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第295章

书名:金玉王朝   作者: 风弄   

  白雪岚说:「怕什么?他也不会问你什么。你这几天只管板着脸,和他少说话就行了。」

  宋壬想了一会,勉为其难地点头,「中!我听总长的。」

  白雪岚点了点头,却并没有叫他走。

  把身体向椅背靠了去,燃起一根巴西雪茄,在口里啣着,微昂起头,慢慢吸了几口。

  不一会,那双有神的眼睛里,掠过一个似乎拿定了主意的锐光,白雪岚坐起来,用修长的两根手指,夹着雪茄,在书桌上的烟灰碟子上轻轻敲着,看着宋壬说:「过几天,我有一件大事要办,你要准备准备。」

  沉声和宋壬说了一番话。

  两人商议一番。

  白雪岚看看钟点,想着宣怀风起床后是要出门的,宋壬一定要贴身保护着,对宋壬把下巴一扬,说:「去吧。这次可要看好了,再要出件什么事,我一样牛皮鞭子抽你。可别说我在你那些弟兄们面前不给你这个老大哥留脸面。」

  宋壬铿锵有力地说:「您放心!再有什么事,我自己抽我自己鞭子!」

  敬个军礼,转身出去了。

  白雪岚把剩下半根雪茄抽完,正巧孙副官拿着一份要签的公文过来向他请示。

  白雪岚把他叫近到身旁,懒懒地问:「你昨天,是不是要宣副官帮你送了一份文件去总理府?」

  孙副官听他这样忽然地一问,怔了怔。

  他是很精细的人,立即便疑心自己是不是哪里做得不妥了,慢斟细酌地谨慎回答:「是的。昨天我是找宣副官,请他替我在公文上盖一个总长的印章的。因为聊起来,我说事情太多,恐怕来不及送公文,宣副官就应承说可以帮我送。其实是我的不是,他也忙,好歹这一趟,该我自己来跑。总归是我偷懒了。」

  白雪岚笑道:「不能怪你,这里头一些事,你也并不清楚。不过,你请他代你走一趟,倒让他吃了好大一场亏。他是带了一身伤回来。」

  孙副官惊讶道:「这是怎么回事?」

  白雪岚说:「他不肯和我说,我总不能当面问他。他是珍惜颜面的人,你要是见了他,也别提这事。但我把一件事,让你去将功赎罪,你肯不肯?」

  孙副官自然是知道宣怀风在白雪岚心目中地位的,正在忐忑,现在知道白雪岚有事情吩咐自己去办,知道他没有对自己生了嫌隙,心里反而落了一块石头下地,立即说:「当然肯,总长只管吩咐。」

  白雪岚说:「你想个法子,把昨天总理府上值班的卫兵是哪些人,查个名单出来。尤其是那些昨天得了赏钱的,一定要标明白了。这件事不要让总理知道一点风声,我找你来做,就是因为你办事妥当。」

  孙副官赶紧应了一声,考虑了一会,向白雪岚请教,「我请宣副官到总理府送文件,见的是何秘书。为什么总长只查卫兵,却不问问何秘书呢?」

  白雪岚冷笑着说:「那姓何的,就是一个抹了油的琉璃蛋,问他没用。怀风身上的伤,那是当差衙役抓犯人的把式,我在家里时见得多呢,一个文秘书,做不出这种粗暴的事。准是卫兵。」

  想到自己的心肝宝贝在几个下三滥的臭卫兵手底下吃了亏,白雪岚一肚子怒气几乎要掀起冲垮城墙的巨浪来。

  但他极力将愤怒压抑着,慢慢又摸出一根雪茄,塞到嘴里。

  心里加十倍的速度思索着。

  老家打了败仗。

  博取那位韩小姐的好感的工作,也不能置之不理。

  六方会谈眼看一天比一天近。

  堂兄既然对怀风动了手,总要给堂兄一颗苦果子吃吃。

  也该狠狠给展露昭那条野狗一记掏心黑拳了。

  戒毒院又要开张……

  千头万绪,恨不得有十个身子,一百只手,把这些事情通通做个清爽通透才好。

  过几天就是初九。

  倒是一个好日子。

  第四章

  在广东军展家买在首都的大行馆那边,日日都是热闹。

  展司令喜欢寻乐子,那是人人都知道的,自从到了首都,不知撒了多少钱在姑娘们身上。

  不过有身分的人,自然不会到春院巷子那种下三滥的地方去,都是叫条子到自己的行馆来,而且这一叫,总要叫出个司令的排场,少则也要七八个红姑娘。

  就是展露昭在城外吃了小亏,那十来个兵,展司令也不如何看在眼里,自然热闹也不曾停。

  今天因为有一位师长到首都来向司令述职,为了表示对这下属的看重,展司令又是闲不住的人,便叫副官来一场堂会。

  那位师长姓姜,最早跟着展司令时只是个排长,打二黄城的时候受了重伤,差点丢了一条胳膊,后来经过救治,一条胳膊算是勉强保住了,却在接着攻魏县的战役里,被一块炸弹碎片削到脸上,不但削了一大块肉,还瞎了一只右眼,这一来,相貌就着实狰狞了。

  展司令就为了他是很勇敢的军人,又另有一个缘故,自己当了司令后,提拔了他当师长。

  这天姜师长是从城外过来的,到了展司令行馆的大门外,已有不少汽车停在路两边,他早得了通知,说司令要为他的辛苦,办一场堂会,这样一看,果然是不假,心里便有几分得意。

  下了车,两个护兵引导着,把他请到一座大厅前。

  厅里帘子高高挂着,走动的女佣都是年轻又漂亮的,穿着阴丹士林的大褂,头发干干净净地扎着,递送茶水和瓜子果盘。

  客人们都知道展司令从不拘小节,个个都很自在,有斜坐在软椅上的,有站着说话的,有把两脚支在桌上晃着抽烟卷的,有把楼子里叫来的姑娘扯到大腿上坐着,乱摸乱亲的。

  里头大部分是广东军里的军官,不少和姜师长认得,见了姜师长来,都点头打一个招呼。

  姜师长走到大厅尽头,听见一把声音喊,「老姜,到这!」

  他把头一转,看见原来是展司令坐在一个从客厅延过去的半开隔的小厅里,正把嘴从一个女人脖子里挪开,在对他说话。

  姜师长就往那里走,一靠近,满鼻子的脂粉香气混着雪茄味、酒味,呛得人一窒。

  展司令那一桌,有他四五个下属陪坐,其余的都是花枝招展的姑娘,其中倒有一大半围着展司令,一堆彩锦暖缎,软玉温香之中,簇拥着一颗亮闪闪的光头,那情景很是令人发笑。

  展司令很得乐趣,抱着一个在膝盖上,摸腰捏乳,正摇头晃脑,听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子站在旁边唱曲儿。

  姜师长过来,向展司令敬了个礼。

  展司令对他说:「坐,你来了,这就更热闹了。」

  可桌子边上早就坐满了。

  展司令便转过头,对坐在自己左边的一个穿粉红衣裳的姑娘脸上捏了一把,说:「你刚才逗得我高兴,给你一个大奖赏,让你坐姜师长腿上。讨了他的欢喜,你今年的脂粉钱全有着落了。」

  那姑娘一听是个师长,那是无论如何要巴结的,赶紧起来,要请姜师长坐。

  不料一抬头,却见着一张鬼脸,少了一颗眼睛不说,脸上从耳边到脸颊好大一块疤,连鼻子都削了一小块去,实在可怕,吓得惊叫一声,捂住了嘴。

  姜师长这副尊容,早吓唬过不少人,他见怪不怪,也不理会那女的,便坐了下来。

  反是展司令不满意了,问那粉红衣裳的姑娘说:「你怎么不去讨姜师长的欢喜?我的话,你没有听见吗?」

  那姑娘瞅瞅姜师长那可怕的模样,脸色发白,战战兢兢说:「司令,我怕……」

  展司令一巴掌拍在桌上,连酒杯都震翻了,撒了一桌子的白酒,瞪眼睛骂起来,「他娘的!你当婊子的,还怕男人?你是个什么贱种,还敢嫌我的人不漂亮?来人!给我掌嘴!」

  便有一个马弁上前,拽得那女人打了一个转,手一扬,啪啪甩了两个耳光。

  那女的嘴角顿时淌出血来,一丝殷红渗到厚厚一层白脂粉里,越发地显得白的白,红的红,格外扎眼。

  她眼泪立即滚下来了,又不敢哭出声,只浑身打颤地站着。

  桌子里外,别的姑娘们都花容失色,人人噤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怎么办好。

  展司令见冷了场,哈哈大笑,挑起坐他膝盖上那个姑娘的下巴,瞅着她问:「怎么不说话了?怕什么?你又没有惹我生气,用不着怕,我疼你。」

  端着一杯酒,喂到她嘴里。

  问她,「香不香?」

  那女的见他这么凶狠,生怕自己也违逆了他,强笑着说:「香,司令赏的酒,比什么都香。」

  展司令乐了,在她胸上狠狠拧了一把,然后又扭过头,瞪着那挨了打的女人说:「不是我姓展的爱打女人,是你太不识趣,对我的下属不尊敬。不过,我并不是不讲理的人,你如今给师长陪个罪,仍旧陪他去,大家高高兴兴的,比什么都好。」

  那女的唇边拖了一道血,连擦也不敢擦,被马弁在肩膀上狠狠推了一把,只好上来,端了一杯酒,对姜师长说:「刚才是我错了,您大人有大量……」

  手捧着那杯酒,哆哆嗦嗦,撒了一大半在桌上。

  姜师长正眼也不瞧她,举手一把推开她递过来的杯子,对展司令说:「司令,用不着。」

  展司令说:「你看不上?那不错。我们广东军,可以瞧不起别人,可不许别人瞧不起我们。你下去吧,没你什么事了。」

  得了他这一句话,那女人如得了赦令一样,放下酒杯,捂着脸嘤嘤呜呜地走了。

  展司令把头往四周一看,见女人们都愣着,唱曲儿的也停了,把眉头一皱,说:「怎么都停了?那不行,要热闹起来。」

  众人忙忙的热闹 起来,仍旧喝酒调笑。

  在屋角有鼓板敲打起来。

  唱曲儿的女孩子因为刚才那一幕,还有些害怕,不过听见鼓板响起来了,便心不在焉地唱了一首《迎新娘》。

  桌上的男人被姑娘们奉承着,一边谈笑,一边吃菜喝酒,一边听曲儿,很是惬意。

  等那女孩子唱过了《迎新娘》,鞠了一个躬,就要下去。

  姜师长说:「你再唱一个《二姊姊逛庙》。」

  掏出一个大洋,丢在桌面。

  这对一个唱曲儿的人来说,算是很不错的赏钱了。

  女孩子过来把钱拿了,欠了欠身,和角落那头的男人点了点头,那男人就放下鼓棍,拿了一把二胡出来,抱在怀里试了一个音,便认认真真唱起来。

  众人吃喝一阵,酒足饭饱。

  展司令打个哈欠,说:「烟瘾犯了,到里头来。」

  大家见他起坐,都连忙站起来。

  展司令把一直坐他大腿上那姑娘用指头弹了弹脸颊,笑道:「你今天不差,到后面拿两百块赏钱。今晚我还叫你条子。」

  他身边张副官指挥着,叫人把这些堂子里的姑娘送回去。

  等那角落里的男人过来,候着张副官给包堂费时,展司令便对张副官说:「给他两千块钱,我帮老姜做个媒。这小姑娘今晚住下了。」

  那小姑娘一听,脸都青了。

  原来那男的,是这小姑娘的父亲,闻言打个哆嗦,结结巴巴地说:「老总,这……这实在不行。我女儿,只是个子高,她才刚满十四岁……」

  展司令说:「十四岁好。我看老姜就喜欢这半青不熟的调调,不然你怎么就指着她唱《二姊姊逛庙》?那一块大洋,想必就是聘礼啦。」

  姜师长也没有反对,微微一笑,扯得脸上伤疤狰狞。

  她父亲一看不对路,急得直摇头,只说:「不行!不行的!」

  展司令脸上收了笑,对着她父亲脸上啐一口唾沫,说:「什么玩意,凭你也配对老子说不行!来!男的赶出去,女的关到房里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