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第88章

书名:金玉王朝   作者: 风弄   

  林奇骏反而比刚才从容,叹着道,「我本来不想问的,唯恐真应了我所想的,不但你难堪,以后我们更不好相处。只是,我原本笃定你是个坚持爱情的,没想到……也难怪,白雪岚的地位金钱,确实让人难以拒绝。他要是真的对你好,我就此退出,祝福你们两个白头到老。」

  这些话直堵着宣怀风的心。

  宣怀风磨着牙道,「你听听,你自己说的什么混账话?白雪岚对我好不好,和你什么相干?我们两个怎么会白头到老?」

  林奇骏心里一喜,握住他的手说,「你既然这么说,就是心里还有我了?」

  宣怀风在爱人面前被揭了最羞耻不堪的一面,浑身簌簌发凉,心尽灰了,顿时绝了别样的心思,恨恨道,「有你怎样?没你又怎样?话都挑明了,我也不想藏着掖着,这些日子我每次想起你,都觉得对不住你,继续隐瞒下去,我越发没有一点品格了。究竟长痛不如短痛,现在起,就划分好界线!」

  一边说,一边要把手抽回来。

  林奇骏当然不肯放手。

  这世上的男人,都有一个爱抢夺的心理。

  原本在掌中的,再矜贵也不过如此。

  若是有人来抢,那是非要争个你死我活的。

  何况宣怀风,这些年来都笃定是属于他的,只等着他一人来摘取的果实。

  林奇骏抓着他的手道,「你我之间,早就没有界线。你如果不是变心要跟了白雪岚,为什么又要舍我而去?」

  宣怀风只觉得脸上发烧一样,脑子里像喝了两瓶伏特加,晕晕沉沉的,倔强地道,「不管变不变心,已经有了那档子事。自己湿了鞋,还苦缠着你,算怎么一回事?倒不如别再害人,你放弃了我,早早找你自己的幸福去。等你找到了,我也祝福你好了。」

  他一边说,一边却情不自禁想到年宅那一晚。

  如果是奇骏,只要奇骏说出来,那自然还有一点挽回的机会,毕竟虽然他和白雪岚有过肌肤之亲,和奇骏也是有过的。

  林奇骏唯恐他一时激动,摔门而去,伸着两臂把他抱在胸膛里,急急道,「你也太看不开了。现在已经是新时代了,就算是女人,也有离婚再婚的自由,何况你一个大男人?何况你又说了刚才那些话,我知道你和白雪岚必定不是愿意的。身体上的亲热,怎么比得上我们心灵上的亲热?」

  宣怀风一听这个,已经笃定年宅那一晚把身体给了别人。

  心简直死了一样。

  想到自己自命清高,结果弄得一塌糊涂,沦落到随便被别的男人玩弄的地步,这完全怪不得别人,只能怪自己愚蠢堕落。

  他喘了几口气,慢慢把奇骏推开,冷冷道,「依你这么说,你是一点也不在意我这些污浊了?」

  林奇骏叹了一声。

  他心里也是懊丧。

  这一切都是无可奈何的。

  当日他也曾经努力过,想把怀风带到林家的洋行做事。

  但白雪岚是海关总长,把怀风弄进了白公馆,他有什么办法呢?

  白雪岚使手段要了怀风的身子,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怀风和他的关系,根本上不了台面,而且,也不能就和海关总署不共戴天了。

  仅剩的一点是,他以为怀风对他是永远不变心的。

  林奇骏也爱看戏。

  被囚深宫的美人,在里面锦衣玉食,却以泪洗面,思念宫外的爱人,这种戏本是极浪漫动人的。

  怀风对他要是也抱着这样不离不弃的心思,他倒也甘心。

  说不定还会享受一下这人世间的凄美。

  可是,如果怀风忽然变了心,追逐起比自己更大的权势财富来,这就令人心酸嫉恨了。

  林奇骏心里,一股不甘直冲到咽喉,看着宣怀风的眼睛,柔声道,「只要你仍是坚持爱情的那个怀风,不管怎样的事,也玷污不了你的。」

  宣怀风不料他这样宽宏大量,又深情款款,一时怔了,慢慢把眼睛往下垂。

  林奇骏道,「遇上这样的事,最不好受的自然是你。我要是怪你什么,那我也不是人了。只要我们的心不变,谁也奈何不了我们。」

  说着,就把手缓缓搭过来。

  宣怀风原本咬着下唇,想让他搭在肩膀上,但看着那指尖快碰到衣裳了,不知怎地心里被人揪着似的难受,下意识一侧身,让开了。

  闷了一会,才说,「多谢你这份心意。我只是……」

  说到一半,便停了。

  林奇骏耐性地问,「只是什么?」

  「……你的想法虽然很美好,只是实际做起来,太难堪了。」宣怀风说,「身体和心灵,也不是书上说的这样可以分得清清楚楚。这种灵肉分离的事,我无论如何做不来,何必再拖累你?你要看得起我,以后不妨还算是个朋友,你早早去找个新人,我心里也少些愧疚。」

  他从前满心满意地要奉献给林奇骏,林奇骏觉得可有可无,想着精神上的浪漫,毕竟要找怀风这种有格调有气质的,但身体上的接触,花点钱找个戏子就尽得了,碰了有家世的男子,就如同弄了大户人家的淑女,总会惹出数不尽的麻烦。

  只是,现在宣怀风露出一点抗拒来,却出乎意料地吊起了林奇骏的胃口。

  果然,吃不到的,才是好的。

  林奇骏越看他一眼,越觉得今日的怀风比往日更动人,大概是被白雪岚开导过的身子,风流尽从骨子里溢出来。

  愈发酸嫉交加,直恨自己当日糊涂,怎么随手可摘时,就没有动手呢?

  他脑子里转着念头,慢慢地又靠近过来,低声道,「不要灵肉分离,也不是什么难事。我们如今心灵是契合的了,只是缺着肌肤之亲,就像那恩爱的未婚夫妻一样,就等着光明正大的洞房花烛。你要是真的还喜欢我,就容我亲近你一次。等将来有机会,我必把你从白雪岚那里要回来。到那时,你想在我家洋行做个什么职位都好,或者,就做我身边的副理,可以天天见着面。」

  他毕竟是宣怀风的初恋。

  宣怀风死心眼的人,最放不下当初,看着他一点一点挨过来,又觉得自己对不住他,抗拒之心大减。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