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第51章

书名:金玉王朝   作者: 风弄   

  如果要确定,最快的方法莫过于直接找奇骏问问,但这个念头只在脑里一闪,就被宣怀风一棍子打灭了。

  这种事,怎么问出口?

  奇骏,昨晚和我做那事的,是你吗?

  如果不是,自己在奇骏心中成了什么样的人?

  就算是,奇骏一定也心底不是滋味,对自己大为失望。

  试想一下,如果奇骏现在打个电话过来问,怀风,昨晚我抱着的那个是不是你,自己该何等伤心失望。

  想着想着,坐着的床单竟变了针毡,刺得宣怀风心乱如麻。

  千百万个希望昨晚那个是奇骏。

  千百万个担心昨晚那个不是奇骏……

  自己真糊涂!

  宣怀风狠狠捏了自己大腿一把,用力之大,疼得直紧眉。

  都说酒是祸患之本,酒后乱性,果然如是。

  一个人如果喝醉了酒,真是什么错事、蠢事都能做得出来的!

  自己怎么堕落到了这种地步?

  想到昨晚也许认错了人,也许糊里糊涂和他人做了这档事,宣怀风惊疑、悔恨、懊丧到了极点,无奈竟一点也找不到可以责怪的对象,咬着牙,一点一点掐着自己的腿,惟愿这只是噩梦一场,快点掐醒就好。

  正下着狠劲,忽然听见推门声。

  「小少爷,你起来啦。」张妈一边问,一边推着门进来,「太阳都晒到身上了,我猜你也该醒了。快穿上衣裳,我给你做了热腾腾的梅干菜肉包子,还有熬得融融的小米粥,总长家伙食该是不错的,但总比不上我知道你的胃口。怎么?你脸色不大好,哪里不舒服了?」

  站住脚,盯着宣怀风的脸直打量。

  「没事。」

  宣怀风掩饰着,匆匆下床换了衣服,去小饭厅和姐姐姐夫一起吃早餐。

  喝了几口粥,就听见电话间的铃声响了。

  宣怀风心里猛地一跳,一边端着碗,一边琢磨着是不是奇骏。

  他昨天极想和奇骏通一下电话,现在有事压在心上,一时却心虚起来,如果是奇骏打电话来,真不知该不该问他什么?昨晚的事,提还是不提?

  不一会,听差从电话间走出来,跑过来和宣怀风说,「怀风少爷,白公馆的电话,是一位姓孙的副官找您。」

  宣怀风对孙副官倒没什么意见,过去接了电话,原来是说公务上有事请他帮忙,催他早点回来。

  宣怀风也明白,这一次的放风时间算是到了,答应吃了早饭就回。

  回来桌上吃了一个包子,又有听差从外面小跑着进来,「怀风少爷,外面几个大兵说他们今天早上长官还派了别的差事,怕耽搁了,想请您快点上车,好护送您回公馆。」

  宣代云笑道,「这催人的架势真吓人,一会儿电话,一会儿大兵,难道白总长少了你这个新来的副官一刻也不行?叫人连顿安生早饭也吃不好。」

  虽是埋怨,神色却颇为欣慰。

  笑吟吟地看着怀风把碗里的小米粥喝完了,宣代云点头说,「去吧去吧,别让白总长等急了,竟然是做事情,就要认认真真的做。」

  走过来,帮宣怀风把衣领整了整,就送宣怀风出门。

  张妈急急忙忙捡了几个大包子,用纸包好了捧过来,塞到车上。

  几个人目送着宣怀风的轿车在几个大兵护卫下威风凛凛地远去,才说说笑笑地回了年宅。

  到了白公馆,宣怀风一问,孙副官倒刚好有事出去了。

  宣怀风估计孙副官找自己也不是什么急事,不过托辞催着自己早点回来而已,自己回了房,挑了一本厚厚的和海关税务有关的文件来看。

  这种文件大抵都十分枯燥,幸好他是学数学的,看东西也耐得住性子,粗略翻一遍,又倒回来找着看不懂的地方细细筛了一回,找来纸笔,把不清楚的地方都记下来,等着孙副官回来问。

  到了中午,忽然有个听差来到房里,转达说,「宣副官,总长回来了,请您到书房去一趟。」

  宣怀风只能到书房去。

  从花园插过去回廊,远远透着窗看见书房里人影略动了动,却有两个人在里面。

  他停下瞧了一眼,一个自然是白雪岚,另一个背影修长高挑,很像是他现在很不愿意见面的白云飞。

  白雪岚不知正递什么东西给白云飞,蓦地一动,折射出金灿灿刺人眼的一点光,宣怀风隔得太远,看不真切。

  宣怀风刻意避开白云飞,在假山后面站着等。

  不一会,白云飞意态悠闲,好像在自己家里一样从书房走出来,手腕上戴着一个崭新金边的高级手表,倒和身上的西装配得十分好,在台阶上停了停,便脚步轻快地去了。

  宣怀风这才从假山后面出来,进了书房。

  「回来了?」白雪岚见他进来就问,「你姐姐身子还好吧?我以为你会舍不得回来的,没想到你倒自觉。」

  打个手势,让宣怀风坐下,目光上上下下打量,好像送到年宅这一日,送回来的宣怀风身上就会少了几两肉似的。

  宣怀风淡淡道,「能不自觉吗?孙副官打电话催了,护卫的大兵们又和听差闹,我再晚一点动身,恐怕还有别的招数对着我使。」

  白雪岚像是听不懂,「那几个护兵这么大胆,竟敢在你姐姐家闹事?你别生气,我回头狠狠责罚他们。」

  这简直就是当面撒谎,还一副于己无关的模样。

  宣怀风最恨白雪岚和自己耍这种无赖太极拳,脸上带了一丝恼意,压着火说,「不但大胆,还霸道得可恶。半夜三更看着大门,连我出个门口都要管三管四,男子汉大丈夫,尽做这些无聊的事干什么?」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