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第311章

书名:金玉王朝   作者: 风弄   

  原来他搜查戒毒院这一个举动,倒忽然成了不避嫌疑,公正不阿的榜样了。

  话出自白雪岚之口,入白总理的耳。

  周厅长受宠若惊之下,额头的冷汗,俱变了热汗,肚子里那篇义正辞严的演讲稿,顿时抛到脑后,索性含含糊糊,谦逊了几句,拿出严肃的态度,对白雪岚说:「白总长,周某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为了抓住犯人,戒毒院附近几条街的房子,—一都要彻底搜査,正是因为戒毒院牵涉着海关总署,周某不得不更为谨慎,这才亲自带人上门,公事公办。多有得罪,还请白总长谅解一二为是。」

  白雪岚回答得十分友善,说:「哪里的话,我其实恨不得这样搜一搜。岂不是像书上说的,去一去嫌疑?」

  周厅长说:「正是,正是。」

  白雪岚问:「那我们戒毒院的嫌疑,如今算是去了?」

  周厅长不犹豫道:「那是自然。」

  正想再说两句漂亮话,那一头白总理一摆手,说:「区区一个戒毒院,搜了就搜了,你们警察厅和海关总署做事,以后这样商量着协办,我看很好。现在问题不在这上头,都坐下,继续商量正事。」

  于是大家坐回位置,把抓捕绑匪的事,又各自发表了一篇意见。

  在座诸公,多数并非稽案能手,又能拿出什么当即可行的方案来,不外乎感叹世风不再,盗匪流窜,寄望于警察厅尽快破案,如有需要,各署必定尽量配合。

  教育部的廖部长倒是提出,劫匪猖獗,和道德人心有关,政府办的各级学校,很有必要再开一门约束学生道德的古文课,把《烈女传》和《二十四孝》等文,一并列入课本。

  只是教育部正缺着经费。

  白总理气不打一处来,把烟斗往桌上一放,冷笑着说:「要是这件事解决不好,摘砸了六方会谈,且别说教育部经费,连我等众人,明年都不知道待在哪里呢。你要是能拿出一个主意来,把眼前的难题解决了,你要多少经费,只管提交公文上来。」

  廖部长被说得不敢抬头,身子缩到椅子里。

  众人正一筹莫展,何秘书走进会议室,在白总理耳边说了一句。

  白总理皱眉说:「不是两个钟头前才打过电话吗?怎么又打来了?」

  何秘书小声答道:「这次打电话的,不是英国大使本人,而是英国大使的夫人。她是安杰尔·査特斯的亲姐姐,自己的弟弟被绑架,可见她是心急如焚的。这个电话,总理倒不可不接,要是她悲愤之下,对她的丈夫施加影响,恐怕又是一番麻烦。」

  白总理说:「你说得不错。」

  便站起来,对众人说:「诸位坐一坐,集思广益。我先处理一件急事。」

  领着何秘书出了会议室,去二楼书房接了电话,把那位焦急不安的大使夫人,以国民总理的身份,好好安慰一番。

  再三保证,必定将她弟弟安全解救回来,姐弟重逢。

  说得背脊上冒汗,总算把电话挂了。

  白总理想起楼下还在继续开会,摇头叹了一口气,走出书房。

  在楼梯上,刚好遇到张秘书正踏着黑皮鞋,咚咚地快步往上走。

  他见是白总理,忙站住,叫了一声,「总理。」

  白总理问:「怎么这么急?又有什么事吗?我已经一头的烦恼,千万不要再来什么了不得的坏消息。」

  张秘书说:「是有一个坏消息,不过不算了不得。刚才打听过总理在开重要会议,事情很多。我琢磨着,不如我先处理一下,晚些报告上来,也许总理不见得会责怪。」

  白总理问:「是什么事?」

  张秘书说:「就是有两个卫兵,原本今天晚上是他们执勤的。不料忽然被几个蒙脸人,闯进他们住处,臭打了—顿,现在连床都下不来。所以卫兵队长报告上来,今晚总理府的执勤名单,需得更改一下,另把两个卫兵调动上来顶替。」

  总理府因为是重要地方,看守方面,立了很严格的规定。

  涉及到卫兵更改执勤时间,也需要经过盖章的正式手续。

  政府的作风虽然官僚,但这关系到总理的安全,是绝不敢掉以轻心的。

  白总理点了点头,说:「这件小事,你去办吧。」

  张秘书走了几步,忽然又听见白总理在后面叫他停一停,思忖着说:「张秘书,挨打的那两个卫兵,叫什么名字?」

  张秘书便说了两个名字。

  白总理嘴里把这两个名字念了一念,记得不大清爽,对张秘书说:「我事情多,倒忘了这两个人常常是看守哪个位置的。他们最近的执勤表,你手上有没有?」

  张秘书说:「有的,卫兵队长交了一份上来。这执勤的分派,—个月来都是照此安排。」

  说着,便从手上的一叠文件里,抽了一张出来,交给白总理。

  他瞧着白总理的脸色,略有些变化,试探着问:「总理,是有哪里不妥吗?」

  白总理胸膛起伏着,半晌才说:「你仍旧办你的事去罢。」

  把那张文件还给张秘书,转头就下了楼,脚步声很重。

  白总理回到会议室,又听了一会众人的讨论,最后沉声说:「与其这样你一言我一语,谈些不着边际的话,还不如做点实在事。这事的责任,还是要落在警察厅身上,周厅长要尽全力去办。至于外交上,城中现有许多代表已经抵达,徐部长多周旋周旋。至于本人,也会尽本人的责任。还是那一句老话,大家同舟共济吧。」

  至此,就算散了会。

  大家看白总理回到会议室后,那难看的脸色,想必是刚才接电话受了一番气,唯恐自己被当成泄气包。

  听见散会,都暗暗松了一口气。

  当即站起来,纷纷离开。

  白总理叫住人群中一个离大的背影,「白雪岚,你留下。」

  白雪岚只能留下。

  等会议室里人都走光了,只剩他们堂兄弟两人。

  白雪岚想问什么事,被白总理一个眼神阻止了。

  白总理沉声说:「你跟我来。」

  说完,自己先出了会议室,朝楼梯处走。

  白雪岚无奈,跟在堂兄身后,老老实实地上楼,进了白总理的书房。

  把门一关,回过头来,衣领已经被人狠狠拽住了。

  白雪岚后脑砰地一下,撞在坚硬的门板上。

  白总理鼻子几乎抵到白雪岚脸上,恶狠狠问:「城里那案子是不是你?说!是不是你!?」

  白雪岚没想到他堂兄如此厉害,上楼打个转身就嗅到味儿了,只沉默了两秒钟,便点了头,沉声说:「是我。」

  白总理一怔。

  瞬间眼睛红得像见了血,吼道:「他娘的!你这白眼狼!」

  两手一把,狠狠掐住白雪岚脖子。

  白雪岚被掐得脖子生疼,拼着力气往外一撞,把白总理撞得倒在沙发上。

  白雪岚站直身子,喘着气问:「你还真想杀人?」

  白总理大骂,「老子一枪崩了你!」

  就去书桌开抽屉,拿里面的手枪。

  白雪岚一个箭步上去,把他手里的枪抢了,卸了里面的子弹,都丢在厚地毯上。

  白总理还要去捡枪,白雪岚索性从后面一推,反扭了他的手,把他脸抵在墙上,喝着问:「白闵辛,你讲不讲道理?」

  白总理气得咬牙切齿,回骂道:「他奶奶的!你劫洋行,绑洋人,吃老子的饭,拆老子的台!你讲道理?你讲的他妈的见阎王的道理!那两个卫兵一挨打,我就知道是你小子使的坏!他们不就是在这书房里把他按着跪了一跪吗?」

  白雪岚说:「我的人,谁敢碰,我就叫谁不自在。」

  白总理恨得肺都快炸了,说:「好啊,好!亏我把你当亲弟弟看。只为着教训了你的小白脸,你就在背后捅我一刀狠的。我真是瞎了眼!早知道有今天,当日就该把他收拾干净了,一颗枪子毙了他!剁了他喂狗!」

  白雪岚气道:「你还说?你还说!」

  白总理脖子青筋直跳,大声道:「老子弄死他!就弄死他! 」

  手肘往后一撞,正撞在白雪岚伤口上,痛得白雪岚眉头大皱,往后退开。

  白总理得理不饶人,反扑过来,照着白雪岚脸上就是一耳光。

  两人扭打在一块,滚到地毯上,把玻璃茶几连一张单人小沙发都撞倒了,东西跌得满地都是,所幸有厚地毯挡着,倒没有摔坏。

  这里声息实在太大,外面很快有人急忙地敲门问:「总理?总理?是不是有什么事?里头怎么了?」

  白总理体格高大,和白雪岚打得难解难分,你压着我胳膊,我绞着你右腿,横在地毯上站不起来,听见外面有要撞门进来的意思,白总理喘着气说,「都不许进来!我没事!」

  连着大声说了几遍,外头才没了声音。

  书房里的两人,打了这一阵,浑身出了一场大汗。

  虽然怒到极点,却也知道,打是打不出结果的。

  又不能真的把眼前这人给枪毙了。

  即使枪毙了,回到老家,又怎么对长辈们交代?

  白雪良见堂兄力气渐渐使完,赶紧把手脚让开。白总理从地上起来,回到办公桌后的真皮椅子里,一屁股坐了,铁青着一张脸。

  正眼也不看白雪岚一下。

  一个字也不说。

  白雪岚乖巧得很,这时候倒绵羊似的温顺,把沙发茶几扶起来,地上掉的东西也原样放回,捡了地上的手枪和子弹,悄悄送到白总理面前的办公桌上,也不敢坐,垂下双手,脸上一丝表情也没有地站着。

  这一僵持,便是大半个钟头。

  白总理气愤未过,心里想着,你就算站死在这里,老子也不理,巴不得你就死在这!

  眼角一瞥,却忽然瞧见白雪岚军装外套上,多了一抹深色痕迹。

  他是军阀家里长大的人,对这血色和腥味是很熟悉的,吃了一惊,脱口问:「怎么你还受了伤?」

  一开口又后悔,不该给这臭小子机会。

  果然,白雪岚打蛇随棍上,立即走前一步,低声说:「今天挨了一枪,不过不碍事,擦伤皮肉罢了。」

  白总理狠狠地说:「活该,怎么不死在那里?」

  白雪岚居然露出个笑容来,说:「堂兄你也太狠心了。」

  「少嬉皮笑脸!你以为做了这样的事,能得到原谅,那你真是做梦!」

  说着,把脸甩到一边,装起他的烟斗来,呼哧呼哧地用力喷烟。

  白雪岚又把身子往前挪了挪,缓缓地说:「那查特斯洋行,其实是和广东军勾结了,今天交接—批杀伤力很大的武器。明面上,他们说的却是印度绸。您想,六方会谈就要到了,城里藏这样一批东西,不是祸患吗?可査特斯是英国大使的亲戚,不好太得罪。广东军那头,您又说了要先稳住……」

  白总理语气生硬地说:「你这些冠晃堂皇的话,说给那些傻子去听。难道你想说,干出这件事,和你那位宣副官,没有一丁点的关系?你可以捅我一刀,但别把我当傻子看。你这样做,存心的给我惹事,给他出气。你摸着自己的良心,只回答我一句,你的心里,是不是这样想的?」

  白雪岚不作声。

  白总理更是来气,提高着声音问:「你知道他在我这里吃了亏,闷着头不发作,就是早想好了这样报复我,是不是?」

  这当口,不回答,倒像默认地较劲。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