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第87章

书名:金玉王朝   作者: 风弄   

  霍地站起来,朝着那听差说,「哪有什么急事?你去小茶房帮我把司机叫一叫,说我这就要出门。」

  听差立即去了。

  宣怀风也迈步往门外走,到了门前,居然没听见白雪岚阻拦,一时奇怪,忍不住停下,转头问,「我要出去了,你还有什么吩咐没有?不然我把孙副官叫过来陪你。」

  白雪岚半边身子挨在床头,懒洋洋地道,「我已经准了你的假,还能临时反悔不成?要是叫你留下来陪我,你又琢磨着我要用下作手段破坏你和奇骏的关系。罢了,我总不能老当这种反派角色,索性宽宏大量随你去,也许你还感我一点恩。」

  这几句话说得不轻不重,不疼不痒,直让宣怀风有一股自己被白雪岚拿捏在掌心的感觉。

  宣怀风说,「你这样欲擒故纵,就以为我会留下吗?」

  白雪岚失笑道,「让你去,又说我欲擒故纵,你还让不让我活了?」

  宣怀风道,「我这次绝对不中你的圈套。」

  果然一转身就毫不犹豫地走了。

  第二十六章

  汽车开到华夏饭店,宣怀风还在上台阶,一个服务生就迎过来了。

  大概受了林奇骏的小费,笑得特别甜,口里叫着「宣副官总算来了」,一路把宣怀风引到三楼一个极精致的包厢。

  今天跟着的护兵不是上次那批,并不知道上次护兵挨打的事,宣怀风依旧请他们在外等,这几个人比从前那几个老实,敬礼答了一声「是」,就认认真真守在门外了。

  林奇骏守着空包厢,等得心凉如水,瞧见房门打开,宣怀风忽然走进来,又惊又喜地站起来,道,「我以为要等到晚上去呢,你的事忙完了?」

  很有绅士风度地帮宣怀风拉开座椅,请他坐下。

  宣怀风歉然道,「你正生病,怎么反要你来照顾我?心里过意不去。」

  林奇骏笑道,「这是我甘愿的,为什么过意不去?」

  他不想隔着桌子对坐,等宣怀风坐下,挑了宣怀风左边的椅子坐了。

  宣怀风看早过了十二点,桌上却空空如也,知道奇骏饿着肚子在等自己,大感愧疚,对他说,「你等就等,为什么不点一些东西吃呢?生病的人更不应该饿着。可巧,我今天把一点薪资带在身上了,这一顿的东道我做吧。」

  拿起菜牌,一边翻着一边问林奇骏要吃什么大菜。

  林奇骏把菜牌从他手里抽开,只管笑着,「你我什么时候这么客气起来?越发觉着生疏了。」

  把脸慢慢挨过来。

  宣怀风心里一惊,忙把菜牌重拿起来,眼睛只盯着上面的字看,口里道,「你要我陪着你挨饿吗?不管有什么话要说,先点了菜,再慢慢说不迟。」

  他越避,林奇骏心里越不是滋味。

  一只手掌把菜牌压到桌上,靠得更近了点,涩涩地问,「不愿意见我,不来就是了。怎么来了却一个劲躲着我?我也知道,你心里想我,实在不如我想你那般。今日出门,不知花了多少功夫才从家里脱身,你倒好,不冷不热的,几乎把我丢在这里。」

  宣怀风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失了耐性。

  要换了从前,林奇骏这么带着亲昵地埋怨,自己早就心里又甜又软,和他互述衷肠了。

  此刻听起来,却一股无端的腻味。

  忍不住寻思,他是不是和哪个玩乐圈中的人处久了,学出这些带着脂粉味的话来。

  宣怀风把头偏了一偏,淡淡道,「我不是有意的,今天本来要出门,刚巧总长病了。」

  林奇骏立即说,「总长?哪个总长?才多久功夫,你倒就和他混熟了。」

  宣怀风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想着奇骏正生病,病人生点莫名的闲气也是自然的,忍着道,「我毕竟是他的副官,不叫他总长,叫他什么?难道我们每次见面,都要为了他吵架吗?这有什么意思?」

  林奇骏沉吟。

  宣怀风十三四岁时,模样已经很标致,又和他格外亲近,因为同乡兼同学之谊,同吃同坐是常有的事。

  只是宣怀风对他温柔,又事事在心,自然一边享受这份心意,一边投桃报李,和他厮磨。

  一来二往,难免习以为常。

  俗话说,久在兰室,不闻其香。

  看得多了,也不怎么觉得宣怀风就天上地下的稀罕。

  没想到宣怀风才进了海关总署几个月,对他的态度居然翻天覆地变化起来,林奇骏看宣怀风的目光,不由也跟着一变。

  林奇骏一边沉默,一边细细打量宣怀风,人人都说男孩子十六七岁时最标致可爱,他却觉得过于青涩了,像宣怀风这样,稍稍过了二十,历练出两分英气,衬托着母亲留下的好相貌,脸上线条恰在柔软和硬朗之间,一分不增,一分不减,最是难得。

  他又仔细盯了片刻,细瞧眉间眼梢处,藏着几分若隐若现的风情,更不可方物。

  林奇骏一边看,一边心里酸酸地,长长叹了一口气。

  宣怀风问,「难得见面吃一顿饭,为什么要唉声叹气呢?这种气氛,让人胃口也不好。」

  林奇骏默默坐着,好一会,低声问,「我问你一件事,看在相识这些年的情分上,请你不要瞒我。你和白雪岚,是做了那种朋友了吗?」

  他骤然问出这个问题,宣怀风猝不及防,浑身一震。

  脸色刷地变成白纸似的,抬起头,两眼直瞪着林奇骏,眸光如被惊扰的湖面,一圈圈激烈的涟漪振荡不停。

  林奇骏早就多多少少猜到一点,白雪岚的居心太明显了,他又不是瞎子。

  可一则宣怀风是个男儿,这种事本来就拿不出来明说,二则,白雪岚现在刚好是个要命的关键位置,又是个特别刚硬厉害的人。

  捅破了这层玻璃纸,对谁都没有好处。

  此刻忍不住挑明了问,不用宣怀风回答,只看他的反应,就知道木已成舟。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