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第49章

书名:金玉王朝   作者: 风弄   

  宣怀风也不是没见过戏子应酬,唱完了戏,和捧他的人吃个饭,敬两杯酒,也就没什么了。

  很寻常。

  对于奇骏这样的洋行公子来说,偶尔看个戏,捧一下角,真的很寻常。

  只是自己从前不知道奇骏也爱看戏罢了。

  再说,白云飞真的唱得好,自己听戏的时候,不是也情不自禁打拍子了吗?

  宣怀风越想,越为奇骏找到理由,开始那一点点残余的气愤,竟慢慢变成了自责。他不该这样在奇骏赶过来的时候,坐上轿车把奇骏丢在后面的。

  然而,后面还变本加厉地让姐姐给奇骏这么多难堪,让姐姐挂了奇骏两个电话。

  奇骏一定以为自己当了白雪岚的副官,就翻脸不认人了——换了自己是奇骏,也少不了这样怀疑。

  根本不是这样!

  宣怀风的心好像被猫爪子狠狠挠着一样,他忍不住从床上下来,摸索到鞋子穿上,趁着夜深人静钻到小电话间。

  黑黑地一摸,电话匣子竟然是锁上的。

  宣怀风叹了一口气,想了半日,咬咬牙,又静静走到外面,不惊醒门房,从里面把年宅的外门轻轻打开。

  没想到,外门一开,眼前就冒出几个始料不及的人影。

  「宣副官,是要回公馆去吗?」年家大门的阶前开着大电灯,四个大个子护兵正兴高采烈地在电灯下撒骰子赌钱,一见宣怀风出来,立即跳起来站得笔直。

  宣怀风万万没想到他们就守在这里,身体一僵,好一会才摇头,「不回公馆。」

  他走下台阶,四个护兵在后面排队似的跟上。

  宣怀风回头看他们一眼,皱眉说,「别跟着,我一个人散散步。」

  这四个护兵是白雪岚从手底下精挑细选出来的,个个比猴还精,出门前,白雪岚还给他们每人喂了一笔钱,外加一份严密的叮嘱,怎么可能让宣怀风单独离开?

  为首一个护兵嬉皮笑脸地说,「宣副官,不是不听您吩咐,我们兄弟也十分为难的。您看看如今的世道,满大街的流氓小偷,没地方睡,肚子饿疯了的乞丐,大白天走在道上还遭劫呢,何况这样晚了,哪个好人还敢在街上走动?您一个人去散步,要是被别人抢了东西,或是蹭破点皮,白总长回去还不杀了我们?宣副官,您心肠好,算可怜我们,让我们兄弟几个跟在您后头吧。不然回去之后挨军法,那鞭子抽起脊梁来可是见血的。」朝宣怀风又是敬礼,又是作揖。

  宣怀风瞧他们的神色,知道这四张牛皮膏药是揭不掉的了,想偷偷溜出去见林奇骏,那简直是痴心妄想。

  站在当场,两手攥成拳头,脸色忽青忽紫,在肚子里把白雪岚痛骂一顿。最后重重跺了跺脚,一言不发地往回走,进了年宅。

  天色已极晚,年宅静悄悄的,宣怀风一肚子怨气,但怕惊动姐姐,只能忍耐着轻轻慢慢地沿着墙根走。渐渐的,一肚子怨气没方才那样沸腾了,却变得异常酸涩。

  他想想奇骏的温和体贴,又想想白雪岚的霸道跋扈,两个人的行为个性,一个天,一个地,老天爷却偏偏要逆着道理来,让他和奇骏如隔天涯,把他和白雪岚塞在一个狼窝里。

  忧愁浸上心头,他忽然想喝酒。

  本来想去饭厅翻一下,但饭厅那里动静稍大,很容易惊醒姐姐姐夫,宣怀风在风里站了一会,记起张妈说过,小地窖里总是藏着几坛子老酒的。

  他往花园角落那头去,拉起小地窖的上面的木板盖,也懒得找手电筒,借着头顶上一点银白色的月光一步一步下台阶。

  钻到地窖里,月光已经照不进来了,到处都是黑漆漆的。

  宣怀风心里烦躁到了极点,忽然陷进这样的黑暗,反而觉得有种可以尽情发泄所思所想的惬意,弯下腰,沿着最下面一级台阶往旁边摸索,不一会,居然真让他摸到了一个坛子。

  那是典型的小酒坛,用指头摸摸,陶土盖子上还贴着封条,不知道是什么陈年老酒。

  提起来,凑鼻子用力一嗅,从盖缝隙处就能隐约闻到一股淡淡的酒香。

  宣怀风把盖子揭了,也不管坛口有没有灰,唇抵在上面,咕噜咕噜的,狠狠连喝了几口。

  顿时,一股辛辣从喉咙直灌到肚子。

  几乎顷刻间,又从下往上,沸出一阵酒香,散在唇间舌上。

  好酒!宣怀风在心里喊了一声。

  他也不知道自己此刻心情到底是喜是忧,反正,极想趁空醉一遭,醉得不省人事,再不用想那些人就好。

  开头的几口酒还在肚子里烧,又提起坛子,仰头不顾后果地喝了一轮。

  小半坛酒一下子下了肚,烧得五脏六腑着火似的,宣怀风却觉得心里好过多了,眼前一片黑,脑袋晕晕沉沉,他就坐在到处是灰的石阶上,半边身子倚着墙,轻轻拍大腿,断断续续地,哼今天听的《西施》里的词儿

  「……坐春闺……只觉得……光阴似箭,无限的……闲愁恨……尽上眉尖……」

  唱着唱着,身边似乎有些动静。

  一只手不知从哪里伸过来,慢慢地把他发软的身子搂了。

  宣怀风有些吃惊,但酒精起了作用,并不如何害怕,停了唱曲,打着酒嗝问,「你是谁?」

  来人没说话,只把他抱得更紧了。

  宣怀风扳着头,想看清楚对方的脸,但地窖里太黑,什么都看不见,忽然间,他想起今天那个电话,姐姐说不要奇骏过来年宅,难道……奇骏还是过来了?!

  他骤然被什么振奋了,小声问,「奇骏?你是奇骏对不对?」

  对方还是默默的,握着他的肩膀,慢慢靠过来,在他额上亲了一下。

  温柔到极点。

  「哦,奇骏……」宣怀风声线变得激动,连呼吸也急促起来,却又唯恐被别人发现似的,努力压着自己的声音,很轻地说,「你过来了,我本来想去找你,可是我被监视起来了……真好,你过来了,那真的很好……」

  他醉得有八九分,脚也不稳,一边说,一边把发烫的脸贴在对方胸膛上。

  淡淡的男人气味钻进他鼻尖。

  宣怀风真高兴,奇骏比任何人都令他安心。他们从前只纯洁的接过吻,像一只蜻蜓和另一只蜻蜓在空中飞舞着相遇,轻盈的相爱。他从没有这么露骨地,带着令人脸红的暧昧贴过奇骏的胸膛,现在,他总算贴上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