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第71章

书名:金玉王朝   作者: 风弄   

  「我来干什么?你看看你这样子,把整个公馆的人都惊醒了。自己受了伤也不自觉点,这样滥喝,你是不是想伤口发炎,再多疼几天?」

  「我疼我的事,要你猫哭耗子?」

  「你!」宣怀风冲口而出,「我要不是当着你的副官,我才不来哭你这耗子!」

  白雪岚火气立即被撩拨起来了,忽地站起来,冲着他恶狠狠地问,「对,你是我副官,你还是我祖宗呢!我和你上辈子犯冲,注定要被你欺负,是不是?!宣怀风,你也自量一点,你也拿够威风了!我现在惹都不敢惹你,躲在房里喝点酒,你也要来刁难?你还让不让我白雪岚活!」

  宣怀风气得几乎倒仰。

  这才叫恶人先告状呢!

  白雪岚完全醉疯了,吼了一轮,蹒跚地又往桌子那头走,伸手去拿上面满满的那一瓶。

  「不许喝!」宣怀风抢上去,一把就将瓶子拿到手,二话不说往地上摔。

  砰!

  又是一地玻璃渣子,酒香四溢。

  两人斗鸡似的对峙起来。

  白雪岚红着眼,胸口像呼吸不到空气似的急剧起伏,猛地一伸手,对着宣怀风胸口一推。

  他喝醉了,力气比平日还大,宣怀风被他推得往后一倒,后腰在桌角上狠狠撞了一记,还是止不住跌势,脚一滑,摔在地上。

  宣怀风猝不及防,什么也没想,撑着地站起来,还没说话,手掌忽然传来一股痛楚。

  他提起一看,两只手掌都割了好几道口子,肉里还嵌着一点碎玻璃。

  血殷殷地留着。

  白雪岚看见那刺眼的血色,也是一怔,直着眼站了半天,好像酒醒了点。

  挪着身子往前走了一步。

  宣怀风警戒地喝道,「别过来!」

  白雪岚被吓到似的,立即就站住了脚。

  他呼吸已经乱了,定定看了宣怀风两眼,又想伸手去握宣怀风的手腕。

  宣怀风忙得把手一缩,还大大倒退了一步,瞪着白雪岚,不许白雪岚靠近。

  「我看看……」

  白雪岚刚嗫嚅了三个字,宣怀风就喝止了,愤愤地问,「有什么好看的?现在是谁猫哭耗子了?」

  又冷笑,「我心里明白,你没有把我拉出去抽几十鞭子,已经算手下留情了呢!」

  他手又痛,腰又痛,头更痛,再也不想和白雪岚周旋。

  这家伙,十足的一个害人精!

  转过身,把一脸羞愧的白雪岚丢在身后,提着血淋淋的两手大步走出房门。

  孙副官他们早听见里面乒乒乓乓在砸东西,又听见白雪岚和宣怀风大吼,看见宣怀风淌着血出来,都赶紧围上去,急道,「怎么了?弄成这个样子。」

  宣怀风说,「我已经尽力了,他如果还要喝,我无能为力。」

  孙副官说,「现在何必说这种负气的话,都是我不好,不该把你叫过来,反而多出一桩事来。快点包扎一下,幸好医生是现成的。」

  两个医生立即把宣怀风带到厢房里,打开急救包给他处理伤口。

  酒精消毒,真的挺疼。

  宣怀风一边蹙着眉,伸手让医生在伤口上折腾,一边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隔了一会,思忖着说,「卧房那边好像没什么声音了。」

  当助手的那年轻医生笑道,「宣副官,手都切了几个口子了,还记挂着白总长那边的动静啊?像您这样尽心尽责的人,还真少见。」

  宣怀风顿时沉默下去。

  那年轻医生看他脸色,大概猜到自己说错了话,便也讷讷地,闭上嘴,老老实实给伤口消毒。

  弄好之后,宣怀风直接就回自己房里了。

  他总有一个预感,觉得白雪岚还会生事,在床上躺了好久,翻来覆去睡不着。

  奇怪的是,预感完全不灵验。

  从那一刻到天明,再没有任何人来打扰他,连个从窗外门外经过的人都没有。

  虫鸣倒是越来越清晰了。

  宣怀风满心的事情放不下,似睡非睡,到了窗外天蒙蒙亮的时候,反而感到比睡觉前更乏。

  他无端的有些焦躁,不想就这样躺在床上,听了几声鸡叫,便索性拖着疲累的身子起床了。

  第二十二章

  昨晚的事在心里还留着阴影,宣怀风刻意避开白雪岚的卧室,绕到假山后头,沿池子走五曲石板桥到了小饭厅。

  听差见他来了,赶紧帮他盛了一碗热乎乎的枸杞红枣稀饭,端了一碟白糟鸡爪,还有一尾清蒸猪肉丸子,一碟绿油油的水灼青菜。

  宣怀风问,「没有白稀饭吗?」

  听差笑道,「白稀饭有是有,不过您今天还是吃这个吧。厨房的大师傅天没亮就起来了,特意为您熬的,怎么说也该赏个脸,是不?」

  宣怀风更奇了,「这怎么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