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第43章

书名:金玉王朝   作者: 风弄   

  所有以为可以倚靠的,其实都不可倚靠。

  宣怀风想念起自己的爸爸,那是他生命中很不欣赏的一个男人,粗暴凶蛮,宣怀风小时候就见过他拿枪指吓平民,没什么原因,只因为宣司令心里不痛快。

  当司令的爸爸不优雅,不怜悯,不懂科学,是个可笑的老粗。

  但是。

  宣怀风明白了,没有了这个当司令的爸爸,自己什么也不是。

  他像一只原本长得很好的苹果,掉下树枝,栽在泥里,只能慢慢的腐烂。

  他竭力去想象一只掉到泥里的苹果是如何恐怖的烂掉,从光鲜诱人变成不堪入目,想象得很细致,甚至让他自己全身发抖。

  他完全没有注意到管家进来了。

  当管家用手拍拍他的肩膀时,宣怀风吓了一大跳,猛然抽了一口气,仰起脸,眼珠子一动不动地瞪着管家。

  那个样子,就像你把一个人从噩梦里拍醒了一样。

  管家以为自己犯了什么大错,赶紧解释,「对不住,我刚才和您说了好几次话,但您一直都像没听见,大概是想事情想得出神了……我只好轻轻拍一拍……」

  「什么事?」

  「哦,」管家说,「总长吩咐,请您到睡房去一趟。」

  宣怀风没吱声。

  管家语气很恭敬,试探着说,「总长说了,要是您身子不舒服,不想过去,也不要紧,那就换他过来您这。」

  像视野模糊了似的,宣怀风把乌亮的眼睛用力闭了一下,又缓缓睁开。

  「不用了,」他说,「我过去。」

  白雪岚在睡房里,桌上早摆了伏特加和玻璃杯子。

  他叫管家去喊宣怀风,没怀多大希望,料着宣怀风是不肯来的,就只等着管家过来回覆,然后自己好亲自端了酒过去。

  如果到了那边,可以问宣怀风,「又生什么气了?你的气派真大,我要见你,就一定要亲自过来请?」

  这个话,不算太卑躬屈膝,却又含有让步的意思,大概能把不久那段不讨人喜欢的对话抹过去。

  这是白雪岚原来的打算。

  没想到宣怀风却真的一喊就来了。

  看见宣怀风的身影在门外一闪,白雪岚惊讶之余,居然站了起来,「你怎么过来了?」

  宣怀风瞅他一眼,「管家说的,不是你要我过来?」

  因为病着,身上只穿着睡袍,腰上松松系着一条白色长毛巾绒带子,身上那股舒适的气质,一看就是留过洋的。

  白雪岚只顾着打量他,一时没说话。

  宣怀风瞧见桌上的酒,拿起来问,「伏特加?」

  「是的。」

  「俄罗斯人的酒都很烈。」宣怀风把玻璃酒瓶放回桌上,一根指头按在盖子上,轻轻旋转着,「怎么,你晚上要喝酒?」

  白雪岚做梦也想不到宣怀风肯和他这样谈话,心里一股高兴,笑着摆个手势,请宣怀风在桌对面坐下,「遇上一点高兴的事,小饮几杯。不怕,我自己喝,不逼你共饮,要不叫听差给你拿点饮料进来?热咖啡还是热茶?」

  宣怀风坐下来时,脸色微微变色,显得有些不适。

  他想忍住,不动声色,偏偏逃不过白雪岚的眼睛。

  白雪岚立即问,「不舒服吗?是我不好,应该给你拿个垫子。」站起来要去床上翻个垫子。

  宣怀风拉住他的手臂,低声说,「不用了,请你坐下,我们两个说点事。」

  白雪岚何曾被他这样和颜悦色待过,再沉稳十倍,心脏也扑腾扑腾乱跳起来,点头说,「好,你尽管说。」

  坐下来。

  宣怀风认真的看着他,「你要我当你副官的事,是开玩笑呢?还是真的。」

  白雪岚说,「当然是真的。」

  「那好,」宣怀风说,「既然我成了你的副官,自然要尽自己的责任给你提醒。头一件事,就是这伏特加,酒性太烈,不宜夜饮,请你撤了,换过别的。」

  白雪岚笑着说,「你这是为我着想,我听你的。」

  把听差进来,要他把酒拿走,另外送点喝的过来。

  白雪岚问宣怀风,「你想喝什么?」

  宣怀风问,「有红茶吗?」

  白雪岚便吩咐听差,「泡两杯红茶来吧。」

  听差去了,两人静等着红茶来。

  时间不长,只是走得很慢,相对地坐着,渐渐地,都默默感到一分和往日不同的味道。

  仿佛吃了一颗五味俱全的果子,只是说不出那到底是什么滋味。

  白雪岚很想说点什么活络气氛,忽然想到白日说错了话,一时间竟也破天荒地诚惶诚恐起来,管束着自己的嘴巴,安安静静坐着,尽量用和善的眼光打量宣怀风。

  不料宣怀风还是敏感极了,被他瞅了一会,浑身不自在地问,「你看着我干什么?」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