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复仇之角逐_分节阅读_5

书名:复仇之角逐   作者: 一影惊鸿   

  李谦看看病房中还在沉睡的云鸿,又看看时间,点头答应沈心丛的邀请。

  “走吧,我知道有家不错的餐厅,我带你去尝尝。”沈心丛状似随意的把手搭在李谦的肩膀上,像好兄弟一样亲亲热热的搂着他往外走。

  餐厅不怎么远,两人就没有开车,肩并肩的并排走着。正午的阳光有些刺眼,带着夏天特有的炙热,李谦的额头上冒出细细的汗珠。沈心丛比李谦高出半头,又是一个细心的人,一眼就看出李谦的不舒服。

  “你等我一下。”沈心丛说完,一路小跑着到一家小店,没到一分钟,又一路小跑着回来,手里还拿着一瓶冰镇的茉莉花茶。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不耐热,喏,茉莉花茶,我记得你上大学那会,最爱喝这个,尤其是冰镇过得。”

  “谢谢学长。”李谦接过刚刚被沈心丛帮忙拧开瓶盖的茉莉花茶,心中涌上一股小小的感动。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学长一直记得自己的喜好。李谦也不客气,仰起头就喝。冰凉的液体进入身体,带给他清凉的舒适感,眼睛不自觉的眯了一下。

  沈心丛看着李谦,看他白皙的脖颈和吞咽时喉结的滑动,眼神不由一暗。他的目光向下,透过解开两个纽扣的衬衫,看见半边性感的锁骨,眼神变得更加复杂万分。

  大概是真的渴了,李谦一口气喝了半瓶,喝完他就觉得不好意思,忙把剩下的半瓶递给沈心丛。

  “学长也渴了吧,你也喝两口,解解热。”

  我的“热”可不是一瓶茉莉花茶能解的。沈心丛在心底默默的说。不过,这里是李谦的嘴唇刚刚碰过的地方……

  沈心丛慢慢的喝着,像是在品尝味道,只不过,这味道是水的还是人的,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求收藏】Chapter.08 注定无法回应的爱 (1448字)

  李谦曾经来过这家名叫“绿点”的西餐厅,几年前,云鸿曾经带他来过一次,这家的点心还不错,云鸿挺爱吃的。

  沈心丛叫来waiter,点了几道菜,李谦一点也不惊讶那些菜全是他爱吃的。沈心丛喜欢他的事,他一直都知道。一来是沈心丛从不掩饰他的爱慕之情,而来,他李谦也不是傻子,作为龙啸帮的前太子爷,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早在上大学的时候,李谦就已经拒绝过沈心丛,对方也是个识趣的人,没再多做纠缠,就这么当普通朋友。

  “你,现在还和他在一起?”没说几句,沈心丛就把话题拐到云鸿身上,李谦不接受他没有关系,但是,凭什么云鸿这家伙能得到他的青睐,都这么多年了,还霸占着李谦不放。

  “嗯。”听到云鸿的名字,李谦切牛排的手稍微顿了一下,然后继续面无表情的切。是啊,现在还在一起。“学长呢,还是独身一人?”

  沈心丛晃晃手上的戒指,笑容有些甜蜜,又带有一点苦涩。“已经订婚,一年之后,就举行婚礼。”

  李谦扬起笑容,衷心的祝福:“对方一定是一个很好的人,我在这里以茶代酒,恭喜学长。”

  沈心丛一起举杯,将脸上的表情和心底的苦涩一同饮进口中。沈心丛啊沈心丛,都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不死心。他给的,永远都不会是你想要的那个答案,你还有什么好奢望的呢!

  沈心丛低敛双眉,隐藏眼底的那抹浓浓的失望和落寞,随后扬起无懈可击的完美笑容,略带羞涩的对着李谦说道。

  “我结婚的时候,你一定要来哦!”

  李谦点头:“我不仅会去,还一定给你包一个大大的红包,不然,可真对不起学长在大学期间对我的照顾。”

  “照顾你,是我心甘情愿的,你不用觉得亏欠我什么。”沈心丛定定的看着李谦,眼神中复杂的情绪再一次流露出来,李谦想无视都不行。

  气氛有一瞬间的尴尬。

  “咳咳,吃饭吧,饭菜都凉了。”沈心丛惊觉自己失态,急忙干咳两声,转移话题。两人才再次相遇,他不想把人吓跑。

  李谦也没再表示什么,十分安静的吃完这顿午餐。

  午饭过后,李谦和沈心丛两人又回到医院。沈心丛下午还有一个手术,就没再和李谦叙旧。

  病房中的云鸿刚刚醒来一小会,这会儿又睡熟,李谦也没进去打扰他。他下午还有课,知道云鸿没什么大碍,他也就放心了。隔着病房的玻璃窗,李谦有些出神的看着云鸿安静的睡颜,直到林默生走过来。

  “怎么了?”李谦连头也没回,淡淡的抬起眼眸,扫一眼玻璃窗上倒映出来的人影,语气也是不冷不热,一贯的同一个语调。

  林默生犹豫片刻,不知道这话该不该说。看云鸿的病情,估计要修养好长一段时间,可是帮派里有很多重要的事情,更不能置之不理。这次和东南亚的交易事关重大,对方要求龙啸帮的帮主必须出席,云鸿有病在身,定然不能前往,思来想去,唯有李谦是最合适的人选,只怕……林默生最后下定决心,问问李谦的意思。

  “谦哥,您……您回来吧……”

  李谦停顿一下,整个人立在原地,好长时间没有动静。良久,他才轻声询问:“这是你的意思,还是……”

  林默生低下头,没有回答,李谦却明白他的意思。

  “我知道了。”李谦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只是点头表示他知道这件事情。他抬起手腕,看看时间,然后离开。

  “我下午还有课,先走了,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不用派人去学校找我。”他走了两步,又停下脚步。虽然没有回头,声音却飘过来,传进林默生的耳朵里。

  “我等他亲自接我回去。”

☆、【求收藏】Chapter.09 当时年少轻狂张扬 (1266字)

  李谦走出医院,抬头仰望晴朗的天空。蔚蓝的天空如洗,白云澄净。阳光有些刺眼,他闭紧双眸,感受道路上的人来人往,车辆川流不息,微风带着些许微凉,撩动他尘封在记忆中的那段往事。

  那一晚的天气不像今天,是一个暴雨侵袭的夜晚,狂风大作,将树木吹得东倒西歪,巨蛇一样的闪电在天空中狂舞,不时闪烁的光芒给整个大地都布上一层怖色。他和云鸿跪在老宅的院子中,任凭风雨捶打,也不动一丝一毫。

  云鸿刚刚收到五十棍的重刑,破破烂烂的衬衫紧贴在身上,混合着雨水的血液不断透出衬衫,慢慢滑落在地上。他们身下,已经是一片殷红。李谦面色苍白,嘴唇没有一点血色,心痛的扶着摇摇欲坠的云鸿。

  云鸿半个身子挂在他身上,明明已经疼痛难忍,全身颤抖,却还咧着嘴笑着对他说“我没事”,李谦的眼泪一下子飙出来。明明他身上没有一点伤,整个人却疼的撕心裂肺。雨越下越大,落下的珠帘几乎要挡住两人的视线,雨中飘起白色的水雾,夜晚变得更加寒冷。

  云鸿本就受了重伤,身体虚弱,现在更是冻得脸色发青,再这样下去,恐怕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李谦小心翼翼的避开云鸿背上的伤口,将他抱住,脸颊贴着脸颊,希望能带给对方些许温暖。

  主屋内,老管家偷偷把窗户开了一道缝,看到两人像幼兽一样相互依偎在一起取暖,样子及其狼狈,他终究还是心疼这两个孩子,跑去找李俊义求情。

  “老爷,你快些让两位少爷进屋吧,再跪下去,恐怕要闹出人命。”

  李俊义一甩袖子,冷哼一声:“死了更好,省的丢人现眼!”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