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第107章

书名:金玉王朝   作者: 风弄   

  白雪岚说,「陪陪你。」

  这一句,不知为何,竟然很入宣怀风的心。

  他沉默着,转过半边身子,低下头,指尖轻轻拨着马尾制的琴弓,半晌才说,「你这样做,是不对的。」

  白雪岚问,「我哪里又不对了?」

  不像往日,带着刚硬和犀利的反击,他用了一种和情人说话的温柔调子,原本就很有男人味的迷人声线,便带了另一番魅力。

  宣怀风又把指尖轻轻抵在梵婀铃的琴弦上,用指甲勾出低低的嗡嗡般的乐音,一边说,「你不是请了客人来?既然叫人家来了,就不应该冷落人家。」

  白雪岚点点头,「你说的是。」

  宣怀风不由抬起眼,看看他。

  白雪岚还是笑着,那笑容竟似乎更迷人,更盛了。

  宣怀风问,「你既然明白,怎么还站在这里?回你房里去吧。」

  白雪岚便柔软地应着,「好。」

  他一边说,一边反而更走近了一步,脸差点和宣怀风的脸擦上。

  宣怀风忽然见他靠得这么近,一时气息不稳,听见他在自己耳边说,「问你一件事。」

  他嘴唇离耳垂只有那么一丁点,热气都呵到凉凉的耳垂上,宣怀风猛地忆起他是很喜欢咬自己耳垂的,尤其是做那种事的时候,总把那小小圆圆的一点软肉当糖果似的舔舔啃啃。

  耳垂大概也忆起了那些不该忆起的,微微地麻痒起来。

  宣怀风本来想往后退,但觉得这样太露怯了,仍旧让白雪岚贴着自己,说,「要问什么?」

  白雪岚问,「我现在让你离开公馆,你会去找林奇骏吗?」

  宣怀风反问,「为什么我要去找他?」

  这相当于否定的回答像一大罐新鲜荔枝蜜,甜得白雪岚忍不住微笑。

  宣怀风为他这个问题有些微妙的气愤,既有些难堪,又有些窘迫,不禁又说了一句,「原来你装神弄鬼,就是要探听我和奇骏的事吗?抱歉得很,我绝不会给你心满意足的答案。」

  白雪岚笑道,「哪里,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他这半日都是只靠近不动手的。

  此刻一边微笑,一边动起手来,抱住宣怀风的腰肢。

  宣怀风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几步,后腿抵到床边,收力不住,上身倒在床上,白雪岚根本不拦他,如影随形地贴上来,还是抱着他的腰,把他往怀里带。

  宣怀风被他隔着衣料摸得身子发软,俊秀的脸挣红了大半,胸膛起伏着说,「你放手……你放手!」

  白雪岚把他圈在怀里,吻得他头脑一阵阵发热。

  四片唇瓣分开,宣怀风气喘吁吁一会,又挣扎起来,两手抵着白雪岚的肩膀用力推,骂着说,「白雪岚,我瞧不起你!你给我滚!」

  白雪岚一笑,便又俯下身,舌头探进他唇瓣里,抵着牙床、舌根,嚣张地狂扫狂卷,一边单手探进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往宣怀风手里一塞。

  宣怀风正被他亲得晕头转向,掌心忽然塞了一个冷冰冰,沉甸甸的东西,下意识半睁着眼一看,顿时一震。

  是一把闪烁着金属光泽的袖珍勃朗甯。

  白雪岚像发疯的兽一样吻他的唇,又别过脸,咬住他爱的软软的耳垂,轻轻地往外扯着,沙哑着说,「你开枪,对着心窝打。」

  一边说,一边两手一分,把宣怀风的衣服从中间嗤嗤撕开。

  宣怀风目光一变,双手握着枪,乌黑的枪口抵在白雪岚胸前。

  白雪岚笑了笑,胸膛压在枪口上,一寸一寸伏下身。

  宣怀风握着的枪一寸一寸缩回来,感觉到他压在自己身上的分量,又气愤起来,把枪重新伸出去一点,用力戳着白雪岚的胸,咬着牙警告,「别以为我不敢。」

  白雪岚平静地看着他,忽然把手伸向手枪。

  咔嚓!

  把手枪上了膛。

  宣怀风惊道,「你疯了?」赶紧要扳保险。

  白雪岚却不容他这样,手指卡在栓上,五指握着枪管移过来对准自己,温柔地低着声音,「你开枪,来,对着心窝打。」

  这么近的距离,手枪又上了膛,还抵在心脏位置,扳机只要轻轻一扣就出人命,宣怀风蓦然恐惧起来,要把手指从扳机上挪开,白雪岚竟然一下子把他的手连着枪把一起握住了。

  更近地靠过来,两人胸膛之间就一把手枪的距离。

  宣怀风简直被他急疯了,吼着问,「你不想活了是不是?会走火的!」

  「你开枪。」

  「白雪岚!」

  「你开枪。」

  「放手!会走火!」

  白雪岚露出一瞥极高傲的眼神,嗤嗤几下,把宣怀风身上剩下的衣物都撕碎了,微笑着说,「对,我就是你所说的那种食肉动物。达尔文的进化论不是说物竞天择吗?人不杀狼,狼就吃人。杀了我,还是被我吃掉,你二选一吧。」

  说完这一句,把宣怀风两条长腿打开,用自己过人的力气逼他曲起膝盖。

  宣怀风急了,抡起枪柄砸他的肩膀。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