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复仇之角逐_分节阅读_8

书名:复仇之角逐   作者: 一影惊鸿   

  话虽如此,沈心丛却没了在舞池中继续勾搭的冲动,端了一杯红酒,静静的做到一旁的角落中,斜着视线,正好能将李谦的一切尽收眼底。

  时光最能改变一切,悄无声息的,毫不留情的改变。李谦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有些呆呆的书虫,他变得自信,骄傲,神采飞扬,甚至变得魅惑,让人无法移开视线。即使这满面的笑容难掩他的寂寞和悲哀,他依然光芒四射。同时,沈心丛能看到李谦内心的忧郁和伤痛,就算他掩饰的特别深,沈心丛依然能够一眼看出来。也许他沈心丛不是最爱李谦的人,但是他一定是最了解他的人。

  分别这么多年,沈心丛不知道李谦经历了什么,能让一个人的气质发生这么大的变化,但那一定是最伤痛的经历,那种浓重的悲哀深深印刻在李谦的灵魂深处,入骨三分。

  李谦一杯接一杯的喝个不停,沈心丛有些担忧的看着他周围慢慢聚集一些花丛色狼,终于在有名的猎艳高手出手之前,他按耐不住,快步走到李谦面前。

  “阿谦,真巧啊。”

  李谦抬头,有些迷蒙的看了一眼沈心丛,随即又低下头喝酒。沈心丛被着一眼看的心神一颤,他从未见到过如此艶丽的李谦,迷蒙的双眼带着撩人心弦的诱惑,脸颊上的酡红艳若桃李,嘴角挂着的笑,仿佛浓香的玫瑰,笼罩住他所有的感官。

  李谦轻轻的挥挥手,示意沈心丛坐在他旁边。单手搂住沈心丛的脖子,拉到他面前。灼热的气息喷在沈心丛的脸上,带着一丝红酒的香醇,让没有喝多少酒的沈心丛萌生醉意。李谦把自己的酒杯递到沈心丛嘴边,喂他喝酒。

  “来来来,学长,喝下这一杯。”

  两人面对面,靠的很近,沈心丛盯着李谦水汽弥漫的双眸,心跳加速。记忆中,这还是第一次,两人距离这么近。被李谦的手摸着的肩膀的位置隐隐发烫,竟似要燃烧一般。他的声音沙哑低沉,带着强有力的魅惑与性感,这一切,都让沈心丛不知所措。这一切,都和记忆中的李谦截然不同,然而不可否认的是,眼前的李谦,更加让人移不开眼。

  “呵呵。”李谦发出低低的笑声,眼神邪魅而又张狂。他饮下一口酒,顺着两人现在的姿势,就这么对着沈心丛的嘴亲了上去,引来周围好多人的口哨。唇舌触碰的那一刻,沈心丛呆呆的立在原地,不知所措,直到李谦的舌头撬开他的嘴。

  含在李谦口中的酒根本就没有到达沈心丛口中,在李谦伸出舌头的时候,就顺着两人的嘴唇流出来,打湿两人的衣服。李谦伸出舌尖,在沈心丛唇上轻轻一舔,笑意盈盈的坐回原位。

  “看来学长还是喜欢这样喝酒啊。”

☆、【求收藏】Chapter.16 襄王有情神男无意 (1112字)

  伸出一根手指,李谦慢慢的,慢慢的勾住沈心丛的衣领,然后整个手掌都贴在沈心丛的胸膛。指尖轻轻的摩擦沈心丛的锁骨,带着浓重的挑逗意味。

  沈心丛的呼吸急促起来,心脏砰砰砰地跳个不停。他盯着李谦,看着对方露出魅惑人心的笑容,突然觉得口干舌燥,下腹也是一热,腿间的东西竟有微微抬头的趋势。

  “学长……”李谦沙哑的声音在沈心丛耳边响起,带着蚀骨销魂的情欲,他呼出的热气尽数喷在沈心丛的侧颈,引起对方小小的战栗。

  一只大手覆上李谦渐渐下移的手,沈心丛把李谦的手拉至一边,低哑着嗓子说道:“阿谦,别玩了。”

  “呵呵。”李谦再次低笑出声,看向沈心丛的眼神哪里还有醉意,清亮的眸子中全是戏谑的意味。“学长还是这么无趣,一点玩笑都开不得。”

  沈心丛立刻明白刚刚李谦是在装醉,不由松一口气。不过,一想到刚刚的媚态全是他的伪装,心中不免有些失落。若是真实的阿谦能够对他像刚才那样,此生无憾。只可惜,阿谦注定是别人的风景。

  不过,看他这样子,应该是有什么心事吧,不然按照李谦的性格,不会独自一人来酒吧喝酒,更别说做出刚刚挑逗的事情。即使他很想知道原因,也只能等阿谦自己想说的时候,静静聆听。他了解李谦,若是不想开口,任谁也不能从他口中得知一丝一毫。不得不说,李谦是一个十分有原则的人。

  酒已经见底,沈心丛打个响指,召来侍者,又要了两杯威士忌,李谦侧着身子,半倚半靠在吧台上,接过沈心丛递来的酒。

  透明的液体在五彩的灯光下反射出一片片彩芒,映在李谦俊美的脸上,像极了午夜中魅惑苍生的绝色妖魔,对面的沈心丛就有些微微愣神。李谦眉毛一挑,任由沈心丛上下打量。

  良久,沈心丛才觉察到自己的失态,掩饰性的咳嗽两下,把杯中的威士忌一饮而尽。

  “时候不早了,回吧,阿谦。”

  李谦看看手表,已经九点半,平时的这个时间,他已经洗完澡准备上床睡觉。不过,今天情况特殊,他毫不在意的挥挥手:“才九点半,着什么急,难不成有人在等你回家?”

  沈心丛这下更是认定李谦心中有事,需要发泄,索性陪他一起坐着,绝口不提回家的事情。

  李谦细细打量身边的男人,心中出现一阵莫名的感动。沈心丛爱他,他一直都知道。即使当初他为了云鸿拒绝沈心丛,对方也一直不离不弃,在朋友的位置上默默守护。这么些年,从未改变。他自问自己对待云鸿,也做不到沈心丛这个地步。如果没有云鸿,他一定不会放弃这个男人。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这么多如果。

  李谦给了沈心丛一个拥抱,在对方错愕的神情中说道:“谢谢你,学长。”谢谢你这么多年的守护,谢谢你这么多年的不离不弃。

☆、【求收藏】Chapter.17 王翟醉酒室友倒霉 (1222字)

  夜幕降临,时钟的指针渐渐指向午夜,简少荣从埋头的书桌上抬起头,手指揉揉眉心,放松一下神经。他看看紧闭的房门,仔细听一下楼梯的动静,在确认空无一人之后,不由深深叹一口气。

  这么晚,还不回来,怕是今晚又要在外面过夜了吧。

  想到这儿,简少荣内心一阵犯苦。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在别人的床上婉转承欢,去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在一个个水深火热的深坑中备受煎熬。即使这份煎熬是他主动去承受,为了报仇,他已经摒弃一切,尊严又算得了什么。

  简少荣为自己的无能为力陷入深深的自责当中,没注意到门外钥匙转动的声音,直到门口的灯亮起,他才发觉,忙从卧室冲出来。

  “王翟,你回来了!”

  王翟一身酒气的立在门口,脚边斜斜垮垮地立着一个单肩背包,背包的拉链半开,微微张开一道口子,露出里面的香烛纸钱。简少荣略略扫了一眼背包里的东西,才明白王翟刚刚去祭拜他的父亲。

  心疼王翟的简少荣立马上前扶住摇摇晃晃的王翟,把人拖进客厅的沙发上,急匆匆去卧室拿了一张毛毯,盖在王翟身上,又去厨房冲了一杯醒酒茶。看着厨房大包小包的醒酒茶,简少荣微微皱起眉。王翟酩酊大醉的次数越来越多,家中的醒酒茶也是买了一批又一批,这么下去,王翟的身体怎么受得了。他还年轻,看不出有什么毛病,等年纪大了,身体恐怕就会越来越不听使唤。

  他把温度正合适的醒酒茶端给沙发上躺着的王翟,却发现对方已经醉的不省人事,能回到家已经是奇迹。简少荣皱下眉头,还是单手扶起王翟,将醒酒茶灌下去,并帮对方脱下外套和鞋袜。他正犹豫是不是要将王翟抱回卧室的时候,王翟不舒服的翻个身,“哇”的一声吐了满地,酒臭味弥漫在客厅中,刺鼻的气味差点让简少荣自己也吐出来。客厅是没法呆了,他正准备将王翟抱回卧室,刚刚把人抱进怀里,王翟又十分不给面子的再吐一次。这次没能幸免的简少荣无奈的放下王翟,没敢让他再进卧室,万一再把卧室污染,今晚就真的没办法睡觉了。

  等简少荣到浴室换了一身衣服之后,就看到王翟站在客厅的茶几上耍酒疯。嘴里一边大喊着“爸爸,我对不起你,我没能给你报仇!”之类的话,一边嚎啕大哭,哭得撕心裂肺,直看得简少荣心如刀绞。哭嚎了一段时间,又拿起茶几上的水杯,劈里啪啦的往地上摔,嘴里叫着一个人的名字。

  李谦。

  简少荣知道这个名字。他是王翟杀父仇人的儿子。父债子偿,王翟的仇恨在李俊义死后,全都转移到李谦身上,王翟活着,只是为了向对方报仇。

  “哈哈哈!”王翟突然疯魔一般大笑,一边笑一边流泪。“李谦,我王翟在此发誓,就算粉身碎骨,也要拉着你一起万劫不复!”

  “够了!”一声饱含着怒气的声音在客厅内响起。

  ***

  春天是最容易生病的季节,亲们一定要注意身体啊,影子就因为大意才生病,右腿的膝盖关节疼痛难忍,只能贴上膏药憋在寝室。一定要保护身体哦,年轻不注意,将来老了肯定是会还会来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