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第274章

书名:金玉王朝   作者: 风弄   

  谁要你忍了?

  谁要你唱什么门帘,搭什么架子?

  忍了这些天,每天都是空房间,空空的床,你……你还和那些女人喝酒,听她们唱小曲,对着她们笑!

  你这个混蛋……

  流氓!

  恶棍!

  胯下忽然被男人的手掌覆住了,热情地揉着,比刚才揉他脚踝的力道还惊人,直侵到皮肉底下。

  宣怀风呜地从喉咙里迸出一声。

  什么也看不到。

  只有感觉。

  只剩感觉。

  被白雪岚抚着,摸着,爱着的感觉。

  宣怀风出奇地恐慌这片黑,但又深深地爱这片黑,骨骼里头的快乐刺得他浑身乱颤,宛如风铃被乱风不留情地吹得叮铃作响,几乎散架。

  他明明有着自由的双手,可以揭下蒙住眼睛的黑布。

  但他偏偏忘了自己可以这样做。

  只是被白雪岚抚着,摸着,乱吻乱亲着,腿间那个羞耻的地方就热了,烫了。

  宣怀风无来由地呜咽,在黑暗中伸出手,凭借直觉找到男人的位置,抱住他,像抓住自己的救命稻草。

  情动得如此,快。

  如此,迫不及待。

  宣怀风紊乱地低声叫着,「白雪岚。」

  白雪岚应着他,「宣怀风。」

  宣怀风抽着气,说:「你是个混蛋。」

  白雪岚说:「是,我是个混蛋。」

  宣怀风咬着牙,说:「你是个流氓!」

  白雪岚说:「是是是,我是流氓。」

  宣怀风还是磨牙,说:「你……你是个恶棍!」

  白雪岚说:「是是是,我是恶棍。」

  宣怀风便没话说了。

  把头抵在男人结实的肩上,用力抵着,像要把身体无法控制的颤抖,都传递到男人身上。

  他从不知道,眼睛看不见,感觉会变得这样浓烈。

  这简直,不像自己。

  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竭力地忍耐着。

  任这人玩弄自己身上的每一处,在上面肆无忌惮地点火,烧得每一寸都在快乐地疼痛。

  几乎忍耐得快晕死在这快乐的疼痛里时,白雪岚才握着他的膝盖,把他的腿分开。

  宣怀风抱着他的脖子不肯放,断断续续地问:「你……你还……还把那些女人弄回家吗?」

  蒙在眼睛的黑布上,出现了两点隐隐的湿迹。

  白雪岚心里一痛,柔声说:「不了,再也不了。」

  缓缓把自己埋进去。

  宣怀风发出细细的尖叫,身体一下子被白雪岚充满了,内脏受着外来物的压迫,那样的疼,他却差点一下子到达顶峰。

  感觉都集中在那个被白雪岚占据的地方。

  这一刻。

  这一刻……

  他不知道,是白雪岚吃了自己。

  还是自己……吃了白雪岚……

  白雪岚一边亲他,一边频频动着,说:「怀风,你真热。」

  你也很热。

  白雪岚,你也很热……

  脑子和身体一样,都融化了,是三月的冰,化作一潭春水。足以把每一个落入爱河的傻瓜溺死。

  或许,我们彼此,终要把彼此给溺死才罢。

  或许,我吃了你,你也吃了我,连皮带骨,一点不剩。

  才是个了结。

  白雪岚在身体里时轻时重地抽动,宣怀风看不见一丝光,满满的,都是感觉。

  既然没有光,也不必害羞了。

  他就大着胆子,浅浅地呻吟着。

  就大着胆子,抱住白雪岚不放。

  牢牢的,抱住。

  抱紧。

  让身体贴得再紧一点。

  让那里,进得更深一点。

  空气中,全是白雪岚特有的味道,粗犷,迷人。

  肌肤上,全是白雪岚的印迹,触感。

  被这个男人拥有,原来能这样快乐。

  白雪岚……白雪岚……

  宣怀风承受着肉体上的鞭打,在心底迷乱地喊着。

  仿佛可以听见他内心的呼唤,白雪岚咬着他红润的唇,霸气横生,一手托着他的臀,一手扶着他的腰,缓慢而沉重地顶送。

  什么东西滴到身上,宣怀风觉得皮肤上猛地一烫。

  从身上的男人皮肤上滑下的热汗,正淌在自己身上。

  只是小小的汗而已,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力量?

  怎么会,如此有感觉?

  一滴。

  无声的,又一滴。

  每一滴,都把宣怀风烫得浑身一紧,两人相连接的部位深深一缩,惹得连白雪岚都发出粗喘的闷声,「你这!嗯!要命的小东西!」

  原来蒙住了眼睛,连白雪岚的声音都性感得令人心悸。

  宣怀风脑子里轰燃一炸。

  溃不成军,一泻千里。

  白雪岚的热情和体力还是一如既往,才出来没多久,又精神地进去了,连连顶着,顶得宣怀风哽咽般的求饶,「慢点,慢一点……」

  白雪岚舔着他的胸膛,甜腻地应着,「好,我慢一点。」

  稍稍慢下来。

  不一会,又情不自禁地快了。

  令人难以承受的律动,激烈摩擦的热,让宣怀风浑身炽热,意乱情迷。

  蹙眉呻吟着,连断断续续的「慢点」,都说不出来了。

  腰被做到又酸又痛,白雪岚的欲望却似乎永无尽头。

  宣怀风偶尔睁开眼,看见摇晃的华丽天花板,才朦朦胧胧地意识到蒙住眼睛的黑布条不知什么时候被解开了。

  情潮汹涌,难以遏制。

  他被爱意和酸痛抽打着,不知道是否应该反抗压在他身上的这个人的不知节制。

  大概反抗也是徒劳。

  还没缓过气来,下一场又开始了。

  白雪岚在床上做了许多回,把手软脚软的宣怀风抱到浴室,热水的雾气氤氲起来,他仿佛忍耐了很久似的,忍不住又把心爱的害羞的爱人按在墙上,热切地抽插。

  大概自己是不知节制的。

  可他太饿了,太饿了。

  冷战的这些天不但断了他的粮,还夺了他的魂,他有一半的魂被宣怀风带走了。

  这宝贝身上,有他白雪岚的魂。

  逼得他,只能一遍又一遍地要他,在很深很深的地方,狠狠地要。

  一遍,一遍。

  再一遍……

  从浴室里出来,宣怀风脚指头还抽搐着。

  快感在体内盘旋不去。

  视野中白雪岚的脸是模糊的,但纵使模糊,还是要命得迷人。

  白雪岚抚摸他的脸颊,亲密地叫着他,「怀风。」

  宣怀风动了动眼皮,声音微弱到几乎听不见,恍惚地问:「你还和那些女人一起喝酒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