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第23章

书名:金玉王朝   作者: 风弄   

  说话间,房里一阵噼里啪啦,夹着瓷器砸在地上的清脆声。

  似乎动上手了。

  宣怀风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贸然闯进他们夫妻房里,一听这动静,担心姐姐吃亏,立即冲了进去。

  宣代云正拽着年亮富的领口,抢他手里拿着的一条珍珠链子,她虽然骁悍,却终究是女流,个头力气都比不过男子,看见弟弟过来,赶紧叫,「怀风!快快!我的珍珠链子!」

  宣怀风二话不说,冲过来就去扯年亮富的胳膊,使足了劲硬往外扭。

  他力气也不大,但毕竟是两人斗一人,年亮富顿时败下来,一不留神,珍珠项链被宣代云一把夺了回去。

  年亮富见东西被抢了,气得青筋直跳,狠狠推了宣怀风一把,「吃白食的烂货,要你管什么闲事?你给我滚!」

  又隔着半间房子,指着宣代云大骂,「八辈子没人要的蠢货!一条珍珠链子,老子买不起吗?你不给倒好,我买十条给小凤喜!」

  宣代云哭得梨花带雨,双手把珍珠链子捧在心窝口处,坐在床边哭着说,「你不是人!你不要脸!」

  「对!我不是人!我不要脸!你嫁个男人不是人,自己很有脸吗?」年亮富一口答允了小凤喜要送她一条珍珠链子,这次特意回来取的,没想到不能得手,气急败坏起来,「你等着瞧,我明儿就把她娶进门,八人大轿!正红色袍子穿在身上!你嫌人家是戏子,不肯让她当姨太太?我告诉你,我把她当正房娶!我就喜欢,怎么着?现在人都是有自由的,有爱情就能结合。你受得了,就和她当个姐妹,平妻!懂吗?你受不了,我也不稀罕你,离婚就是了!你不是向来都很有新思想吗?离婚多简单的事,到政府办个手续,登个报,以后你要当尼姑要找小白脸,都由你!反正干出什么丢人现眼的事,别和我年家扯上干系!」

  宣代云坐在床边,开始还呜呜哭着,听到后面,就不再吭声。

  忽然眼睛一闭,身子往后一仰,咚地一声,倒在床上。

  宣怀风本来站在她前面,挡着姐夫过来,听见后面动静,转头一看,顿时大惊,扑过去抱着宣代云软软的身子大喊,「姐姐!姐姐!你怎么了!」

  张妈和一干听差都躲在外面,一听见宣怀风叫,她也什么都不顾的冲了进来,见了这场景,拍着大腿高声哭起来,「小姐!小姐啊!这可怎么办?姑爷你怎么这么狠心啊!」

  年亮富狠狠骂了一通发泄,没想到一向厉害的老婆,竟然倒了下去,一时间也楞了,呆看了片刻,跺脚吼起来,「你们都是死的啊?还不快点叫医生!混蛋!全是吃白饭的!」

  听差们顿时轰然跑去打电话请医生过来。

  年亮富却又忽然想起小宝贝正在等他那串珍珠链子,现在宣代云那串恐怕难以到手,还是快点去买一串才行,不然,小凤喜又要和他闹脾气。

  年宅上下忙得一团乱时,他竟不言声地坐上汽车走了。

  后来,来了一个学中医的医生,上次他也帮宣怀风刚看过病的。

  到正房给宣代云把过脉,见病人睡着,不敢惊扰,就都在屋外讨论病情。

  宣怀风很焦急,请教他说,「医生,我姐姐不要紧吧?她最近吃得少,睡得不好,心情又难过,是不是焦虑过度?」

  医生斟酌了一会,说,「按脉象看,焦虑是有些焦虑的,但没有大碍。」

  宣怀风难受地说,「我姐姐一向身体很强健的,现在都晕倒了,你还说没有大碍。」

  医生露出一点笑脸,「凡是怀孕的女人,多少比平日柔弱点,这也是常事。」

  宣怀风和张妈,一起愣住了。

  「什么?」

  「恭喜,年太太她有喜了。」

  宣怀风和张妈还是愣着,医生连说了两遍,他们才惊醒过来。

  张妈本来哭得伤心,一下子全翻转过来,变得喜气洋洋,乐呵呵地搓着手,就差在原地转几个圈了,连声说,「佛祖保佑,佛祖保佑!这一定是天上的太太保佑小姐呢。这下可好,小姐有喜了,姑爷的心也就回来了,天下男人没有不想当父亲的。准保姑爷把那狐狸精忘到天外头去!」

  宣代云还躺着,不好惊动,她迫不及待的要把这消息告诉年亮富,可又不知道年亮富去了哪里。

  宣怀风却没有张妈那么乐观,对张妈说,「姐夫恐怕刚才就走了。要想找他,也不是没办法,这些听差里面,总有知道主人行踪的,他们只是瞒着我们姐弟和你罢了。」

  他转身看了一圈,指着众听差里头最得年亮富重用的那个说,「年贵,劳你走一趟,去那女人的住处,告诉姐夫,姐姐有喜了。就说请他回来看看。」

  年贵陪着笑说,「怀风少爷,您说笑了。那女人的住处,我怎么会知道?」

  宣怀风淡淡说,「不用抵赖了,你们都是拿姐夫的工钱,自然都帮着他的。我虽然笨,这一点道理还是懂的。」

  又说,「我现在不是套问地址,要上门吵架,只是请你过去通报一下消息,这对姐夫也是好消息,不用担心他骂你。要是嫌走一趟辛苦,如果你有那边的电话,就请打个电话过去。」

  年贵看他那眼神,虽不犀利,却亮亮的,很有神,似乎挺笃定,自己也不好再抵赖,笑着说,「您莫怪我们,先生吩咐了,谁都不许告诉太太的,我们当听差的,只能听先生吩咐。我这就去打电话。」

  说完,真的立即去了。

  宣怀风怕外面人太多,吵到姐姐,把其他人都劝散了,和张妈在房门外等着。

  不一会,年贵就回来了。

  张妈立即问,「怎么样?打通了吗?」

  年贵点点头,「打通了。」

  张妈高兴地问,「姑爷什么时候回来?」

  年贵似乎很不好意思说,看看宣怀风,动了一下嘴唇,没说出来。

  宣怀风看他神情,已经知道事情不顺利,无可奈何地说,「不要紧,你就照直说吧。他怎么说,你就怎么告诉我们。」

  年贵这才告诉他们,「先生接了电话,听说太太有喜了,倒是愣了一会。后来,我听见有个女的声音在旁边隐隐约约,不知说些什么,再后来,先生就说,就说……」

  张妈急道,「唉呦,你就直说吧,他到底说了什么?」

  年贵瘪了瘪嘴道,「先生说,这件事看来是天意了。」

  张妈关心则乱,点头直道,「是是是,当然是天意。」

  「你听我说完。先生是这样说的,」年贵学着年亮富的语气,一字一板的说,「既然是天意,那就让老天裁决好了,叫太太好好养胎,要是生个儿子,行!她当大太太,小凤喜当妾。要是生个女儿,那就对不起了,她生不了我的儿子,我就再娶一个太太。小凤喜进门,和她平起平坐,两个人就姐妹相称好了。这是我的处置办法,她愿意就愿意,不愿意就拉倒。」

  这番话说完,张妈几乎昏厥过去,唉呦一声,手撑在房墙上,吐了好几口气,人才说得出话来,微颤颤道,「这……这可千万不能让小姐听见。要是听见了,真会活活把她给气死,可怜她还怀着孩子……」顾忌房里的小姐,只不敢放声哭。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