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第81章

书名:金玉王朝   作者: 风弄   

  「我要说了,你可别生气。其实,不是你我关系到了这份上,我也不轻易说。」林奇骏说,「你进了海关总署后,我真不知如何是好了。好像就隔着几座山似的,就算辛辛苦苦和你说上一次话,又要提防哪一句不小心惹得你不痛快。岂不知你心里不痛快,我心里也难受,难道这种爱情的煎熬,竟是我非遭受不可的吗?这样说来,我自认是爱人的那一个,只是不知道,我爱的人,是否也如我一样的想法。」

  这又扯起往事了。

  从前学校放假时,两人一起去踏青,在竹林里坐河边,就曾为着读过的几本外国爱情小说起过争论,谈所谓爱人与被爱的区别所在。

  林奇骏认为,爱人的那个,因为先主动奉献了爱情,因此必要受爱情的煎熬,才算真正的付出。

  宣怀风却觉得,既然是爱情,那应该是两情相悦的,否则不能称为爱情。

  假如是两情相悦,那么又怎会有煎熬这说法呢?要是煎熬,那就不是爱情,而是苦情了。

  当时种种,只是无聊时的谈资罢了,可笑还说得那样正经认真。

  现在算是知道了,这种事从来没什么理论可言。

  谁陷进这情爱的漩涡,还有余力谈论爱情和煎熬,爱人和被爱?

  自救都不及了。

  宣怀风被他勾起旧事,心里也不禁叹气,低声道,「奇骏,你别往心上去,我刚才沉默,只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并没有什么不痛快的地方。」

  林奇骏便也在那一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宣怀风说,「看,我本来是想慰问一下你的病的,结果反而惹出你的忧愁。早知道,这电话不该打。」

  林奇骏问,「你要是不打这电话,我的病怎么好得了?你就对我这么忍心了?」

  宣怀风印象中,奇骏一向温柔文雅,不说这种露骨话的,听着便不习惯,忍不住道,「不要说这种话,你就不怕别人听见吗?」

  「不怕,听差们都被我赶开了。」

  「伯母呢?」

  「她出门打小牌去了。」

  宣怀风「哦」了一声,说,「原来如此。」

  林奇骏也不是笨人,听出他话里意思,笑道,「你这是要讥讽我吗?那也罢,由得你就是了,谁让我确实如此呢。可是,受大家庭压迫的,难道只有我?我打电话到年宅,不知道被挂了多少次呢,真是一点脸面都不剩了。」

  宣代云讨厌林家,已经是当众表态的了,挂林奇骏的电话,那简直太理所当然了。

  这一点,宣怀风也无能为力。

  想起自己被姐姐压制得不敢言语,和林奇骏的遭遇应该也算一致,便不好说林奇骏什么,站在放电话的小半身柜旁莞尔一笑。

  自此,两人又友好起来。

  谈了十来句话,宣怀风眼一挑,猛地看见窗外似乎有影子闪了闪。

  他担心是公馆里的听差,又来听壁角给白雪岚报信好领赏钱的,不敢再长谈下去,急忙说,「我该挂电话了。」

  林奇骏叹道,「这样就挂了吗?你现在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让我可怎么好?明天我打电话到白公馆,你记得接,好不好?」

  他声音实在忧伤可悯,宣怀风仔细想想,也觉得自己辜负了他,不由愧疚,不禁冲口而出,「你不用打电话,我去看你吧。」

  「你当真?」林奇骏唯恐他反悔,忙道,「那好,你也不用到林公馆,这里我们说什么都不方便。还是华夏饭店,我请你吃大菜。」

  宣怀风受过林太太的挑剔,本来就不想上林公馆,到华夏饭店倒是不错的,只是不放心林奇骏的身体,再三地问,「你真能出门吗?别出来一趟又病得重了。我听别人说,你的病看起来三四天都别想出门的样子。」

  林奇骏说,「又不是什么要紧的病,怕什么?那都是一群下人们哄着我母亲闹出来的事,一点风吹草动就不得安甯,好像我是面糊捏出来似的。我就只怕你那边,雪岚肯放你出门吗?」

  宣怀风心里蓦地一震。

  做贼心虚得紧,连话筒都险些抓不住。

  身子晃了晃,一会儿才站稳,思忖奇骏的语气,倒好像并没有别的意思,喘了几口气,才敢再把嘴凑到话筒旁,勉强笑道,「为什么他不肯放我出门?我做副官的,告一天假都不行吗?」

  林奇骏说,「那就最好不过。」

  两人便依依不舍地道了再见。

  宣怀风放下电话,呼出一口气,跨出电话间的小门,骤然脸色一变,停了脚步。

  张戎就站在右边墙根上,看见他瞪着自己,几步就赶了过来,笑着叫了一声,「宣副官。」

  宣怀风心里一股气愤,沉声问,「我在房里打电话,你隔墙站着干什么?」

  张戎当惯差的,一听宣怀风话锋不对,知道他疑心自己,笑嘻嘻地说,「宣副官,您可冤枉我了,我是受年太太吩咐,要我过来请您的。不想您正打电话呢,又不敢打扰您谈电话,就只好站这儿等您出来。」

  宣怀风听见姐姐找,无暇和他再计较,匆匆赶到花厅。

  果然,宣代云还呆在那儿。

  一见宣怀风进来,就埋怨起来,「怀风,你送个客,把自己也送了不成?跑了半天,倒把我晾在这里。」

  宣怀风连忙道歉,「是我的错,刚好遇到一点公务要立即处理的,就先赶去做了。」

  在宣代云隔着一张小圆桌的对面椅子上坐下来。

  「怀风,」宣代云忽然朝他使个眼色,「你过来。」

  怀风不知她又有什么事,站起来,把椅子搬到她身边坐下,问,「怎么了?」

  「有点事,我要问问你。」

  宣怀风胸里咯噔一下。

  不会刚才的电话就让姐姐知道了吧?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