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第284章

书名:金玉王朝   作者: 风弄   

  但要剥夺宣怀风睡觉的权利,粗暴唤醒而硬上弓,又逆了白雪岚爱他的心。

  白雪岚一边想着,便俯身去吻那无人可媲美的唇的弧度,如一个膜拜者,自唇角处,渐渐低游到下巴,颈项,又用手钻进睡衣底下,轻抚柔软的腰腹。

  宣怀风因为戒毒院缺一批医疗用品的关系,吃了政府那些官老爷们办事作风的苦头,白天跑了六七个地方,这还是因为他身后有白雪岚这个靠山,不然再跑几天,公文也未必能批下来。

  所以他是一心想睡,好快点去掉身上这疲累的感觉。

  但白雪岚抚摸的手法很可恨,虽然温柔,确实别有一种撩拨的意味,仿佛一把欲安静的好琴,偏偏遇到了一根善于勾弦的指头。着指头一勾,琴再想安静,也就无法遂心愿了。

  宣怀风只觉得自己被一头撒娇的大犬抱住了,蹭自己的脸,亲自己的下巴,脖子,若轻若重在身上摩挲。

  待抚了几下腰眼,宣怀风怕痒,忍不住笑了,喃喃地说:「你就这么不老实……」仍是闭着眼睛。

  白雪岚说:「我要老实,只能挨饿。俗话说,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宣怀风听他那话,是在向自己投诉,竟然说法如此不伦不类,拿他完全没办法,抓着他在自己腰上使坏的手,说:「你还孩子?哪个孩子有你这么折腾人的习惯?不要闹了,反正醒了,和你商量一件事。」

  带着懒洋洋的意思,慢慢翻过半身来,一双手轻轻绕过白雪岚的肩,半勾着他的脖子,穿着睡裤的腿也在薄丝被下和白雪岚触了触。

  这虽不能说是热情的拥抱,但至少是个很不错的奖励了。

  白雪岚顿时就老实了三分。

  很高兴地享受着爱人的温存。

  白雪岚问:「商量什么事?」

  宣怀风朝他看了一下,说:「戒毒院的开张,虽不需要太大排场,毕竟是一件正经事,还是要做的,你说挑个什么日子?」

  他醒是醒了,可睡意仍是朦朦。

  星眼微殇,脸颊沾着一点淡红,诱人极了。

  白雪岚目光在他脸上扫来扫去,唯恐看少了一份,嘴里说:「你觉得什么日子合适?」

  宣怀风说:「我当然是希望越快越好,这地方越早开,能救的人越多,不过,过几天就是六方会谈,这是政府头等大事……」

  白雪岚说:「不要紧,两者又不冲突,何况你不是说了,不需要太大排场,六方会谈那边,只管让政府铺张去,戒毒院这边,我们不妨来个悄无声息,也不用登报,叫齐了相关人等,挂一条红绸带,拿剪子一剪,开门大吉。」

  宣怀风说:「你这样说,我就照办了。」

  白雪岚说:「别这么说,你也告诉我,我这样想,合不合你的想法。要是你另有想头,我们再商量。」

  宣怀风说:「不必,这正合我的意思,有你说在前头,我也不顾虑别的,就办一个最简单的仪式,不弄那些官样的文章。做实在事,该是这般才好,润物细无声,好不好?」

  吻了宣怀风柔软的眼睑一下。

  宣怀风叹气,说:「你乱亲乱摸,把人弄成这样,还敢自称什么无声,我看简直比打雷还凶横,你不达目的,是绝不罢休的。」

  白雪岚笑得更坏了,说:「弄成这样?究竟弄成怎样呢?我务必要瞧瞧。」便把宣怀风抱住了,只管轻怜蜜爱。

  宣怀风被他撩拨得浑身点了火,喘息也和方才不同了,只是让人心痒地细细呼吸,忽然又问:「初十开张,你觉得可以吗?」

  他刚才竟在计算日子。

  白雪岚又好笑又好气,说:「依你。」

  又一阵不满意。

  在他坚挺秀气的鼻子上捏了一把,颐指气使地说:「以后在床上,不需说公务。」

  宣怀风微笑着低声说:「对不住。」

  白雪岚一怔,瞬间的惬意劲,仿佛全身的血都涌到了胸口,非得对天长啸上几声才能抒发。

  但他毕竟没长啸出来,使劲压着只有爱人能给他的奇异快乐,希望把它在心底多上一会。

  大手扣着宣怀风的后脑,五指揉进软软黑发里,嗓子沙哑得很好听地问:「来一回,好不好?」

  男人身上,掠夺和占有的味道热暖潮滚,透着接触的肢体袭来。

  宣怀风嗅着他的气息,也觉得有些意乱情迷,往后靠着,把头的重量都放在白雪岚掌上,仰起脸,吐着气问:「只来一回?你真的能停住?」

  白雪岚一激动,山东腔又蹦出来了,甩钢鞭子似的答道:「长官!我朗个停得住哦!」

  当下把爱人剥得如初生时那般白璧无瑕,一把折起他的长腿,先就恶狠狠含住了形状可爱的地方,使出舌头上的功夫,吸得宣怀风劲瘦的身子风中小草似的直抖,贴在白雪岚黑短发上的手,十指受不住地张开收紧,收紧张开。

  饮了一回宣怀风一边呜咽一边奉上的琼浆玉露,白雪岚更不必客气了。

  紧紧地抱住他,深深地侵进来。把宣怀风顶得频频摇头,把下巴无力地搁在白雪岚肩膀上喘气。

  白雪岚很方便就能咬到他的耳朵,悄悄说:「一回真的不成,我们今晚再合作一下,两回吧。我也就吃个小半饱,日后你要还。」

  第二回便从背后来了。

  一手扶着柔韧迷人的腰,一手扳开腿。

  进得很温柔,单这姿势,毫无阻碍下,势必是进得更深的。

  宣怀风恍恍惚惚,从里到外,全被白雪岚的味道浸透了,心里竟觉得很欢畅,似乎自己做了一件了不起的美事,尤其听着白雪岚在身后粗重甜蜜的呼吸,被他的热气喷在背上,身体里那东西就胀得叫人难以启齿的快乐。

  跟着这流氓,果然学坏了……

  宣怀风迷糊想着,察觉到身后的人姿势变了,带劲着下身一阵甜痛刺激。白雪岚从后面抱着他,鼻子蹭着他的后颈窝,像寻求着什么似的。他也艰难地回过头,仿佛寻求着什么似的,用侧脸去就白雪岚的唇。那嘴唇触到脸颊的热,是能融化铁石的。

  宣怀风断断续续地说:「白雪岚……」

  白雪岚正吃着甜头,鼻息也是甜腻的,低低地应一个单音,「嗯?」

  宣怀风正想说话,蓦地咬住牙关,然后深深地,抽着气。

  他双膝跪在床单上,身子被白雪岚撞得前后乱晃。

  白雪岚两手环着他的腰,既是不让他软到在床上,又是固定,结实有力地挺进着。

  宣怀风便随着他这激昂的节奏,甜蜜而赧然地摇晃,边问他:「你喜欢我吗?」

  白雪岚说:「你说呢?」

  宣怀风说:「我说你是喜欢我的。」

  白雪岚在他身后没说话。

  这男人的回答,是猛地一下穿刺得极深的动作。

  和,一个落在光裸脊背上,轻柔若羽毛飘落在花瓣上的,爱人的吻。

  次日,是绝无意外的腰酸背痛。

  宣怀风的腰杆和那说不出口的地方感觉难以言喻,却又不好对白雪岚提出抗议。

  他知道白雪岚昨晚算是有节制的了,要是放开了按白雪岚的意思来,恐怕会是二的倍数,而不仅仅是二。

  白雪岚为这六方会谈,总理给他安排了不少事情,也正是忙得不可开交,七点钟就下了床,却又按住想随他一起下床的宣怀风说:「你再睡睡,有什么事,我帮你交代别人去做。」

  宣怀风说:「各人有各人差事,你由着我吧。等戒毒院的事办好了,我定要向你要几天假的。」

  白雪岚知道他是不肯偷懒,只好随他去。

  宣怀风看他要到屋外去,叫住他说:「还有一件事,我总忘了问。」

  白雪岚又转回来,笑着问:「什么事?」

  宣怀风说:「怀抿,你还关在公馆里吗?」

  白雪岚说:「是还关着,怎么忽然问这个?你还怕我瞒着你杀了他不成?」

  宣怀风说:「你想到哪里去了,他好歹是我三弟,我过问一下,总还是说得过去的,现今谁给他送吃喝呢?」

  白雪岚说:「左右不过是几个下人送过去。」

  宣怀风问:「小飞燕想给怀抿送饭,来求我了。我想着还是要先问一下你的意思才好。」

  白雪岚想也不想地说:「怪不得你忙,这么点鸡毛蒜皮的事,也放在心上。这小飞燕是我叫来伺候你的,她反给你添问题,我赶她出去得了。」

  宣怀风忙道:「你赶人家干什么?她小心殷勤,把你也伺候得不错呀,你不愿意她给怀抿送饭,那就算了,我去告诉她这样做不行。」

  白雪岚说:「我什么时候说不行了。」

  宣怀风问:「那你的意思,是说允许了?」

  白雪岚说:「这种小事,你就不能做主吗?」

  宣怀风说:「我允了她,你可不要回来和我发脾气,说我擅做主张。」

  这话倒勾起白雪岚的兴致了。他本来站在门那边的,听了便走过来,搂着宣怀风,把唇贴在宣怀风的唇上柔柔地蹭着,喃喃笑语:「我巴不得你擅做主张呢,总要寻个机会,趁势好好要你个几天几夜。」

  宣怀风大为窘迫,说:「没正经。」在白雪岚肩上推了一下。

  白雪岚双目灼然有神,再和他吻了一阵,笑着走到门外去了。

  小飞燕听见这头两人说话声音,知道宣怀风也起来了,端了铜盆进来打热水伺候。

  宣怀风对她说:「你可以给怀抿送饭。」

  小飞燕惊喜道:「真的?」

  宣怀风说:「我平白无故骗你干什么?不过你要记得,他毕竟是犯了过错的人,你别和他多说话。他那房子有护兵看守,你进去放了饭就走吧。」

  小飞燕忙不迭应了,又给宣怀风搓了干净毛巾过来。

  宣怀风弯着腰,仔细洗了一把脸,正拿着牙刷沾牙粉,眼角忽然瞥见管家从前头过来。

  官家到了门边,向宣怀风道了一声早,看看白雪岚不在眼前,才走进屋里,凑近了去,对宣怀风陪着笑说:「昨天有一封信,是总理府差人送来的。下面做事的人不仔细,当成没要紧的东西,丢在门房那里了。我今天早上去才看见。这要是让总长知道,做事的人不知道要挨上什么罚,吓得在院外头哆嗦呢,他们求着我,我也没法子,只能来求宣副官您,总长面前,能不能说几句好话?」

  宣怀风说:「总理的信?你们办事太不小心了,眼看就要六方会谈,说不定这信就扯这事,要是误了正经事,我不能帮忙说清的,不过,要是琐碎小事,倒能试试看。」

  官家笑道:「有您这一句,我就放心了,我就知道您心肠好。」

  宣怀风说:「信呢?拿来我看看。」

  官家递过去。

  宣怀风接了一看,外面写着「白雪岚启」,下方细细地写了「兄闵辛」。这闵辛,正是总理的表字,而且用的不是总理府常用的那种公文信封,而是用的寻常信封。

  怪不得办事的人会一时没留意。

  总理的表字,本来就未必个个听差都认得。

  他们接总理送过来的信,又习惯了大公文信封的。

  宣怀风当副官一向负责,总长身边的事务,总是照应着的,他接总理府和其他官员送过来的信,也不是一回两回,当下便想代白雪岚拆开,看看究竟有何事。

  可取了开信刀来,宣怀风又停下了。

  琢磨着,总理不用公务信封,上面落款又写的是表字,这倒有些像私务。

  也不知道是不是白雪岚的家事。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