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复仇之角逐_分节阅读_12

书名:复仇之角逐   作者: 一影惊鸿   

  李谦额上的青筋突突直跳,他终于没忍住,伸手进衣袋,舀出自己的手机。

  “我听说维克多现在在日本商谈一宗大生意,我想,他很乐意顺道来见见自己的弟弟,你说对吧?”李谦作势就要拨通手机,被对方一个箭步跑过来,抢下手机。

  “别别别,谦哥,我错了,你千万别告诉我大哥,他要是知道,一定会把我带回意大利,那样我会生不如死的!”文森特像只可怜兮兮地小猫,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无助的望着李谦,有那么一瞬间,李谦心软了。

  “你想怎么样?”李谦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问道。

  “瞒住我还活着的消息,我的人里面出了叛徒,我得好好查一下,哼,背叛我的人,我会让他生不如死!”这一刻,眼前的男人和昨晚的人影重合,危险得如同盯住猎物的猛兽,下一击,必定毙命。

☆、Chapter.25 阴谋阳谋尽在心中 (1013字)

  窗外月色姣好,皎洁的月光透过大大的落地窗,照进房间,不用开灯,房间内的一切就能尽收眼中。

  沙发上,一个黑影静静的坐着,目光悠悠的看着窗外的景色,明亮的眸子在月光下反射出亮光,摄人心神。那双眸子中有太多复杂的心事,如同一股醇香的美酒,一点点沉淀下去,在岁月中变成深厚的底蕴。

  李谦端着一杯红酒,在夜色里聆听周围的一切声音。夜已深,周围一片寂静,如同当下的环境,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李谦微微一笑,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红色的液体慢慢晃上杯沿,然后顺势滑下,安安静静的呆在酒杯中。

  李谦站起身,负手立在窗前,对着偌大的城市出神,许久,他都一动未动,侧着的身体在阴影中,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不知过了多久,李谦动了一下。手掌慢慢在身前摊开,五指握住,放在胸前。

  “快了,快了,一切即将到来。没想到文森特的误打误撞,居然成为我的助力,真是天意弄人,我不会就这么放弃的。”

  夜色凉风吹动窗帘,掀起阵阵“簌簌”的声音,很快将李谦的声音淹没,一切如同没有发生。只有李谦自己知道,一切都将变得不一样,鲜血、死亡、仇恨,将会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肆意蔓延,最终燃尽所有人的希望,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他自己。

  舔舔自己的嘴角,一股邪魅的笑容爬上他的脸颊,想到接下来的事情,他不由的热血沸腾,浑身兴奋。他可是特别期待看到那人惊讶错愕的表情。想来一定特别有趣,要知道,对方可从来没把他看做一个可以顶天立地的男人,而自己,则是要让世人知道,把一只孤狼看做家犬的巨大代价。

  李谦掏出手机,三两下拨通一个号码,对方恭恭敬敬的向他行礼:“少爷。”

  “我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已经查清楚,资料明早就会出现在少爷的办公室内。”少爷这招高明,没人会想到一个小学教师的办工桌上会有这么重要足以翻天覆地的资料。

  “恩,自己去账上拿钱,该得的,一份不会少你。”李谦淡淡的吩咐,然后在对方千恩万谢中挂断电话。

  “多谢少爷。”对方又惊又喜,十分感谢李谦的慷慨。

  收线之后的李谦仿佛了结一件心事,脚步轻松的走到桌子旁边,将桌上的红酒一饮而尽。之后,他整个人陷在沙发中,再次一动不动。整个房间恢复宁静,只有钟表行走的“啪啪”声,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一如李谦现在的思绪。

  到时候,一切都会有答案,我很好奇,你到底是什么反应,云鸿。

☆、Chapter.26 三言两语土崩瓦解 (1106字)

  云鸿的身体恢复的很快,没两天,医生就吩咐他可以进食。李谦琢磨着弄点好东西给云鸿补一补,亲手做了几个云鸿爱吃的菜,那保温箱装了,驱车开往医院。

  算起来,这几日一直在处理文森特的事,已经有几天没见过云鸿的面,那家伙,心里怕是有怨言的吧。不管怎么说,两个人还没有闹到最后一步,面子上的功夫还是要做到滴水不漏,若不然,手底下的人看到,怕是要多做揣测,对以后的事情绝对不利!

  李谦去的时候,恰好是午饭的点,保镖已经去吃饭,门口只留着林默生在照看。他一个人闷头抽着烟,面容有些阴郁。

  “谦哥。”看到李谦带着保温箱走过来,林默生急忙扔下烟头,用脚踩灭。在李谦面前有两大禁忌,一是说谎,二就是抽烟。他对这种害人害己的行为深恶痛绝,就连云鸿,也不怎么在李谦面前抽烟。

  李谦点点头,正准备同林默生说话,却瞥见病房的门开着,云鸿的房间中还有另外一个人。只一眼,李谦就认出来,那个男孩和他有一面之缘。不过,他不是林默生的小情人么,怎么会和云鸿这么亲热,居然还亲手喂他吃饭!

  李谦咱在门口一动未动,盯着病房内嬉笑的两人,面上露出寒霜。这云鸿真是越活越回去,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和别人搂搂抱抱,他倒是不怕别人的闲言碎语,他真的以为自己的地位无人撼动就可以毫不顾忌了吗?

  李谦心中嗤笑,面上却依旧冷冽。随手把保温箱递给林默生,他面色不善的转身离开。身后的林默生突然出声叫住他,声音吞吞吐吐。

  “谦哥!你……不进去吗?”

  李谦只说了一句话:“只有站在顶端的人,才有资格决定别人的命运!”

  他明白林默生想要说什么,无非是想要他进去,阻止里面的两个人,毕竟,王翟是他的人,这样公然给他戴绿帽子,他也是面上无光。可李谦却不这么想,既然已经决定动手,他就不会给云鸿任何翻身的机会。说不定,王翟的出现,是他的一大助力呢!

  想到那个少年,李谦心头也不禁浮起一丝疑惑,这个少年的来路不简单,他找人查了许久,也没查出什么有用的消息,网上的资料更是少得可怜,像是有人刻意抹去一样,不管这个人是谁,他的能力都不是现在的李谦能够瓦解,索性就放在那里,他倒要看看,对方会玩出什么花样。更何况,未知的旅途才更加精彩,不是吗?

  林默生默默地看着李谦离开的方向,再看看病房内让他闹心的两个人,眉头狠狠地皱起来。他思忖李谦留下的那句话,哪一个男人不想功成名就,名扬天下,可惜他没能得到李老爷子的赏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帮主的位置落入云鸿的手中,若不是……

  林默生没再继续想下去,但是他的心中隐隐做出一个决定,他透过门缝,看着里面的两个人,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Chapter.27 默生醉酒王翟被打 (1099字)

  林默生这几日的脾气十分不顺,早先他看到王翟温顺可人,一如当年那人的影子,便存了心思,打算好好对他,既是解自己的相思之苦,又能避免王翟落的凄惨的下场,却不想王翟吃里扒外,勾搭着他不算,居然还痴心妄想,要爬上云鸿老大的床。且不说谦哥和云老大多年的感情不容破坏,光是这么大一顶绿幽幽的帽子扣在他头上,是个男人都不能忍受。

  时间已经渐渐走过八点,夜已深沉,王翟还没有回来,定是还在医院勾引云老大,想到这儿,林默生便气不打一处来,看什么都不顺眼,索性开了一瓶酒,直接对着嘴吹起来。这种喝法最容易醉,没两口,林默生就已经面色酡红,眼神迷离起来。这种平时不温不火的人耍起酒疯来最要人命,房间里的东西被他砸个稀巴烂,乒乒乓乓,一地碎片。

  王翟刚刚回来,就看到一片废墟之中的林默生。

  “生哥,怎么了?”看到这场面,王翟心道不好,表面上装出一副怯生生的柔弱样,实则背后的手已经偷偷摸上门把手,准备随时逃跑。

  只可惜,林默生快他一步。他快步上前,一把将人扯进房间内。

  “你个小贱人,还知道回来啊,怎么,云老大没留你过夜啊?你个不要脸的婊子,有了我还不够,居然还去勾搭别的男人,我看你真是活腻歪了,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醉酒的人不会讲什么道理,只会跟随着本能做事,林默生正在气头上,看着王翟那魅惑的小样就忍不住动起手来。林默生劈头盖脸的扇了王翟几个耳光,后者脸上瞬间就多出好几个手印,林默生那是什么手劲啊,没见血表明他已经留了手,可惜王翟本就是个白面书生,手无缚鸡之力,这两下已经让他眼冒金星,浑浑噩噩。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