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第26章

书名:金玉王朝   作者: 风弄   

  在宣代云安排下,宣怀风只好换了一身剪裁很漂亮的丝质西装,坐上漆黑光亮的汽车,按时六点到达白公馆,来赴白雪岚的鸿门宴了。

  宣怀风还是第一次到白雪岚的公馆,原以为不过是带花园的单栋别墅,等到了地方,朝窗外一看,不禁有些发怔,竟是好大一座富贵府邸。

  白雪岚从法兰西留学回来的人,住的毫不西化,两扇大门猩红色的,上面挂着铜环虎头,十足的高门大户,排场比宣家当年显赫时还大。

  车一停,年家的汽车夫小谢下车帮宣怀风开车门。

  宣怀风有些怀疑,「你不会带错地方了吧?」

  小谢开着车门等他下来,笑着说,「舅少爷你真会说笑,别的地方还有错,白总长是先生的上司,他的公馆,我能弄错地儿吗?」

  宣怀风下车,小谢也不走,把车停在公馆外面等他出来。

  大门上的听差足有五六个,看见有客人来了,下来了两个人迎客,问客人姓名。

  宣怀风说,「我姓宣,和你们总长约好了六点钟来的。」

  那听差拿个写得密密麻麻的小本子,用手指顺着溜按下来,说,「是有这么一个约,宣先生请,我领你进去。」

  宣怀风跟着他进去,过了中庭,上阶梯,迎面就是一个极大的大理石屏风,那听差没直接把他带去见白雪岚,却领着他绕过一道回廊,从一丛一人半高的白珊瑚摆设旁过去,到了一个小客厅,请他坐下,给他看茶。

  宣怀风问,「怎么不见主人?」

  听差陪着笑说,「抱歉,我们总长正见客呢,要请您等一下了。」

  「要等多久?」

  「总长的事,我们可不敢和您乱打保票,每天想见总长的人多着呢,总长也不是个个都肯见的。您能约上半个小时,已经很不错了。」

  宣怀风想起姐姐的吩咐,从口袋里掏了一张钞票,递给那听差,问他,「我们约了六点钟的,现在都六点过五分了,你有什么办法没有?」

  听差收了赏,笑脸更为殷勤,露出点为难的样子,低声和他说,「和您实说吧,您今天要见总长,我看有得等的,总长这会子,正在书房里和白大爷聊天呢。要是上了茶,谈兴起来,恐怕最少也要等上一两个小时。」

  宣怀风一怔,「哪个白大爷?」

  「就是那个唱戏的白云飞。」

  宣怀风虽没见过这人,但提到这个名字,心里就很不自在了。

  白雪岚上次就叫玉柳花拿白云飞和他比,昨天林奇骏在天音园,似乎也是去看白云飞的戏的。

  听差收了他的钱,总不好就这么扔下他呆等,自告奋勇说,「这样吧,我去瞧瞧,要是白大爷快走了,我就来告诉您一声。」

  宣怀风只好坐在小客厅里,闷闷地等。

  过了半刻钟,那听差回来了,和他说,「先生您这可不运气了,书房里上了茶,刚才还到厨房要了两碟子点心,依我看,很有长谈的意思。」

  宣怀风皱眉道,「我是有急事来见他的,劳你通报一声,就说我在这里等着,不妨碍他多少功夫,几句话的事。」

  那听差也不推辞,点头说,「好,我帮您去问问。」

  宣怀风坐在桌旁,也不喝茶,频频看着手表。

  身在白雪岚的公馆里,他总觉得像到了很危险的地方,虽然富丽堂皇,到处都透着一点阴森。

  看着时针慢慢指向下面的中线,尚未见到白雪岚,已经六点半了。

  听差总算回来了,叹了一口气,「宣先生,我看今晚要见,是不成的了。」

  宣怀风问,「你帮我通报了吗?」

  听差说,「就是给您通报了。总长和白大爷聊得正高兴,要我过来和您说一声,今天不方便,没时间见您,请您先回去,明天再另约时间吧。」

  宣怀风再好的耐性也被磨掉了,站起来说,「六点钟是他约的,既然定了,就应该遵守,怎么能这样把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书房在哪里?我现在就要见他。」

  说完就走到小客厅外面去。

  那听差着了慌,跟在后面,又不怎么敢强行拦他,一个劲地劝,「宣先生,这可不大好,我们这里是海关总公馆,几十个护兵守着呢,您这样乱逛,保不定他们把您当刺客了。您留步,留步……」

  宣怀风不理会他说的什么,站在走廊上四处望着,挑了一个方向,看着觉得像,径直往里头走。

  沿途遇上几个护兵,大概见他模样周正,衣着光鲜,后面又跟着一个听差,也不太留意,没有阻拦。

  幸好大凡中国大庭院,格局总有多少相似,正厅位置,书房位置,都是大略可以猜到的,宣怀风从前家里也是偌大的园子,虽然第一次来,按着感觉走了小半圈,转找电灯亮堂处,居然真的找到书房了。

  隔窗一看,里头灯光亮晃晃的,好像白日一般,白雪岚和另一个男人,一人坐了一张沙发,面前一张小茶几,摆着茶水点心,正很惬意地交谈。

  那听差怕惹事,早就悄悄走了。

  宣怀风自己去敲门。

  里面白雪岚问,「谁?进来。」

  宣怀风把门推开,走了进去。

  白雪岚一看是他,眼中波光一闪,仰着头,坐在软软的沙发里,很清淡地问,「你怎么进来了?」

  宣怀风忍着气说,「白总长,你和我约了六点钟,在公馆见面的。」

  另一个男人,应该就是听差说的白云飞了,发现进来的不是下人,很礼貌的站起来,转身看了宣怀风一眼,转头对白雪岚说,「原来是客人。抱歉,抱歉,我聊得忘了时间,误了你的事,还是先告辞好了。」

  又转过来,对宣怀风轻轻说了一声,「实在抱歉。」

  他穿着一件天蓝色夹袍,人很秀美,这样文质彬彬,气质不凡,倒让宣怀风颇为惊讶,这样一来,反显得自己举止粗鲁,脸颊红了一红,对白云飞说,「道歉的应该是我,打搅你们的谈兴了。只是我实在有急事,要和他说一说。」

  白云飞温柔地说,「不要紧,我本来就该走的,刚才是忘了看时间。」

  接着就向白雪岚告辞。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