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第276章

书名:金玉王朝   作者: 风弄   

  承平说:「不是。」

  宣怀风说:「我是。」

  费医生说:「我是来应聘的,这是我的资历,请你管事的看看。要我,我就留下,不要拉倒。我仍回德国医院去。」

  把一份履历递了过来。

  宣怀风接过来,看了几眼。

  他学的是数学,并不懂医学上的事,看这份履历上,写着德国某某大学某某专业博士,几行工作资历介绍,倒有好几个专业名称不认识。

  不过,既然是布朗医生专门介绍,医术上应该不会太差。

  再问了问薪水,费风提的条件,也不算太高,宣怀风便应承了,请他回去,一个礼拜后正式上班。

  等费风一走,承平就跺脚,说:「你请医生,只看医术,也不看看医德。他这人,从头到脚就是一条洋人狗腿子的味。」

  宣怀风说:「我这里正缺医生,哪里还有挑选的余地。要是你能帮我找几个好医生来,我辞退他也无妨。」

  一句话,堵得承平无话可说。

  宣怀风现在的身上任务很重,除了戒毒院的事外,还另有副官的职责要负。

  戒毒院里事情一完,他就带着宋壬回了白公馆,想把海关总署今天送过来的文件理一理,不料一进屋,听差就过来,给他递了一张条子,说:「宣副官,今天有一位小姐,给您打电话。我说您出门去了,她说,请您回来后,有空回她一下。」

  宣怀风看那条子上的电话号码,分明是梨花给自己写过的那个,不由啧了一声。

  暗道,该死,怎么总把她给忘了?

  他现在和白雪岚的关系更进一步,再不像过去那样小心翼翼,担心着白雪岚的猜疑,想着和梨花联系这件事,光明正大,并无苟且之处,等白雪岚回来,向他解释也不妨。

  便不忌讳,去电话房给梨花打了一个电话,做了一个见面的约定。

  然后叫人把小飞燕叫过来,对她说:「你记得一个叫梨花的人吗?」

  小飞燕说:「怎么不记得?我从前差点被团长太太卖进舒燕阁,撞着她,还向她哭了一场呢。」

  宣怀风说:「你如今能在这里,其实也是她的功劳。」

  便把梨花怎么提醒自己,怎么再三问小飞燕情况的事,说给她听。

  又问她,「她说想见你,瞧瞧你现在过得好不好。你愿意吗?」

  小飞燕早就感动了,连连点头,央着宣怀风说:「宣副官,您一定要让我们见一面。这世上,有一个人无缘无故的,对我这样好,这是老天爷赏我们的缘分。」

  宣怀风说:「那好,你去换套衣服,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她见了也欢喜。」

  小飞燕赶紧去了,回来时,穿了她来时身上那套好衣裳,果然光鲜好看。

  宣怀风便带着她出门去。

  第四章

  汽车开了一阵,远远的看见了舒燕阁那古色古香的重檐歇山顶。

  梨花倒是一片诚心,得了电话里的消息之后,很早的下来站在门阶前眺望,瞧见一辆车头飘着海关总署小旗的漂亮汽车开过来,知道定是宣怀风无疑,赶紧下台阶迎上去,一手捏着手绢,一手拉开车门。

  小飞燕从车里出来。

  梨花打量她那一脸红润,身上穿着也好,一把扶了她的肩,说:「哎呀,妹妹,我可算见着你了。上一次,也是在这舒燕阁前,你哭得多伤心呀。如今好了,你脱离了虎穴,到了宣副官身边,我也算对得住你那一番央求了。」

  提起往事,想着从前被大老婆欺压的痛苦日子,小飞燕禁不住一阵心酸,对着梨花叫了一声,「姐姐。」

  眼睛就红了一圈。

  梨花忙说:「别哭,别哭。你现在过上好日子了,有什么值得哭的?来,到楼里说话。宣副官,你也请。」

  宣怀风站在一旁,含笑看两位女子重逢,见梨花邀请,摇头说:「不用了,在这里说两句就好。」

  梨花很爽利地笑道:「我自然知道你的心思,想着进楼子,让熟人看见了不好。岂不知你站在这大门口,街上人来人往的瞧着,更不好呢。再有一样,你不进来,又不站门口,难不成开条子带我出门?我看你的薄脸,更担不起脚条子的名声。不如还是进来吧,扭捏什么?这里除了有姑娘,还能吃饭呢。你就当自己进来吃饭。」

  宣怀风被她说得莞尔。

  况且站在这大门口,确实也招眼。

  略一犹豫,就算不由己,被梨花拉了到门里。

  他也不是第一次来,对舒燕阁算有一定认识,进了门去,仍是三栅样式的窗花样,一色的十字寿纹铺地,对着门的对联,也仍写着「处处桃花春送暖,年年春色去还来」。

  不过旁边增添了一堆西式的白雕塑,雕成有翅膀的天使模样,做仰天飞翔状,手里握着一束花朵,竟发着明亮的光。

  原来这雕塑,同时也是一盏电灯。

  梨花看宣怀风瞧了那西洋艺术电灯两眼,说:「这玩意儿有点意思吧,听说是外国过来的。一个个人在这里乐过头了,赊下账没有现钱,拿了这两只东西来抵。」

  宣怀风点了点头,也不说什么。

  梨花说哦:「我们到楼上吧。」

  领着他们往里走了几转,找着一个铺了一块旧红地毯的木楼梯,就往上面走。

  一路上见了不少艳装女子,或站或坐,或拿着小镜子自照,说说笑笑,倒也其乐融融。

  梨花上楼后,到了一间房间前,把门一推,做个欢迎的手势,「到了,请进。」

  宣怀风往里面扫了一眼,小房中间摆了一个大屏风,屏风后头依稀是帐帘,竟比想象中的朴素许多。

  不过,他想这大概是梨花的房间,自己进去恐怕不合适。

  正在踌躇,梨花在他旁边说:「磨蹭什么?你嫌这里脏吗?明白告诉你,这是我平素一个人睡的地方,要是接客,也不在这地方。难道你要我把你带去接客的好厢房?」

  在他背后轻轻一推,自己牵了小飞燕的手往里走。

  大家进了房,梨花自去取热水泡茶,端给客人们。

  她知道宣怀风是勾搭不成的,也没有太着意奉承,端了茶后,就和小飞燕一并坐着,问她分别后的情形。

  小飞燕也知道梨花对自己的关心,心里对梨花也有几分亲切,梨花问一句,她就答一句,十分相得。

  偶尔说及苦难的事情,触及女子柔软的心肠,两人眼里都是热热的。

  梨花握着她的手说:「妹妹,你不要说你命苦。其实你的命运,比起我来,实在是好太多了。就算做过姨娘,受人打骂,也比我这样待在楼子里强。何况你现在也不当姨娘,不受人打骂了。宣副官这一次,可是为你尽了心。他这人不坏,你好好伺候他,他自然也好好待你。」

  小飞燕说:「姐姐,宣副官的恩情,我心里有数。可是你的恩情,我也不能忘记呀。要不是你和他提起,他哪里知道我快被团长老婆打死了,又哪里会想着救我。姐姐,你对我这样好,我以后就只当你是亲姐姐看了。」

  梨花和她似乎天生就有几分投缘,惊喜道:「你说的是真的?」

  小飞燕问:「怎么不真?」

  梨花说:「那好,我们就结成金兰姐妹。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小飞燕说:「我爹妈早死了,也没有兄弟姐妹。」

  梨花说:「我和你一样,孑然一身。结拜了,日后也好有一个亲人。」

  两人便兴致勃勃地讨论起结拜金兰的事来。

  小飞燕说要三杯酒,点香,对着天地拜了就是。

  梨花正色道:「这是一辈子的事,不能草率。我们正经做起来,不但要挑黄道吉日,我还要花钱摆一桌酒,请朋友们来,给你我姐妹当个见证才是。」

  正说着,忽然外头有人问:「梨花在吗?」

  梨花应了一声,「在呢。」

  转过头,对宣怀风低声说:「你请安坐,不过是我楼里一位姐妹。放心,我不让她进来,免得纠缠你这正经人。」

  说完,站起来,转出屏风外,站着问:「粉蝶,找我做什么?」

  那叫粉蝶的女子早跨了进屋,因看梨花站着,也没有往屏风后头看,笑着问:「你上个月不是做了一件紫缎子旗袍吗?在不在?要是在,借我用一天,好不好?」

  梨花问:「在是当然在,不过你怎么忽然缺起衣服来了?」

  粉蝶磨牙说:「小青那死妮子,脑子笨,手更笨,我刚做好的那件玫瑰红,让她给我洗一下,竟然她弄出了一个指头大的洞,气得我骂了她一顿,本来还有一件水天绿的,也能穿出去撑场子,偏偏昨儿洗了,还晾着。好姐姐,别小气,把你那件借我一借,下次你缺衣服首饰了,尽管来问我。」

  梨花说:「还有什么,我拿来给你。」

  走到箱子边,掏钥匙开了锁,取出一件簇新的旗袍来,拿给粉蝶,说:「还是要熨一熨才得穿。你今天被哪一位大人物叫了条子,要这样的讲究,难道又是那位副总理?」

  粉蝶忍不住得意,说:「不是副总理,是警察厅的周厅长,说今天下午过来,要带我去大洋行,挑一串珍珠项链。阿弥陀佛,你也知道,我想要一串地道的南洋珠子,想了许久了。珍珠项链这种东西,珠子个头有大有小,我想要一串顶大的,可不能要紧关头泄了气。今天,我非好好打扮一番不可,周厅长见了欢喜,出手自然也大方。」

  梨花笑道:「瞧你,乐得都叫起佛来了。那位周厅长,对你真不错。看来你时运到了,遇上了贵人。」

  粉蝶哼了一声,说:「你哪知道,他这人才真叫小气呢,难为还是一位厅长,向他讨了一堆耳环,不知要费多少口舌。」

  梨花问:「哦?那他这次怎么忽然大方起来了?」

  粉蝶说:「他大方,那是因为我伺候得他好呀。我昨天含着他那东西,吹了一个晚上的箫呢。天下男人都一样,最好的就是这一口,对他一吸,比得道升天还痛快……」

  不等她说完,梨花就忙挥手,尴尬地说:「住口,住口,青天白日说这些,你也不怕臊。」

  粉蝶不以为然,反而说:「怕什么?客人都在前面楼子里,这边都是自己姐妹,还怕听几句荤话?要装斯文小姐,到外面再装去。哎,我听说最近有新花样,有人装成女学生,到当官的宅里伺候,得钱也多些。前阵子流行玩坤角,现在流星玩女学生了。」

  梨花想起「隔屏有耳」,哭笑不得,截着她的话空儿,说:「就你话多,快去吧,要是误了你的珍珠项链,可别来和我哭。」

  推了粉蝶出门,把房门关上,才过来屏风这边,讪笑着说:「总算走了,真是个麻烦人。」

  刚才屏风隔壁的话,里面的人自然都听见了。

  小飞燕自不必说,宣怀风更是窘迫得双颊泛了一层浅红,咳嗽一声,把茶碗放下,站起来说:「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走了。」

  梨花说:「哦,那是,我送你们出去吧。」

  一行人下楼。

  梨花依旧是牵着小飞燕的手,一边下楼,一边和她低声说着贴心话,一直送到汽车旁。

  梨花说:「妹妹,你跟着宣副官去吧,要好好的听话。结拜的事,只交给我张罗,好不好?那一席酒菜,也只看我的。」

  小飞燕说:「一切都听姐姐的。不过姐姐,我现在在白公馆做事,也领薪金呢,酒菜那里,你算我一半吧。」

  梨花说:「那不行。」

  小飞燕还要说,梨花便说:「你要做我的妹妹,就该听姐姐的话。」

  如此一来,小飞燕就无法再说什么了。

  两人和梨花告别,坐上汽车,直接回了白公馆。

  宣怀风一个人去小饭厅,吃了晚饭,回房间洗完澡,就找不到事做了。

  自己的公务白天已经做好,想看书,没有看书的心思,想拉拉梵婀玲,一抬头,看见天上云层厚重,月色黯淡,又觉得不适合。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