调香师历经三年调制出来,专门为GAY设计的“低调欲望”,本来是展现低调内敛的绅士风度以及优雅的男性魅力,没想到会被对方滥用,李谦动动鼻翼,闻了一下,这个量,至少喷了三分之一瓶,呵呵,对方还真是下了血本,要知道,区区100ml的“低调欲望”就能卖上天价。

  李谦连嗤笑都不愿意给对方一个,直接把外套丢出窗外,这种等级的货色也想来勾引他的男人,真是不自量力。就算他和云鸿的感情出现问题,云鸿也不可能降低身价,去找这种档次的人出轨。

  李谦踩下油门,发动车子,缓缓驶出车库。驶上马路的劳斯莱斯,如同脱缰的野马,开足最大马力,绝尘而去。

☆、【求收藏】chapter.03 全都不是省油的灯 (1167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