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第77章

书名:金玉王朝   作者: 风弄   

  白雪岚惊喜交加,「你不生我的气?」

  「我再小气,也不至于和一个喝醉酒的人计较。」

  「真是宰相肚里能撑船。」白雪岚原本是躺着的,这时候再也躺不住了,一只手撑着床单坐起来,眸中神光灼灼,「既然已经不计前嫌,那我求你一件事。我被迫躺在床上养伤的时候,你随便找本原版的英文小说来,读给我听听。我法文虽然不错,从前学过的英文却忘得七七八八了,要是以后碰上和洋人打交道,这可要大大丢脸。全公馆里就你英语最好,我不指望你,又指望谁?劳驾,劳驾。」

  一番措辞,峰回路转。

  又把宣怀风拐成了自己的英文老师。

  第二十三章

  那一日开始,宣怀风就陪着白雪岚养伤。

  他这人儒雅俊秀,但从小就有一点痴气,觉得食君之禄,分君之忧,既然是为人做事,很应该认认真真,诚诚恳恳,一片心意方可对天地日月。

  就算对上白雪岚这么个无赖,也该信守着原则才是。

  所以白雪岚养伤这些日子,宣怀风倒真的很实在,每天都到房里坐着,拿原版英文小说和他读上两三个小时。

  白雪岚生怕他太过辛苦,伤了嗓子,每隔两刻就叫他停一停,彼此围着圆桌,喝点热茶,宣怀风常常借此给白雪岚讲解英文里的语法结构,白雪岚便笑称他做「宣夫子」。

  偶尔,两人也聊点海关上的公事,渐渐的有了共同话题。

  尤其在禁止鸦片一事上,颇有话可谈。

  宣怀风惊诧不已,暗谓人生之事,不可意料。

  他再没有想过能和白雪岚聊得相投的。

  后来,宣怀风答应了白雪岚,三顿饭也不到小饭厅去吃了,就便端到白雪岚房里,两个人坐着一道吃。

  白雪岚也有一样毛病,从小被家人娇纵惯了,无法无天,最是个任性妄为,胆大包天的人,凡事都必依着他的喜好,一旦遂了他的心,什么都是好的。

  他看见宣怀风对自己温和了,当然大遂其心,便着力把自己浑身力气都使出来,尽管地温柔和蔼,细致体贴,就算偶尔忍不住露出本性,调笑一句,见着宣怀风脸色不对,顿时就转了口风。

  使劲浑身本事,几天下来,把自己和宣怀风的同僚友谊提到一个全新的高度。

  宣怀风虽没有投怀送抱,但也不像从前那么见他就见了瘟神似的躲了。

  白雪岚对此大为满意,心情一好,伤口也好得快,过了几天,再也不肯躺在床上,宣怀风被他缠得没办法,只好陪他在公馆里到处闲逛。

  幸好这公馆原来是清朝一个大王府改成的,假山流水,曲桥幽径,颇值得闲逛欣赏。

  这天两人逛了一小会,正在靠背走廊下,讨论清代建筑的不对称性和外国建筑的对称性的优劣时,管家找了过来,对他们说,「医生来了,说要给总长的伤口做例行复检。还有,宣副官手掌上的绷带应该也可以拆了。」

  宣怀风松了一口气,「早该拆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伤,一直缠着这几条烦人的东西,大不方便。」

  白雪岚说,「你口口声声要我小心伤口,小心伤口,怎么你自己的伤口就这么马虎呢?」

  宣怀风反驳道,「子弹打出来的伤,怎么可以和玻璃扎的伤相提并论?」

  两人一来一回的说着,就到了房门口。

  徐医生早和助手在里面等着了,见他们来都站起来问好。

  白雪岚不让他们先帮自己检查,指着宣怀风说,「给宣副官先看看手上的伤,小心一点,别留下伤疤了。」

  宣怀风要推辞,被白雪岚不由分说地推给了医生。

  宣怀风只好坐下来,老老实实地伸出手。

  解纱布的时候,白雪岚就站在他身后看着,那目光,看得宣怀风掌心麻麻的。

  徐副院长在白公馆走动得勤了,对宣怀风的重要性也略知一二,动作十分小心,揭开纱布,看了看伤口,便笑着报喜讯,「复原得很好,等痂自然掉落,应该不会留疤的。」

  宣怀风自己看看,确实已经好得七七八八,先前划破的地方都结了硬痂,大概一直小心包扎着,痂的颜色很淡。

  徐副院长叮咛了两句注意饮食,痒的时候不要乱抠,给宣怀风留了两支药膏,「早晚擦一点,很快就好的。」

  宣怀风随口应了。

  白雪岚却很仔细,自己拿起药膏看了一眼,还把里面的说明小纸条掏出来,专家似的浏览一番,发表意见道,「不用这个,治疤去痕的东西,我们自己有。」

  徐副院长当然不和海关总长争这种理,点头附和道,「那是,总长家里头,什么好东西没有?说到化腐生肌的药,历来都说清宫里面藏着秘方,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其事。」

  白雪岚笑骂,「你这老头子,够贼的,怎么知道我手里藏着清宫圣药?弄那东西可费了我好一点功夫。」

  谈笑一番,接下来就是检查枪伤的手臂。

  每到这种时候,白雪岚却一定要赶宣怀风出去,说,「又是血又是药,很脏,你等一下看见要吐的。再说,我不习惯被人这样盯着看伤口,血糊糊一个洞,难看死了。」

  宣怀风也不好硬要留下,被管家恭恭敬敬请到隔壁房。

  候了半个小时左右,那边的检查才结束。

  管家又过来请宣怀风过去。

  宣怀风进了房,医生已经走了,剩白雪岚一个人躺在床上,伤口也重新包扎了,倒是很精神奕奕的。

  白雪岚见他过来了,招着手要他靠近点。

  宣怀风走过去,问他,「医生怎么说?伤口愈合了吗?」

  「一切都很好。」白雪岚等他走近点,又抓了他的手腕,柔声道,「让我看看你的手。」

  「没什么好看的。」

  「让我看看,我都快心疼死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